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一刀四斩!
076章、一刀四斩!

“他说过这句话吗?”耶稣问道。

“是的。”红衭一口气把玻璃杯里面的酸奶吸到底,很是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说道:“走的时候说的。”

“他说他相信我的人品。”耶稣伤心的说道。

“可那是一千万美金。”

“他说我的价值远远大于一千万”

“可是你带走了三千万。”

“他侮辱了我。”

“你应该被侮辱”

“为什么?”

“因为你欠人一千万没还。”

“你呢?”

“钱是你拿走的,和我没关系。”

“可是你和我一起离开他了。”

“我也随时都可以回去。”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离开?”

“因为我不喜欢那个老女人。”

“你说的那个老女人是离小姐?”

红衭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能够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除了她,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吗?”

“可是,离小姐并不老啊。”

“比我老。”

“”

耶稣收回放在桌子上的法拉利全球限量版手机,对着红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王八蛋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我不喜欢这样的称呼。我的人品也不容侮辱。在他死之前,我要把钱还给他”

“那样的话,你也可能会死。”红衭好心提醒。

“我会和他们讲清楚的,我就是来还钱还完钱就走。”

“我也去。”红衭说道。

“你去做什么?你又没欠他钱。”

“我去给他解毒。”红衭说道。“他解了我的毒,我忘记解他的毒了。我也不想欠别人的债。更不想欠他的。”

“美女,请。”耶稣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然后他拿着车钥匙一按,旁边的一辆红色法拉利便被解锁闪起了车灯。

耶稣拉开车门上车,红衭从另外一边上车。

无数女人眼神灼热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诅咒着他们的车子爆胎。

车子刚刚开出去不远,一辆黑色的奔驰车便紧紧的跟了上来。

“他们又来了。”红衭看着后视镜说道。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耶稣笑着说道。

“你不也一样?”

“好吧。既然他们来了,我们就陪着他们转转吧。”耶稣很是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座驾,说道:“FXX战神,现在终于可以自由飞翔了。”

耶稣猛地一拉推进器,车子仿佛像是一支拉满了的弓箭似的,飞一般的向前窜去。

而后面的车子也加快了速度,虽然被拉开了一段距离,但是,法拉利想要把它给完全甩掉也是不可能的。

显然,这辆奔驰车是经过改装的。

“真是有意思。”耶稣瞥了眼后视镜,再次把车子加速。

法拉利像是条灵蛇一样在车道中穿棱,每次都是惊险的超越前面的车辆,却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次微小的碰撞。由此可见,他对车子的控制实在是到了人车合一如有灵性的地步了。

可是让人惊讶的是,后面的奔驰车竟然也有样学样,顺着法拉利开辟出来的车道紧紧跟随,一幅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架势。

一红一黑,一前一后,两辆车在不算密集的车道上上演了一场你跑我追的精彩大戏。

无数人打扰,无数人被惊艳,还有人拿着手机以及其它的拍摄设备来拍摄,当然,警车也鸣着警笛跟了上去。

可是,他们哪里能够追上法利拉和改装过的奔驰车?

转眼间,眼前就失去了它们的踪影。

甩开了警车,耶稣开始驾驶着车子一路往北。

这是一座在沙漠中孤立的城市,无论你持续往东南西北任何一个方向开上一段时间,最后都有可能开进沙漠地。

所以,他的目标是广袤无人的沙漠。

“他们要去沙漠。”男人灵活的转动着方向盘,时左时右,时半圈,时左方向两个回旋,看的让人眼花缭乱。

“那不是更好吗?”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英俊男人笑着说道。“那儿可是杀人的好地方啊。”

“也是被杀的好地方。”开车的男人说道。

英俊男人就扫了一眼身边的驾驶员,说道:“鬼影,从华夏回来后,你的胆子就变小了。以前,你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失败和死亡这样的字眼。你总是能够给别人带来恐惧现在连你也学会害怕了吗?”

