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去为夫人杀人!
064章、去为夫人杀人!

漆黑的古堡,犹如吸血鬼的老宅。

屋子里没有开灯,电视机屏幕的荧光照的人脸青绿青绿的,仿若无声的鬼魅。



电视机屏幕变成了一片黑色,整个屋子就彻底的黑暗下来。

如若不是玻璃窗户外面的星光,即便坐在对面也没办法看清楚彼此的表情。

“夫人生气了?”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响了起来。语调轻浮戏谑,显示出男主人此时的心情仿佛十分的愉快。

“我想我不应该给他这样的机会。”女人冷声说道。“他就像是极北草原上的屎虫,能够抓住任何机会的往上爬。就算给它的是一坨野马粪,它也能够生活的很好。”

“是的。”男人附和着说道。“夫人,在我们这样的年纪,难道看到这样优秀的年轻人你不高兴吗?”

“如果能够为我所用,我自然高兴。可惜他做的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女人伸手端起面前的玻璃杯,一仰脖子,便把杯子里的角斗士之血给一饮而尽。

她很少喝得这么猛这么急,刺激的液体进入喉咙,然后呼啸着钻进胃蕾。她只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痛,胃里也像是燃烧着一堆篝火她紧紧的咬紧嘴巴,避免那股气体喷薄而出。

男人的眼神在黑夜里灼灼发亮,仿佛黑暗中的两盏油灯。

“夫人,我很想问你一个问题。”他出声说道。“你能够做到五星级执事官,那么,你这一生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失败过?”

“是的。”女人肯定的说道。“失败过的人是不能做到五星级执事官的。即便他一生仅仅失败一次,那也不行。因为五星级执事官不允许有瑕疵。”

“哦。真是一个能干的女人。”男人赞叹着说道。

“伯爵大人怎么有心情问这个?”

“我只是在想如果这次计划失败了,你还能不能继续做五星级执事官。”

“不能。”女人肯定的回答。“我会降级成为四星级执事官。但是,我不会失败。”

“为什么?”

“因为他就要死了。”女人一脸傲气的说道。“华夏中医能够突然崛起,是因为这个年轻人一步步攀登上高峰。这是一个人的力量,而不是一个组织的力量人人为龙,但是把这些龙都关在一个笼子里,他们必先互相吞噬残杀。那个时候,他们哪里还有心思来发展中医?一个人再过强大,也只不过是过眼烟云,只有一个能够行之有效的良好制度才能够保证它恒古昌盛。但是,他们没有。朝令夕改,怎能成事?”

伯爵情不自禁的点头,说道:“夫人分析的不错。不过,这小子真是个人才啊。杀他可惜。”

“可是我一刻也不想再等了。”女人的视线又转移到了电视机上面去。“如果可能的话,我不会同意让他做这次直播。这一次,就当是送给他的见面礼吧。”

“也是送别礼。”伯爵笑呵呵的说道。

“夫人。”他伸出手去握女人抓着酒杯的手。

“伯爵大人,我想你不缺少女人。”女人没有挣扎,声音也仍然平静,但是听了之后就是让人觉得她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是的,她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或者说,没有任何的情绪。

就像是被一个死人或者是一个假人握住了手一样,让男人连继续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可是我却没有遇到像夫人这样的女人啊。”

“我一点儿也不觉得这值得遗憾。”女人说道。“伯爵大人,时间晚了。”

“哈哈。好吧。”男人站了起来。“和夫人这样的美人品酒谈心还真是人生快事。”

“我也这么认为。”

伯爵像是受到了鼓舞似的,表情亢奋的说道:“我去为夫人杀人。”

“早些完成交易条件,想必他也会很高兴的。”

“这正是我想要说的。”

“是这里吗?”秦洛看着眼前一幢木制结构的小楼,问道。

“是的。”小刘说道。“我找组委会的工作人员再三确认过。”

小刘叫做刘必良,是卫生部的翻译官。这次随团出来参加大会,抵达拉斯维加斯的当晚就被钱宏量拉出去做‘赌博’翻译结果钱宏量脑溢血昏死过去,事情变成国际性丑闻,小刘也上了秦洛的黑名单。

