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宁惹匪兵三百,莫惹蛊王一个!
084章、宁惹匪兵三百,莫惹蛊王一个!

金童的蚂蚁毒解了,但是脑袋还在耶稣的枪口下面。所以,耶稣对他还有着十足的控制能力。

耶稣不让他起来,他就不能起来。耶稣不让他涂药,他也就只能任由伤口继续流血。

“鬼影,大家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就没必要再玩一些小把戏了。你想救你的同伴,我也不希望我的小美人受伤。现在是不是可以交换人质了?”耶稣看着鬼影说道。现在,由他们俩人说着算。

“可以。”鬼影说道。

“放了他。我让她走。”

“让她过来,我就放了他。”

两人都不肯退让,局面就再一次僵持。

没办法,这些人都太危险也太厉害。稍微露出一点儿破绽就能够引起一场溃败。

鬼影和耶稣都不敢先放人,因为失去人质的那一方就会受到另外一方的制肘譬如耶稣把金童放了,鬼影却不愿意放红衭怎么办?难道耶稣要束手就擒?

“一起放吧。”鬼影看着金童血流汩汩却没办法得到治疗的胸口,主动出声说道。耶稣这个混蛋太狡猾了,嘴里说大家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没必要再玩一些小把戏了。结果他却自己玩得不亦乐乎他不让金童往伤口涂药,要是再这么拖延下去,金童不是没命就是晕倒。那个时候,自己双手能敌四脚?

“同意。”耶稣一把把金童从地上拖起来。“拆掉她身上的炸弹。”

鬼影便揭下红衭脖子上特工专用的口香糖炸弹,说道:“让他过来。”

“一起推。”

于是,耶稣把金童给推了出去,鬼影也同时把红衭给丢了过来。

耶稣伸手给红衭接住,转身一脚就踢向金童。

这一脚蓄足了力气,如果踢中,金童即便不死也要落下一个重伤。

鬼影的动作更快,在他扶住了金童后便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金童被转移到了他的身后,而他也伸手飞扑向刚刚被他丢出去的红衭他也想着把红衭再给拉回来。



耶稣的脚踢在了鬼影的手腕上,两人同时后退了一步。

不过,结果却是耶稣没能再次重伤金童,而鬼影也没能再次把红衭给夺回来。

于是,这两个死不要脸的就假装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交易愉快。”耶稣笑呵呵的说道。

“交易愉快。”鬼影面无表情的回应。

金童快速的掏出药沫涂完胸口后,冷笑着说道:“既然没死,那是不是要继续打下去了?”

如果让金童选择他这辈子最痛恨的人的话,一定非蛊王红衭莫属。

先是他最疼爱的双胞胎妹妹被她折磨的不成人样,肚子里现有还有两条毒蛇没办法掏出来。

刚才,就在刚才,他自己也承受过一次撕心裂肺生不如死的痛楚那真是太痛了。像是用锥子戳天灵盖,又像是用刀子一刀刀的在心脏上割肉。

他是武者,是杀手,一般的疼痛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可是,这样的疼痛是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差点儿让他窒息昏死过去。

所以,只要有机会,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她杀掉。

不杀不足以平怒气,不杀不足以反正什么都不足。

“打来打去的也没有个结果。”耶稣看了看表,说道:“先生们,女士们,我们还不如找个地方去喝茶。毕竟,我们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是吗?”

“我同意。”鬼影说道。

“我不同意。”金童叫嚷道。

鬼影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转身就走。

“你要以一挑二吗?”耶稣看着金童笑呵呵的问道。

金童的表情阴睛不定,狠狠地盯了红衭一眼后,转身快步朝着鬼影离开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耶稣小声问红衭:“美丽的小姐,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可以让他中毒?而我们都毫无察觉?”

“秘密。”

“好吧。”耶稣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可是,你一定要告诉我你有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点儿尾巴?譬如,还有一只虫子在他身体里面没有出来。或者说,那只爬出来的蚂蚁又从另外一个部位爬进了他的身体”

“没有。”红衭说道。

“哦。真是遗憾。”

“不过”红衭说道。“食肉蚁都是一公一母共同养殖。公的负责觅食,母的负责产卵。刚才,我只让那只公的出来了”

“哦。那母的呢?”耶稣激动的问道。

“白痴。”红衭不耐烦的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母的负责产卵。”

“哦。”耶稣激动的手舞足蹈。“红,你是个天才。”

“你再敢叫我红,我也会在你身上种几对食肉蚁。”红衭生气的说道。她喜欢穿红色,并不代表着她喜欢被人叫做‘红’。

忒俗!

“”

耶稣缩了缩脖子,想起秦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宁惹匪兵三百,莫惹蛊王一个。”

事出反常必有妖,人反常了也是妖。

看到一米五几的小头子伯爵把自己给折腾成一米三几的侏儒小人,即便是军师这种见多识广的人也不由得有些发怵。

她知道,这并不是骨头的缩小,也代表着实力的暴涨。

不然的话,他那么费劲的练习这个干什么?为了把妹时变魔术?

如果当真是那样的话,那也应该是把人往高处长,而不是往小了变啊?

“小心。”离躺在桌子上提醒道。身为一名特种军人,对危险的感知特别灵敏。

就像现在,虽然伯爵还没有出手,可是,他身上散出的一股邪恶的气息就能够给人带来巨大的压力。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仿佛汗毛会立起来,周围的空气会变得紧一些,呼吸也困难一些,而且,人的心跳和脉博也变得紊乱不堪

什么叫做不战而胜?

譬如龙王,也譬如傅风雪。如果双方实力悬殊差别太大的话,他们仅仅往那儿一战,恐怕对手就没有出手的勇气了。

现在,变身后的伯爵能够给人给军师带来压力,就证明他的实力提升到和军师一样的级别。甚至,还有可能会更高级一些。

“没关系。”军师对着离笑了笑。“伯爵如果是那么容易击败的话,就不是第二个皇帝了。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军师从口袋里摸出一双黑色皮手掏戴上,双手握拳,身体俯压着向他冲了过去。

咚咚咚

踏前几步的时候你还能听到她的皮靴落地的声音,几步之后,她的脚踩在地上竟然没有仍然的声音,就像是踏雪无痕一般。

这就是速度。

极致的速度。

当人的速度到达极致后,它本身的重量便可以忽略不计。

那个时候,只有她的脚尖落地,只是轻轻一点便又再次跃起

瞬间,距离就被拉近。

近了。

更近了。

军师的拳头咯咯作响,拳头里面蕴含的内力都快要溢出来。

她的拳头高高的举起,然后一拳轰出

奇怪的是,伯爵不闪不避,甚至都不伸手来接,傻乎乎的站在那儿,就像是反应不过来一般。

军师一拳擂在伯爵的心口。

这是心脏位置之所在,以她这一拳的力度和马力,足够打破皮肉打断肋骨然后重伤里面的心脏。

实力差的,或许一拳就会被军师给打死。

这是龙息的杀人绝招,虽然看起来简单直接,却有数十种变化。

之所以现在看起来是直来直往的一拳,那是因为伯爵没动伯爵动,她的拳头方向也会动。

无论敌人怎么动,她的拳头最终还是会击中目标。

所以,它有个不是很好听但是很霸道的名气:打死牛。



拳头结结实实的打中了伯爵的胸口。

军师甚至能够感受到他的皮肉和骨头。

PS:谢谢你们能来看老柳。当然,老柳也确实好看。因为现场人太多,发信息的也太多,没办法一一回应,还请大家能够原谅。今天是2011年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2012了。感谢你们的一路支持不离不弃。我爱你们。)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