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真吃了?
040章、真吃了?

吃饱?

红衭有些为难了,翻开随身携带的小包包——这种最短几厘米最长也不过二十厘米的小虫,得喂她多少才能吃的饱啊?

她可是见识过这女人的食量,一个人就能够干掉一大块黑胡椒牛排。

“没那么多。”红衭为难的说道。她还真以为秦洛让她把那个女人喂饱。“再说,一条就够了。多了是浪费。”

真要把虫子都塞到同一个人的肚子里,红衭还真有些舍不得。

“吓吓她。”秦洛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心想,这孩子还真是诚实到有点儿缺心眼儿,连这点儿小伎俩都看不出来。

不过,红衭虽然‘缺心眼儿’,但是反应速度还是挺快的,一点就通。

听了秦洛的话后,她便取出小口袋,从里面又抓出一条十几厘米的纯黑色小蛇出来。

在袋子里的小蛇像是陷入了冬眠状态,细小的身体卷缩成一团,一动也不动。

可是,它一落入红衭的掌心,立即就‘活’了过来。身体慢慢的拉长,然后仰起黑乎乎的脑袋张腔作势的四处张望。

说实话,这种小虫看着就有点儿让人脊背生寒,如果喂进别人肚子里的话——还真有是些恶心啊。

果然,玉女脸上得意的笑容消失了,娇艳的小脸变得煞白。

虽然她听不懂华夏语,也不知道这些人在说些什么。可是,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却是极度的诡异——还有戏谑。

再说,就连那条小蛇好像也知道自己的目标是谁是的,对着她咧开小嘴,露出一排比针尖麦芒还要尖细三分的两排小牙。

“不。不。你们不能这么做。”玉女紧紧的捂着嘴巴。“你们不能这么做?我——我肚子里已经有一条了。”

听了耶稣的翻译,秦洛又一次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当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就证明他很高兴或者很生气。

显然,秦洛同学现在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为什么不能这么做?你们千里迢迢的跑到华夏国杀我,虽然因为技不如人被我俘虏,但是我还算是以礼相待吧?”

要是让玉女听懂了这句话,她非要跳起来骂‘FUCK’不可。

以礼相待?

是谁丝毫没有绅士风度的踢自己屁股打自己的脸还让那种恶心的小蛇钻进肚子里面的?

当然,暂时耶稣还没有翻译,她也只能傻乎乎的坐在那儿看着秦洛的嘴巴在动。

“这次你的朋友说要交换人质,我也是很有诚意的过来了。不仅仅自己过来,还帮你买了飞机票——我要是小气一点儿给你买张火车票也不是不可以。我为什么要给一个企图伤害我的人质那么好的待遇?凭什么?”

“秦”耶稣小声在后面提醒道:“华夏没有通往美国的火车。”

秦洛郁闷的看了耶稣一眼,说道:“我会不知道这个常识吗?我是故意吓她的。”

“”耶稣看向玉女,心想,但愿这白痴女人不知道这个‘常识’。不然的话,这个‘威胁’一点儿也让人感觉不到威胁啊。

秦洛示意耶稣把自己的话翻译给玉女听,然后接着说道:“我对你好,因为我的心情好。我对你不好,那也是我的权利——我为什么不能喂你蛇?你给我个理由?”

“做为一个绅士你不能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对付一个女士。”

“别和我提那两个字。”秦洛没好气的说道。“绅士?谁爱做谁做去。”

“”玉女哑口无言。除了唤醒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和善其实很邪恶的男人的自尊心和个人修养外,她确实找不到其它的借口难道说我长这么漂亮你怎么能下得了手呢?

“找不到理由吧?”秦洛笑着问道。

“你不能侮辱皇帝的战将,他会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对你保持尊重好吃好喝好玩的招待甚至愿意叫你干妈,他就能放了我姑姑?”

“”

“你看,你又没办法回答了。”秦洛无奈的耸耸肩膀。“我侮辱你一次,他生气。我侮辱你两次,他还是生气。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走我姑姑,我为什么不多侮辱你几次?”

