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白痴都不会这么做!
049章、白痴都不会这么做!

耶稣和红衭走了,拿着那张里面存着三千万美金的银行卡走了。

这间每天需要一万两千美金的豪华套房突然间变得空荡荡起来,满室奢侈,却无人填充,让秦洛有点儿不太适应。

早知道就不租用这么贵的房间了。

“忘恩负义。”离一屁股坐在秦洛身边的沙发上,盯着关闭的房间门恶恨恨的说道,好像耶稣和红衭还站在那儿是的。

“我对他们即没有恩又没有义这和忘恩负义没有关系吧?”秦洛自嘲的说道,心态却有些失衡。

怎么说呢?

虽然他努力装出一幅满不在乎的模样,可是,心里还是不太好受。有些许悲伤,更多的是那让人浑身无力的酸涩。

可是,他却没有任何阻拦的理由和借口。

他和耶稣之前是对手,耶稣想杀他,结果反而被他和大头用计拿下。后来自己用人面蚊病毒威胁,他才受命于自己。最后为了逃避剑客的追杀,这才‘委曲求全’的成了保镖兼任司机。

后来,他们的关系是相处的不错,秦洛也把他当做朋友对待,而耶稣也表现的尽职尽责。好几次的死里逃生也是因为他的出手帮助。

可是,那又怎么样?

即便他是你的朋友,你就有权力拉着他一起死吗?

即使是自己的亲密爱人亲密如林淙溪厉倾城,自己遭遇危险的时候,难道就有资格拉着她们陪葬?

他不是古时候的帝王,更没有那么冷洌狠毒的心思。

他来,是义气。

他走,是常理。

现实社会的写照,一场大病就可能让你绝了所有的亲戚。因为担心被借钱,所有人都和你疏远关系。更何况是这种生死关头的选择?

耶稣走,他理解。却很难接受。

“再说,是他们对我有恩有义。”秦洛咧嘴笑着。伸手搂着离的肩膀,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很脆弱,想要找个人靠一靠。

离的身体变得僵硬,却像是能够理解秦洛此时的心情是的,竟然没有挣扎,也没有甩刀子

“他们在我身边的时候帮了我很多。现在走我也能理解。屁股决定思维,我们也要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一想不是?其实今天这个问题在来美国之前我就应该问他们了我还是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救回姑姑,却没想到我这样会把更多与此无关的人拖进火海。我来,有不得不来的理由。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跟着?”

离沉默了,好像被秦洛的话给说服了。

接着,她恶狠狠的说道:“你就不应该给那个女人解药。”

那个女孩儿被她故意说成‘那个女人’,女人的妒忌是无处不在啊。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人家想走,你留也留不住啊?”

“为什么留不住?不给她解药,看她还敢不敢走。要走的话也行,咱们死了,她也活不了。”

“”

“你这么恨她?”

“我只是讨厌。”离坦白的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就是看红衭不顺眼。

之前两人打的不可开交,也不知道秦洛是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把她给折服了。

“何必呢?”秦洛笑着说道。“其实她也不是坏人。”

一个坏人怎么可能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投入苗疆?一个坏人怎么愿意接受自己的任务安排而所得的报酬竟是对族人生活环境的改善?

这样的人,就算她坏一些,秦洛也是愿意和她交朋友的。

“那是我小气了?”离生气的叫嚷道,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耶稣和红衭离开后,她的心里虽然很不愉快,也很生气,可是,却无端的变得轻松一些她还是不适应和陌生的人相处在一起。如果只有她和秦洛的话,她就会自然许多。

这就像是一个淑女在外人面前要笑不露齿吃饭要细嚼慢咽走路要莲步轻移一样,可是,如果没有外人的时候,她就可以哈哈大笑可以抱着自己喜欢的吃食狼吞虎咽可以蹦蹦跳跳当然,离和淑女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她在秦洛面前确实更加轻松愉快一些。

“没有没有。”秦洛连连否认。他还在恍神当中,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戳到了离。赶紧解释着说道:“这不是小气。而是耿直善良。表里如一。”

“那你是表里不如一了?”离眯着眼睛笑了笑。秦洛并没有戳到她,她只是想急一急秦洛,想听他讨好自己,想要在没人的时候撒娇一下。

秦洛笑,说道:“我也如一。就是我这个‘一’没有你那个‘一’那么笔直。”

离也跟着笑,好像都忘记了眼前的困境,语气轻松的问道:“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怎么办?”

秦洛摸摸脑袋,说道:“不怎么办。”

“什么意思?”

“你也走吧。”秦洛说道。

“你疯了?”离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秦洛问道。

“暂时没有。”

“不救你姑姑了?”

“救。”

“那你还让我走?”

秦洛苦笑,说道:“耶稣和红衭在的时候,虽然绝望,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儿信心。有耶稣可联络他的同伴收买消息,有红衭让人防不胜防的下毒种蛊能力,有你的飞刀有我居中调停。而且咱们手里还有玉女这个人质总是可以拼一拼的。”

“现在他们俩走了,我在美国是两眼抓瞎,连语言都不通,他们说什么我都听不懂”秦洛看着离如墨汁般的眸子,说道:“现在我一点儿胜算都没有了。我不能让你跟着我送死”

“谁说没有希望?”离生气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没希望?少了他们我们就做不了事情了吗?还有你,还有我,还有人质还有军师。军师足够抵得上他们俩个了吧?”

“你不是说军师在执行任务吗?她又怎么有时间来帮我?”

“有没有时间是她来决定,不是你在这儿瞎猜。”

秦洛的眼睛一亮,说道:“军师来了?”

“我可没说。”离得意的撇了撇嘴。

“哈哈,我知道我知道。”秦洛笑呵呵的说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离再次问道。

秦洛的自信再次出现在脸上,想了想说道:“他们说给我时间去弘扬中医为华夏争得荣誉既然他们希望我完成这次的使命,那我就先去参加这个会议吧。想必他们在这两天也不会动手。”

“我呢?”

“你带着人质跟我走。”秦洛说道。

“去哪儿?”

“去我现在住的酒店。”秦洛说道。“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儿。”

离心里一喜,脸上却不动声色,说道:“那样不是很麻烦吗?”

“他们不敢在大酒店动手,想必也不会在大会嘉宾住的酒店里面动手。”秦洛说道。“那里更安全一些。”

“行。听你的。”离说道。

秦洛就很欣慰的笑了,在两个得力助手一起离开后,离的这种乖巧顺从让他的心里很是满足。

很多小说中,男主角一旦散发王霸之气便有无数小弟纳头磕拜。哭着喊着求男主角收留打都打不走秦洛以为自己是个失败者。

好在还有离。

“走。”秦洛从沙发上跳起来。“我们去退房。”

离没有应声,而是直接走过去把玉女给拍醒。

离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问秦洛:“她肚子里的蛇怎么办?”

“什么蛇?”

“她吃下去的蛇。”离奇怪的说道。明明是他指使的,难道他自己都忘记了?

“吃下去的蛇?谁会把蛇吃下去啊。”秦洛笑呵呵的说道。“白痴都不会这么做。”

“”离就明白了,这家伙是担心皇帝的人在交换人质的时候要求他把蛇弄出来,可是红衭走了,他自己又弄不出来索性就假装不知道这回事儿吧。

这个流氓!

离歪头瞟了一眼玉女鼓胀的胸脯,心想,这样做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