秦洛原本还想着等到回国之后就把这小子给从卫生部给踢出去呢,可是昨天晚上他去医院探查钱宏量的病情时,发现他尽心尽力的守护在病房,而且在发现秦洛来了之后立即帮忙支走了查房护士,为秦洛长时间的治疗做好了掩护。

秦洛对他的观感发生改变,觉得他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坏在钱宏量昏死过去,即便清醒过来也不会再有任何前途的情况下,所有人都自觉离弃,没有人会过来看他一眼。可是,他没有走。

什么是人品?这就是人品。锦上添花时看不出来,雪中愿意送炭的才是。

“敲门。”秦洛说道。他看到房间里的灯光还亮着,证明那个偏激倔强的老头子还没有休息。

“好的团长。“小刘应了一声,赶紧跑上前去敲门。这个时候他已经把秦洛当做神一般的对待,对他的话言听计从。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次完了,钱宏量自身难保,秦洛团长对自己没有任何好感,说话时的语气就狠不得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一般即便团长对自己的态度没有这么恶劣,受钱宏量事件的牵连,自己还能有什么前途?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个年轻的有些过份医术厉害的过份的团长却又对自己态度改善,一些事情也愿意交给自己去办

混官场的人都清楚,领导愿意交给你事情做,那是他看重你。如果领导对你不闻不问,你才要找找原因了。

他心中狂喜,自然要小心谨慎的伺候着。

咚咚

小刘叩了两声门后,就规矩的站在一边。



木门拉开,一个身穿睡袍的老头子出现在门口。

刚刚开始他的表情不善,好像对别人这个时候的登门拜访很是不满。

可是,当他看清楚站在门口的是秦洛后,脸上的表情立即变得激动欢喜起来,他快步上前,一把把秦洛给抱在怀里,高兴的说道:“哦,秦神奇的奇,我正在欣赏你今天卓越的表现呢。没想到你竟然亲自过来了。你知道,我当时说那些话并不是刻意的要针对你,我只是觉得觉得这么做是不对的。我不希望你拿病人的生命做这种仿若游戏的实验。医学是严肃的,治病救人是世界上最严肃的事情。容不得一点儿玩笑和马虎。我错了,我要向你道歉。”

是的,眼前的这个穿着灰色条纹睡衣的糟老头正是医学界大名鼎鼎的心脑血管疾病专家霍恩斯先生,也是他出现在医院的病房对秦洛大加指责,当结果出来后坦然面对自己的错误鞠躬离开。

他骂秦洛的时候,秦洛不知道。

他向秦洛鞠躬的时候,秦洛同样不知道。

他是在下午看重播的时候发现这个老人的,他被他对医学的严谨态度给征服了,被他临走时深深一躬给感动了。

或许他自己成不了这样的人,但是,这样的人是值得尊重的。

于是,秦洛便心生前来拜访的念头。

至少,在做那件事情之前,他想消除掉这个老人心中的愧疚。他怕自己以后没机会做这件事情,那样的话,霍恩斯就得背负这样的愧疚直至生命终结。

果然,秦洛猜对了。

霍恩斯确实对今天的行为充满了愧疚,他激动的表情他热烈的怀抱以及他的话语都证明了这一点儿。

“你没错。”秦洛笑着说道。“那些愿意站出来阻止我的人,都是真正对我好的人。”

其中的诸多内情秦洛没办法向他解释,但是,在这次事件中,愿意站出来阻拦秦洛的,全都是真正关心他的人。

虽然霍恩斯没有这样的心思,可是,他是站在纯粹医生的角度上来看待问题的。

而很多人做不到这一点儿,他们的心中充满了私欲和诅咒。

“秦,我真高兴你能这么想。”霍恩斯听了小刘翻译的话后笑呵呵的说道。“你就是来和我说这个的吗?”

“不。”秦洛摇头。“我觉得我人生中应该拥有你这样的朋友,所以我来了。”

“哦。朋友。”霍恩斯再次搂紧秦洛,高兴的说道:“我年轻的朋友,我真想骄傲的告诉所有人我们的友谊。”

PS:亲们,有红票的帮忙点点。大恩不言谢。)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