秦洛对红衭招招手,说道:“喂蛇。”

“嘘”

红衭的嘴巴撅起,轻轻的吹动口哨。

随着她的驱使,那条黑色小蛇开始爬下手心,往玉女的身上爬上去。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玉女身体往角落里缩,想要躲避再次‘吞’掉一条蛇的命运。

再这么吃下去,她就真的饱了——肚子也会成为养蛇场。

秦洛很是享受对方脸上的惊恐表情,慢悠悠的说道:“还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你上次吞掉的是一条母蛇,今天要吞掉的是一条公蛇,现在正好是蛇的发#情季节如果它们在你肚子里做一点儿少儿不宜的事情,母蛇不小心把蛇卵排在你肚子里,出来的时候又没办法带走的话——”

“呕”

即便她是皇帝的八大战将之一,饶是玉女心志再过坚定,在听到耶稣的翻译后,想到那密密麻麻的蛇卵在自己的肚子里繁衍生长,最后一窝像上次吞食的那种土灰色或者眼前这条纯黑色的小蛇破卵而出四处乱窜——就算这窝小蛇一个个基因突破全部都是黄金色或者宝石蓝,可是,那又有什么区别?

还是一样的恶心!

“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玉女声嘶力竭的对着秦洛喊道。

这个男人是魔鬼。他一定是个魔鬼。

“第一,我是想告诉你,我不是白痴。你才是真正的白痴。自己是个俘虏,还敢骂你的主人是白痴。这种人不是白痴是什么?”

“”

“说你自己是白痴。”秦洛命令着说道。

玉女是谁?是世家豪门的千金小姐,是人见人爱的大美人,是皇帝的八大战将之一,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耻辱?

当着别人的面说自己是白痴——我宁死。

“怎么?不愿意?”

“不愿意也行。”秦洛说道。“我也认为吃一条蛇比守护尊严更加容易。”

玉女看了一眼那条已经爬到她大腿上的黑色小蛇,身体绷得紧紧的,喉咙咕噜咕噜的动了动,艰难的说道:“我是白痴。”

秦洛眼里的神采一闪而逝,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他就是要一点点的打掉这个女人的骄傲,打掉她的尊严和防备,让她变得乖巧一起柔顺一些。

这样,才能发挥出她八大战将的‘价值’。

“再说一次。”

“我是白痴。”玉女也明白‘好女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等到她被同伴救出去,再把这个男人一刀刀的割肉。

“很好。”秦洛对她的态度很满意。笑眯咪的看着她,说道:“第二———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谁?”

“你的同伴。”

“我不知道。”

“那你就再吃一条吧。什么时候吃饱了或者什么时候你想说了再停止——”

“我真的不知道。我们是从纽约接到任务去的华夏,我们在拉斯维加斯没有据点——在华夏被你们俘虏后我就失去了和他们的联络,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地方。”玉女大声的叫喊道。

秦洛转过脸看向耶稣,问道:“你信不信?”

“应该是真的吧。”耶稣笑着说道。很有兴趣的看这秦洛耍宝。

“好吧。我的朋友相信你,我也就暂且相信你一次。”秦洛说道。“那你们是怎么联系的?不要告诉我你们之间没有联系方式。那样的话,你就等着他们在你的肚子里产卵吧。”

玉女沉默了,咬紧牙关不肯松口。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说出联络方式,说出他们的下落,那就是出卖。

你可以犯错,你可以被俘虏,但是,你不能出卖——这是团体配合最大的罪。也是不可饶恕的。

“你可以慢慢考虑。没有人逼你。”秦洛说道。

当然,‘蛇’会不会逼它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那条小蛇已经爬到她的胸口,再往前几厘米就是她修长细腻如天鹅颈的脖颈。

玉女的表情很痛苦,也很纠结。

瞪大眼睛看这胸口的小蛇,然后——

然后她猛地伸手,一把把小蛇给抓起来丢进了嘴里。

这下子轮到秦洛他们傻眼了。

这女人——她怎么真的吃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