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瞎子!
088章、瞎子!

激昂的鼓点,热血的音乐,一群男人嗓子沙哑的嘶吼着

女人全身裸体的躺在真皮沙发上,眼眸微闭,手指快速的在沙发两边的皮靠上打着节拍。

因为她的指甲过长,动作过急,真皮沙发上被划拉出来一道道的口子也浑不在意。

她全身贯注的投入这首音乐中,仿佛这就是她的全部世界。

直到最后一个音符结束,她的动作才停歇下来,满脸陶醉的躺在那儿大喘气,就像是刚刚经过了一场男女战争似的。

良久,她才睁开了眼睛。

端起桌子上和空气充分浸润的红酒,然后一口饮酒。

这才伸手扯过旁边的一条红绸搭在身上,摇响了手边的铜铃。

很快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样貌英俊却毫无生气的男人轻步走了进来。

“夫人。”男人躬声行礼,出声问候。

“有消息吗?”女人自顾自的举着瓶子倒酒,仿佛没有看到男人近在咫尺的脸。

“没有。”男人说道。

“我有不好的预感。”女人说道。“以伯爵拥有的实力,应该早就做成了才对。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回应虽然我不愿意这么想,觉得这相当的荒谬。可我们不得不做好接受最坏结果的准备接受伯爵会失败的准备。”

男人的喉咙动了动,终于还是把自己的观点给讲了出来。

“夫人。这不可能。”



女人一巴掌煽在男人的脸上,声音却平静如常。“跟了我这么久,难道还没有看清楚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吗?”

“我明白了。”男人说道。

“找人接应。”女人说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

等到男人起身离开,女人掀开红绸站了起来。

她赤裸着身体站在古堡的窗边,看着外边的绿树红花以及一望无垠的金黄麦田,就像是一幅凝固了的唯美油画。

“要下雨了。”她伸出手说道。

秦洛很有耐心。

他最不缺乏的就是这个。

从很小的时候,别的孩子在外面游玩奔跑,他就搬着小马扎坐在爷爷面前背那拗口的《汤头歌》和药名药方。稍有错误,爷爷就让他伸出小手掌,然后他便拿着竹尺重重的打下来。

很多时候,他的小手被打的又红又紫。

奶奶看着心疼,向爷爷唠叨让他对孩子轻柔一点儿,爷爷铁青着脸假装没有听到。

父亲母亲虽然也同样的心痛的不得了,可是面对在家里有无上权威的老爷子,他们连求情的话都不敢说。

也不能说不忍心

所有人都说这孩子活不成了,是这个倔强的老头子不肯放手。他带着他闯南走北寻医问药四处求援,一百三十六十五天有大半时间是在深山老林名山大川中度过的

没有人比他更爱秦洛,也没有人有资格指责他对秦洛做什么。

所以,秦洛知道家人是帮不了自己的,想要不挨打,只能靠自己小心谨慎认认真真。

于是,他的性子就在那个时候养成了。

现在,他就在和竹本无心比耐心。

他在耐心的等待着他病性发作,耐心的等待着

随着毒性的蔓延,竹本无心的表情越来越狰狞痛苦。

最后,他终于站立不稳。

他一只手拄着长刀,用刀柄支撑着身体。另外一只手握着肚子的伤口处他的身体弯曲,仿佛随时都可能摔倒一般。

秦洛舔了舔嘴唇,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异变突起。

那个看起来摇摇欲坠,很快就要毒性入侵一头栽倒在地上的竹本无心突然间发起了攻击。

这不是临时前的垂死挣扎,而是真正的高水准的攻击。就像他根本就没有中毒一样。

他仍然保持着一只手捂肚子身体弯曲的姿势,俯冲着向前冲过去,而那只提刀的手早就改变了姿势,原本是‘拄’,现在是握。

长刀和人体合二为一,刀即是人,人即是刀。

秦洛吃惊的看着他,仿佛没办法相信眼前的事实似的。

明明都快是要死的人了,怎么还可以跑得这么快攻得这么猛?

竹本无心表情狰狞,握着长刀凶狠地撞击过来。

他能够看到秦洛脸上的震惊和恐慌,这让他心里充满了快感和杀人的欲望。

近了。

更近了。

再次擦肩而过不,并没有过去。

因为在他即将过来的时候,秦洛的身体突然间也动了。他也压低着身体向前冲去。

两人的身体在中间碰撞,然后便是长时间的停顿。

“你为什么知道?”竹本无心问道。

“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中毒。”秦洛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有中毒但是,如果中毒的话,毒药的发作方法不是你表现出来的这样的。它不痛苦,相反,会让人晕乎乎的很幸福。它不会让你流汗,因为它是寒性毒药,这样不容易被排解出来----还有,我涂抹的这种毒叫含笑半步倒,毒性发作之前,你根本就不知道你中毒了。等到你知道,已经晚了你不觉得你的表现太过火了吗?”

竹本无心咧嘴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在他的肚子上,又被秦洛插了一把刀子。

想要杀一条全身被鳞甲包裹着的巨龙,先要刺它的什么部位?

毫无疑问,是眼睛。

人呢?也是一样。

眼睛原本就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即便是金钢罩铁布衫一类的功夫,也没办法把眼球给练习的刀枪不破水火不浸。

面对施展出爆骨的伯爵,军师有点儿束手无策。一切的物理攻击好像都对他没有任何作用力。

不仅如此,他身体的反弹之力极为强烈,随时都有可能像第一次那样被反推出去摔个半死摔上一跟头倒是小事,对军师这种自小就开始打磨身体的特战军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可是,他还同时能够从内及外的伤及肺腑,这就不得不受人重视了。

你的皮肉再坚实,内里的器官坏掉了,也仍然会失去战斗力,或者直接猝死。

于是,军师便瞄准了伯爵的眼睛。

她准备以此为突破口来重伤伯爵,至少要让他失去辨别事物和方向的能力

可是,她又没办法确定眼睛是否是他的‘气门’。于是,她便有心一试。

恰好手里有半截燃烧着的烟头,她便屈指一弹飞了出去。

在普通人手里,一个小小的烟蒂是很难带有任何杀伤力的。

除非你小子点子背,把烟头弹进棉花堆里或者农村人堆积柴禾的稻草捆子上引起火灾。不然的话,它很快就会自然熄灭。

可是,在军师手里就和一枚铁钉或者一颗铁珠没什么区别,而且它还在燃烧着

所有人都知道,眼睛畏光也畏火。

在烟蒂弹向伯爵的脸上时,他虽然为了掩饰自己的气门不闪不避任由烟蒂击中他的脸,可是,他的眼神还是微微的眯了一眯。

这一瞬间被军师给捕捉道,便决定了他失败的命运。

于是,刚才军师打出去的四百多拳有一半是打向他的眼眶的。

这样的话,即便他及时的把眼睛闭上,可是,一层薄薄的眼皮是不可能保护眼睛不受伤害的。

两百多拳下去,伯爵的眼眶肿胀起来不说,眼球眼球直接被打碎了。从里到外的碎了。

所以,伯爵一睁开眼睛,或者说,他一拉开眼皮,眼里就流出了血。

现在的伯爵,只是一个瞎子。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