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你是个侏儒!
078章、你是个侏儒!

“请你去死吧。”竹本无心双手握刀,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着。

每当他准备把人给劈成数半的时候,都会是这样的心情。

他喜欢人,但是不喜欢活人。所以,每当他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劈成数半的时候,看到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尸块都会有一种极致的高潮快感。

这种感觉从金钱上体会不到,从权势上体会不到,从女人的身体上也体会不到只有面对这些他亲手解剖的尸体时才会出现。

他第一个杀死的人是自己的师父宫本雅阁,看着那个平时对自己严厉苛刻动辄打骂的老家伙四分五裂的躺在自己脚下,他站在那儿狂笑了半个小时。

那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了其次就是他挥刀斩死自己父母的时候。

越是和他亲近的人,他杀起来时的成就感和喜悦也就越发的浓烈。

这不仅仅是杀人,还包括砍断亲情、世俗观念以及一切的血缘关系。

一刀流心法讲究离世忘情,他的师父做不到,但是他做到了。

所以,他能够杀死他的师父宫本雅阁,做到真正的一刀四斩。

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在他眼里甚至都算不上大餐,只是一点儿餐前的开胃菜而已

他相信,这一刀下去,躺在他面前的就是一堆尸块。

甚至,他已经想好了切割的角度,他知道他会变成九块,上半身五块,下半身四块

他享受的闭上了眼睛,他喜欢刀刃划破皮肉切开骨头的感觉。

就像是用小刀切割纸板一样,嚓嚓嚓的声音让人赏心悦目。

近了。

更近了。

他对自己的刀法有信心。除了皇帝,没有人能够避的开他的一刀四斩。

即便是被称为‘皇帝第二’的伯爵,他想避开一刀四斩也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当然,最终的结果一定是伯爵胜利。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声音不对。

他没有听到刀刃割裂皮肉骨头的声音,而是砍进了空气里。他没有感觉到那种钝钝的摩擦感觉。

长刀从秦洛的胸前擦过,除了把他来不及收回去的长衫下摆给切割掉一块之外,竟然没有伤到他的皮肉。

“你怎么做到的?”竹本无心没办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竟然砍空了?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即便是传授给他这一招的一刀流大师宫本雅阁也没能避开啊。

他是神?还是鬼魅?

只要是人,都不可能像是这般避开的。

伯爵要避,需要以暴至暴。而他就像是提前知道自己所要切割的轨迹似的,恰到好处的扭动着身体。

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皇帝。当初他挑战皇帝时,蓄足杀气的一招完全落空,刀子斩进了空气里,让他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第二刀仍然和第一刀一样,第三刀和前面两刀一样

皇帝说:“我给了你三次机会。这和其它人是不同的。”

于是,他便弃刀投降,成了皇帝的八大战将之一。

可是,他怎么能够和皇帝比?他怎么配和皇帝比?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秦洛在心里骂道。

如果他知道的话,就好好的研究这个现象了。

和当时面对鬼影时一样,在生死关头,他的那种神经质的预感莫名其妙的再次来临。

那虚幻的漫天刀影变得清晰真实起来,所有的假象全都消失,只有一把刀,而那把刀正轻飘飘的向自己砍来

于是,他就扭了扭屁股这混蛋,他竟然想拦腰把自己斩成两截

再于是,他就安全了。而竹本无心的这一本也就落空了。

这就是事实,你让他如何向别人解释?

再说,就算解释了也不会有人相信啊。你当你是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啊?什么东西都掌控在你手里,连孙猴子都翻不过你的手掌心。

“这就是实力。”秦洛长身而立,一甩长袍,满脸傲气的说道。“就你会的这几招砍柴把式----不妨再来试试。”

说完,他还一派大家风范的比划了一个‘请’的姿势。

在竹本无心发愣的时候,转身就往离所在的方向跑过去。

这个老不死的,竟然敢欺负我们家离,老娘非和他拼了

竹本无心这才反应过来,再一次拔刀斩去。

刨锯越来越近,死神逐渐来临。

秦岚受到惊吓,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泪水大颗大颗的流下,却无力改变眼前的事实。

更让她心伤欲绝的是,那个小家伙竟然跑来救她

他是哥嫂唯一的儿子,也是父亲母亲唯一的孙子,他是秦家的独苗。如果他出了什么事的话,她怎么向秦家交代?

