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因为你眨过眼睛!
拂面,黄沙翻滚。

云海沸腾,遮天敝日。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要下雨了。

二十一大街是拉斯维加斯城市最边缘的一条街道,而这座废弃的家具厂又处于二十一大街的尾巴上。这是绿化带的死角,因为风向恰好从西北方向吹过来,所以这个死角的风沙也格外的大一些。

一墙之隔就是家具厂的后院,后院是一片开阔的沙地。稀稀落落的种植了几棵松针和仙人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期无人浇灌而显得枝干贫瘠,就跟发育不良的植物科三级残废似的。

不远处就是这座沙漠城市的绿化带了,也是一排排的松针和仙人掌。最往后就是沙漠,一望无垠的沙漠。

所以,穿过一堵墙,就等于是走进了沙漠。

也不知道军师刚才那一脚到底使足了多大的力气,破了一个大洞的壁墙竟然还在哗哗啦啦的掉着水泥和砖块。

破开的口子也越来越大,任何人都不会怀疑,要是军师再像刚才那样跺上一脚的话,这堵看起来坚硬无比的砖墙就要整体倒塌了。

等到它们平静下来,军师才弯腰从破洞里钻出去。

她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站在那儿看着胸口压着一大块桌板躺在地上装死的伯爵。

伯爵也只是刚刚才被打出来,才在地上没躺上几分钟。可是身体上面已经蒙上了一层黄沙,脸、脖子、头发、眉毛、还有四肢,每一处都堆积了一层黄沙。一眼看过去,就像是在沙地上刻画的人体图一般。

任何人在这种地方躺上一个钟头,恐怕都会被风沙给淹没。



压在伯爵身上的半圆形桌面突然冲向了天空,带起漫天尘土飞扬。



木板在不远处落地,又在沙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伯爵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用力一抖身体,身上的灰尘便掉个干净,露出了他的脸他的眉他头发的原色他衣服的颜色。

“噗”

他重重地吐了一口。不知道是要吐出嘴里的黄沙,还是吐出心中的浊气。

然后,他那双秃鹫一般的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军师,声音阴沉的说道:“王后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是我低估你了”

“是你高估了自己。”军师不屑的说道。“你们这几个人打着皇帝的牌子出来做事,自然没有人敢招惹你们,也养成你们无法无天的傲气还不是一群受人摆布的小丑?”

“那你呢?”伯爵冷笑。“你名为王后,又能在皇帝手上讨到过便宜?你不是和我们一样,也是他的手下败将?”

“我是来杀人的,不是来和你聊天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带人走了。”军师不耐烦的说道。

她确实不愿意谈有关皇帝的话题,因为那个人他真的太强太强了。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让她心生无力感的话,那就是皇帝无疑。想起和他交手的情景,仿佛那就是一场梦魇。

而她潜意识里也不希望在这里碰到皇帝,所以,她有意无意的想避开这个话题。

“怎么?怕了?”伯爵像是看穿了军师的心思似的。他应该知道军师曾经在皇帝手上吃过亏,不然不会一直用这件事来刺激她。“即便皇帝殿下没来,你也很难离开这里。至少,你要先战胜我再”

“那就开始吧。”军师说道。她看的出来,伯爵虽然被自己从房子里打出房子外,可是他不像是受到过伤害的样子。

更让人吐血的是,他的全身如钢铁般坚硬,拳头对他根本带来不了任何伤害。

好在她有枪

她从怀里拔出枪,举手就朝着伯爵开了一枪。

她快,伯爵更快。

高手过招,稍不留神就有可能一败涂地。

在这种关键时刻,没有人敢忽略对对手的观察留意。

伯爵在发现军师的手臂异动不,应该说是在发现她的肩关节有移动的迹象时便动了起来。

他像是一辆人形坦克似的,直直地朝着军师撞了过来。

他现在的身高比他正常时的身高还要高上一些,大概有一米六的模样。而且他的人看起来也壮了一些,所以这么奔跑起来,还真是颇具威势。

看到军师抬枪,他的身形往左侧一避。



军师的子弹打在后面的墙壁上,石屑飞溅,墙壁上出现了一颗大洞。

这种子弹一看就非凡品。普通子弹只能够在墙壁上划出一道痕迹,劲道大的也只能打出一个深坑。

而军师打出去的子弹直接穿透墙壁,足见其威力巨大。

一枪。

军师也只有开一枪的机会。

因为伯爵侧身避开子弹后,就一跃而起,张开双手直直地向她扑了过来。

看来,他是准备利用自己的身体优势和她近距离肉搏了。



军师一脚踢出,正中伯爵的腹部。

伯爵不急不痛,反而再次欺身前扑。

咔嚓

他任由军师又连踢两脚,然后一把抓住了军师的肩膀。

手指猛地一用力,军师的肩膀便直接被他的手指头刺穿,黑色的风衣渗出殷红色的血迹。

军师的身体可不是钢打铁铸的,肩膀洞穿,痛得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原本喉咙用烟气压住的血也脱口而出,喷了伯爵一脸。

“真恶心。”军师看着伯爵的大花脸想道。

伯爵不管不顾,另外一只手要去扣军师的另外一只手臂。

如果被他扣中的话,他就能够把这个女人给甩起来或者直接的给按倒在地上。

军师手腕翻飞,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对方扣住自己的另外一只手。

右脚一百八十度旋转,从和伯爵站在一条直线到缩到他的怀里。然后军师的身体一顶,硬生生的把伯爵从地上给顶了起来。

伯爵身体落地,也就失去了力量的根源。

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军师已经抓着他的一只手一只脚。然后双脚九十度错开,再一次快速的旋转起来。

呼呼呼

伯爵就像是一架大风车似的,被她给轮在半空转得看不清头尾。

一圈。

两圈。

三圈

连军师自己都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了,她的双手一扔,伯爵的身体就斜飞着上天。

军师几个助跑后,身体高高的跃起。

她手脚并有,在空中击打伯爵全身要害大#小*#穴位。

她知道,任何秘法绝技都会有一‘死门’,他必须要找到这爆骨的死门才行。

不然的话,他们打到今天晚上才结束不了战斗。

虽然她现在凭借强悍的实力和压制性的力道把伯爵打飞,但是她终会有脱力的时候。而伯爵直到现在还没有受到什么致命创伤,一时半会儿想要击倒他是不可能的。

在空中飞行中的短短时间里,军师出拳四百五十拳出脚两百一十六脚,一触即离,绝不过多纠缠

然后在力道用竭的时候,再次猛地出腿,一脚把伯爵给踢飞。

伯爵的身体再次撞倒在墙上,而军师则借着这一脚的反作用力轻飘飘的落地。



伯爵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墙壁上,不过,幸运的是,这一次没有把墙壁砸出大洞。

伯爵双手撑地,努力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又很无力的跌倒在地上。

再次尝试,又一次摔倒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爆裂开来的骨头又恢复了原状,变成最初始的状态。

而他的眼睛血水直流,整个眼眶都被打肿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伯爵恨声说道,满腔的不甘和委屈。

“因为,我刚才用烟头弹你的时候,你眨过眼睛”军师说道。“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眼睛是你的气门。”

ps:亲们,今天的第三章。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希望我们继续并肩前行。近卫军,前进!)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