“不要轻视任何对手。”鬼影闷声说道。这是他以内心耻辱的代价得到的经验。

那个男人,那个弱不禁风的男人,他以为自己一只手指头就能够把他戳死。

只需要一次冲刺,只需要一次

可是,结果呢?

想起那火辣辣的耳光,他就觉得世界一片黑暗。而脊背也变得寒冷起来。

做为一名速度流的杀手,自己的速度却被人掌控,这样的感觉真是太不好了。

“哼。”金童冷笑着说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捕捉到你的速度,但是,我绝对不相信他是我们的对手就算防守再厉害又怎么样?他能够一辈子站在哪儿不动?他能够防得过刀子和子弹?或者,丢给他一颗爆破弹也行嘛伯爵大人竟然要亲自出手。还真是抬举他啊。”

“要我说,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如果把任务交给我们,我们一定会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可惜啊,却要对付眼前这两个不入流的货色。”

“耶稣是不入流的货色?那个小女孩儿是不入流的货色?玉女一定不会这么认为。”

“你信不信我打烂你的脸?”金童恶恨恨的说道。这混蛋竟然敢拿自己的妹妹说事。

玉女身中蛊毒,高科技仪器都没办法把那两条小蛇给取出来,这让金童很心痛很生气,当然,也觉得耻辱。

妹妹受辱,他这做哥哥的脸上又能好看到哪儿去?

“如果任务再次失败,那就不是打烂脸那么简单了。”鬼影仍然是那幅要死没埋的样子,面无表情,声音平静的说道。

金童想到伯爵再三叮嘱的话,只得压下心中的怒意。

“他们停下来了。”鬼影说道。“看来,他们也觉得这儿的风景不错。”

“那就送他们去死。”

“女的交给你,男的是我的。”鬼影说道。

“好吧。我喜欢女人。”金童咧开嘴巴笑着。“我要在她肚子里塞满非洲黑嘴兽。”

刨锯刨木头发出‘嗤啦’‘嗤啦’的声音。可是,如果用这把刨锯刨人的头皮,那会是什么样的声音?

伯爵杀他女人的时候,秦洛没有在场,所以没听过。

当然,他也不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

现在,他更不想知道了。因为他要刨的人是自己的姑姑,亦师亦姐亦友的姑姑啊。

秦洛怎么愿意让他得逞?怎么能看着姑姑受到这样的折磨?

他目眦尽裂,全身的血液都已经沸腾。

闷吼一声,便一往无惧的冲了上来。

他知道自己不是伯爵的对手,龙王也说自己最好的进攻就是防守,可是,这些并不是不出手的理由

他要杀了他,把这个老匹夫给撕成碎块。

他快,离更快。

左右手双持一把匕首,抢在秦洛的前面冲了上去。

在距离伯爵两米距离时,她的脚尖猛地一蹬,然后身体高高的跃起。

她的动作是那么的敏捷快速,姿势是那么的优美动人,手里的刀子是刀子已经从她的手里飞了出去,挟带着呼啸的风声扎向伯爵的眼睛。

伯爵不闪不避,只是漫不经心的扬起了手里的刨锯。



清脆的金属撞击声音传来,匕首尖端扎在刨锯上面划出一道金色的火花,然后便失力落在了地上。

离知道自己不可能一击就能够干倒伯爵,丢出匕首也只是为了拖延时间阻止他用刨锯刨姑姑的头皮而已。

真正的杀招在后方。

离的右手高高的扬起,手里的这把中间带有空洞两边带着利齿的匕首狠狠地撞向伯爵的头盖骨。

原本秦洛的目标是伯爵,结果被离不讲义气的抢走了。

于是,他只能跟在离的屁股后面去攻击伯爵两个人打一个胜算总是高一些。

再说,他实在不放心让离独自面对伯爵这个老变态。



竹本无心出手了。

他的手里多了一把弯刀,简简单单一刀劈出,却是漫天的刀影。

一刀四斩。一刀流不传绝技。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