就算死了,她的心里也是十万分的不甘啊。

“你知道她为什么背叛你吗?”离大声说道。

伯爵的身体一僵,手里的动作也停顿下来,脸色阴沉的盯着离。

好像她只要敢说一句不逊的话,他就要冲上去把她切成碎片。

“因为你是个侏儒。”离讥笑着说道。“没有女人会爱上一个侏儒。”

“啊”伯爵怒声大吼。

这辈子,他最讨厌两件事。第一,别人触及他的伤口提那个女人的事情。第二,别人触及他的逆麟说他个子矮小。

那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可是她却爱上了别的男人。而且,他们竟然还图谋着把他杀死,在他的饮食中放慢性毒药。

他发现了这个阴谋,当着那个女人的面把他的姘头给杀死,并且把她给煮熟吃掉。

而他的身高----他确实不高,只有一米五。当然,如果把鞋子脱掉的话,他可能只有一米四六了。和许多影视男星一样,他也在鞋子里面垫了内增高鞋垫。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说自己是个侏儒,不杀何以解恨?

“我改变主意了。”伯爵冷笑着说道。“我要把你吃掉。”

这一次,换成伯爵主攻了。

他提着刨锯快速的向离冲了过来,身体矮小,甚至连风阻都要小上许多。速度一旦启动,人便从原地消失。

离的嘴角微微地扬了起来,熟悉的人才知道,这是她在微笑。

伯爵攻击自己,秦岚就得救了

“他一定能救回姑姑的。”离在心里想道。

离也没有站在原地束手就擒,她很清楚,以伯爵的实力,如果让他占据主动的话,一个冲锋就能够把自己冲跨。

逃跑更不行,除非有鬼影那样的速度,不然死得更快。因为人在逃跑的时候防守能力是最弱的

右手不能使力,甚至连刀子都握不住了。

不过,她的左手仍然灵活。

冰凉的匕首滑入手心,让她的大脑变得清醒一些。

她的身体微躬,也朝着伯爵的方向奔跑起来。

“这是最后一击了。”她想道。

她想再转身看秦洛一眼,可是,没时间了。

她能够做的只有奔跑,手里的匕首倒扣着,准备在接触的瞬间刺进他的胸口。

她知道自己将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可是,她已经不在乎了。

她能做的,她全做了。

双方以一条直线同时往中间奔跑,距离就会被瞬间拉近。

伯爵的嘴角抽了抽,这是他杀人前的习惯性动作。

他举起了那锋利无比的刨锯,然后狠狠地超着这个可爱女孩儿的脑袋削过去。

他知道,这一击下去,她的半个脑袋可能就要被削掉。

可是让她大感意外的是,这女孩儿竟然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的并不躲闪。

她挥起了手里的匕首,然后狠狠地向自己的胸口刺来。

以死相搏?

伯爵脸上带着讥笑的微笑。他怎么可能把自己宝贵的生命和一个女人划上等号?

他身体后仰,一脚踢出。



离的身体倒飞出去。伯爵速度不减,很快的就调整好身体状态,然后一脚跳起,举着刨锯往空中的离砸了过去。

离的肚子再次中招,鲜血狂喷而出。

她闭上了眼睛,现在,身体真的没有一丝力气了。

可惜,刚才那一刀没能刺中他。也不知道秦洛面对这个怪物有没有胜算

“永别。”伯爵对着离笑着,刨锯砸向她的脑袋。

呼呼呼

一道凌厉的劲风迎面扑来,一件庞大的武器在空中转动着,卷动着呼啸的风声,向他的身体砸过来。

他在空中不好躲避,只能举起刨锯阻挡。

哐!

他的身体被砸飞了出去,落在身后的木材堆里。

咔嚓咔嚓,木材不断的被压断,可见他下坠的冲力是多么强烈。



离的身体也同时落地,落在一个黑衣人柔软的怀里。

“你来了。”离笑了起来。满脸满嘴的血。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