第1108章、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108章、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游巍懵了。

陈友善懵了。

秦婉如懵了。

所有人都懵了。

名爵的客人虽然被赶出来了,但是他们并没有离开。名爵门口发生冲突,市局陈友善也牵扯其中甚至做出封店的决定,这样的热闹谁肯放过?

没想到的是,好戏这才刚刚开始。

客人十几万的大众被砸了,游巍竟然把自己数百万的跑车拿来赔偿。原本大家以为这样事情就算解决了,毕竟,游巍出手实在是太大方了。谁能够拒绝跑车的诱惑?

可是,偏偏就有人不给面子。

问了一声女朋友喜不喜欢,女朋友答了句‘不喜欢,太艳’后,他便想也不想的让人把车给砸了。

在场不少女客人的眼神全都转移到王九九身上,心想,如果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应该多好啊。那样的话,怎么样也不会拒绝这么漂亮的跑车啊。

这两个人难道脑袋进水了?

只有少数一些知道秦洛身份的人一脸鄙夷,心想,游巍这家伙也忒不地道了,踩人踩进了火坑,发现对方的来头太大自己吃不下后就想用辆跑车解决麻烦羊城三杰会看上你一辆法拉利?

游巍像是没听清楚秦洛的话似的,笑呵呵的问道:“你说什么?”

他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是看人的眼神却冷了一些。显然,他是真的生气了。

游总在羊城也是号人物,就连陈友善都给他一个面子。这小子又是个什么东西?

当然,他知道能够一个电话把陈友善招来的人身份肯定不简单。也正是因为知道他不简单,所以他才低声下气的赔礼道歉甚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的跑车也送出去了。

可是,这小子太过份了。

如果他听话的把车给砸了,他以后在羊城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我说,把车砸了。”秦洛说道。他回头指了指王九九那辆被砸烂的高尔夫,说道:“就像那辆车一样。”

你那么容易的就把人的车砸了,就没有被别人砸车的觉悟?你怕丢面子,别人的脸就不是脸?

游巍的眼睛眯了起来,再次问道:“先生贵姓?”

“这个和今天晚上的事情没关系。”秦洛说道。如果说出自己的身份,说出自己是羊城三杰之一,说孙仁耀和贺阳是自己的兄弟,然后这些人一定会低声下气奉承讨好。

可是,如果秦洛正像他们之前所猜测的那样就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医生,那么,这件事情的结果是怎么样呢?

车子被砸,女朋友被侮辱,甚至还有可能被丢进天源分局去关上一段时间,如果遇到个心狠手辣的主,在和狱友玩躲猫猫的时候摔死

是的,这就是真相。

赤裸裸的真相!

如果没有权势,你就是个狗屁。

你弱的时候,他们把你往死里整。

你强的时候,他们又低声下气的请求你的原谅。

大家都记得圣人那句‘以德报怨’,却不知道其实后面还有一句‘何以报德’。

圣人都不能容忍的事情,你让秦洛这个小心眼的小受男去接受?

“兄弟是羊城人?”

“这和你没关系。”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游巍笑着说道。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说的真好听。你们砸我的车,撕我女朋友的衣服,指使保安动手打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句话?”秦洛冷笑不已。“如果我原谅了你,这不是太便宜你了?欺负你的时候,你活该倒霉。欺负不了的时候,我又得原谅你这样的话,我也愿意去做个坏人啊。犯罪成本太低了嘛。”

“我想,你应该和家里人通一个电话”游巍威胁着说道。他猜测这家伙可能有点儿背景,但是家里人并不清楚他在外面做的这些事情。一般有背景的家庭,大家都讲究一个和气生财,不会像这小子这样把人给往死里整。他提醒秦洛往家里打电话,就是想知道他家里人的意思。毕竟,这件事如果按照眼前的势头发展下去,可就不仅仅是几个年轻人的斗气了。而是两个或者更多的家族火拼。

“我不想给你看我的身份证。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知道我在做些什么。”秦洛笑着说道。“倒是你活了三四十岁,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吗?”

“”游巍摸摸自己的脸,很想告诉这小混蛋‘老子才三十出头’。

游巍转过脸看向陈友善,想让他在中间帮忙说几句话,没想到这老狐狸竟然转过了头假装没有看到。

他的意思很明显,你搞定这小子再说话。

游巍心里的火气终于压不住了,黑着张脸说道:“如果我不砸呢?”

虽然他身家过亿,但是也没有大方到随随便便就把几百万的法拉利给砸毁的地步。再说,他要是这么干了,以后就是羊城的一大耻辱。

人活一张脸,他们这些生意人更是把脸面看的比命还重要。

“那就封店。”秦洛笑着说道。“什么时候名爵的老板赔偿我的损失给我一个公道,这店什么时候解封。”

“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来封店。”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的声音很怪异,就像是米饭里面挟杂了沙子似的,说话的时候有种摩擦的声音。声音突兀的响起,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飞扬。”秦婉如看到站在名爵门口的游飞扬和华鹤,赶紧带着一帮子同学跑了过去。

游飞扬看了她一眼,对她点了点头。

秦婉如这才发现不对,以前都是华鹤跟在游飞扬身后,游飞扬也没有仔细介绍过他的身份,大家还以为华鹤就是他的一个小跟班呢。

没想到今天的情况还真是让人大吃一惊。游飞扬站在华鹤的身后,两人错开半个身子的距离。华鹤昂首挺胸,眼神犀利不屑的看着台阶下面的人群。而游飞扬则微微躬着身体,看起来就像是华鹤的贴身保镖。

难道,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其它同学也发现了华鹤和游飞扬身份的转变,想起自己之前根本就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家伙,没想到他才是这个小圈子的牛*逼人物。

秦洛捏了捏王九九的小手,笑着说道:“正主出场了。”

“你认识他?”王九九惊讶的问道。

“不认识。当时觉得他很特别。所以就多看了几眼。”秦洛笑着说道。当时他跟在王九九的身后进包厢的时候,游飞扬看到自己时明显的往后看了一眼。那个时候秦洛就察觉不对劲儿。喝酒的时候,不仅仅是自己没有给游飞扬面子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这个家伙也同样没喝。只不过游飞扬一直在盯着自己,就像没有看到他一般。

秦洛笑眯眯的看着陈友善,说道:“陈局,有人想看看谁敢封店。”

陈友善大怒。

自己都带着这么多人过来了,这小子还敢这么嚣张的点阴火。难道自己带人过来是摆设吗?

他大手一挥,说道:“封店。”

哗啦啦

一群人冲过去,拿着封条就要把名爵大门关上封闭。

“住手。”一群人急急忙忙的赶过来。

他们小跑着来到华鹤面前,立正,敬礼,动作整齐有序,一看就是经过多年的操练。

军人。

不用怀疑。来的这些人都是军人。

一个大块头向华鹤小声汇报了一声后,从怀里掏出证件递到那个大队长面前,说道:“你们都回去吧。这儿由我们接管。”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