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踢屁股!
019章、踢屁股!

加速。

加速。

再加速。

转圈。

再转一圈。

一圈又一圈————

鬼影把速度提到了极致,也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到了极致。

这是他出道以来的第二次。

第一次的时候,他用这样的速度去挑战皇帝。

皇帝也没办法跟上他的速度,最后只能放弃进攻的机会——但是,当他主动靠近攻击时,皇帝出手了。

一招!

仅仅一招,他就败了。

皇帝没有杀他,只是问了一句话:“死?还是活着成为我的奴仆?”

鬼影选择了活着成为他的奴仆,因为这个男人用他无可匹敌的实力征服了自己。

仅仅是一次的交锋,也仅仅是第一次见面,他就爱上了他。

他的爱虔诚、炽烈,等同于信仰。

现在,又有一个男人能够寻找的到他运动的轨迹?

就凭他?

鬼影不服。

不过有了前几次的失败教训,他已经不敢再贸然出手了。

他沿着秦洛的轨迹一圈圈的绕着,他要把秦洛给绕晕,或者说要把自己给绕晕了——反正要绕晕一个人。

秦洛再一次的闭上了眼睛——

睁着也没用。因为他根本就看不到鬼影的影子。

这大白天的一个大活人在身边跑来跑去的,快得他都没办法跟得上他的移动速度。这不是前后左右都是人的感觉,而是身边空无一人的错觉——

这是什么境界?这是什么实力?

闭上眼睛还好些——至少刚才已经成功的煽了他几耳光。

“继续蒙吧。”秦洛在心里想道。因为他也没办法解释自己现在的状态,就跟神功附功或者说被人开了天眼似的。

鬼影终于发动了攻击。

他的双腿用力下压,急速奔跑的脚步很艰难的停了下来。

他停在了秦洛的身后,一记手刀砍向秦洛的后脑勺。

出手狠辣,却又轻柔无声。就像一阵清风,一丝丝细雨,等到你感觉到了的时候,它已经达到了他润物细无声的目的。

如果被切中,秦洛不死也要变成白痴。

近了,更近了——

或者根本就不能用‘近了’或者‘更近了’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因为它的速度太快,你才刚刚看到他出手,他的手已经已经到了秦洛的后脑。

奇迹再次出现——

秦洛像是有预感似的,在他的手刀砍上来的时候他恰好偏了偏脑袋,于是,那一记手刀便落空了。

他们的动作都快得不可思议,但是,因为这份配合过于默契,就像是一种慢镜头的回放似的。

快的极致就是慢。一种分解式的慢。

秦洛的身体一百八十度旋转,猛地甩出去一巴掌。

啪——

鬼影再次中招了。他的那张假脸再次挨了一巴掌。

“去死。”现在鬼影的内心已经能够接受——或者说是相信会被秦洛打脸的事实了。

所以,这一次他的动作没有停顿,更没有干出傻站在那儿不知所措然后连续被人煽耳光的蠢事。

他化掌为拳,重重的一拳直击秦洛的胸口。

嗖——

一条长鞭犹如灵活的长蛇般从后面席卷而来,攻击目标是鬼影的脖子。

背后遭人偷袭,鬼影只得放弃自己袭杀秦洛的打算,身体一侧,便避开了这一次的攻击。

而那鞭头继续前进,在即将误伤秦洛的时候,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一卷一拉,鞭子的头端再次握在了红衭的手上。

“你的对手是我。”红衭盯着鬼影说道。

鬼影那双褐色的眸子麻木的盯着红衭,沉声说道:“既然你如此碍手,那就先送你去死。”

几次和秦洛交手都失利吃亏,这让鬼影突然间对自己的身手和速度产生了动摇。

他要恢复信心。

最好的恢复信心的方式就是——杀人。

————

————

在花田跑马场一个不知名的斜坡上,正在进行着三场战斗。

两场男斗,一场女斗。

要论最激烈,当属耶稣和金童这一组合。要论最好看,当属离和玉女这一组合。要论最无聊最诡异——自然是秦洛和鬼影了。

没有人想过秦洛会胜利,即便是在山坡下面的耶稣和离也是心急灵焚——他们并不知道秦洛安排了红衭这枚暗棋,还担心他会被人给做掉。

特别是离,她恨不得立即就把眼前这个穿着红色皮衣皮裤看起来跟一只红色大火鸡似的女人给干掉。

当然,对方也是同样的想法。

两人无所不用其极,一番苦战之后,却谁也没办法奈何谁。

“该死的华夏人。”玉女很显然是被激怒了。她不再赤手空拳,而是从腰间的皮带上取出来一个两端似圆月上面有倒刺的拳刺出来。

离的手里是她整天放在手里把玩的匕首,只要遇到最厉害的敌人时才会使用到它——每个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习惯,或者好的或者坏的。

或许我们觉得她为什么非要在对付最厉害的敌人时使用这把刀子呢?对付其它人就不能够使用吗?

小李探花问过这个问题,离的回答是:刀子会磨损。

是的,杀人杀多了,刀子会磨损,刀口会磨卷。

当年华夏国自卫战的时候,多少优秀军人手里的大刀被砍出大口子出来啊。

“能够死在华夏是你的荣幸。”离挥刀直进,直刺对方的胸部——又是胸部。

玉女拳刺一扬,恰好挡下离的刀子。

铛——

兵器相交,发出激烈的响声。

玉女的嘴角浮现起一抹冷笑,手里的拳刺一旋,离的刀子便被她给搅了起来。

离用力拔了几次都没办法成功,然后猛地上撩。

玉女手臂受伤,手里的拳刺脱手而飞。

呼——

两件武器像是一对亲密恋人似的纠缠在一起飞在空中,而下面的两个女人已经在这短短的时间打上了近百拳。

哐——

连续三次激烈的膝撞后,玉女捂着膝盖退了回去——

“这女人的裤子里竟然绑着护膝,太可恨了。”玉女恶狠狠的想道。她为了露出修长性感的大腿,根本就没想过在腿上绑护膝这样的东西——而且,她也不认为自己需要这个东西。

离却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玉女,这就是发骚的代价————

飞刀。又见飞刀。

每一次攻击,飞刀就是离的先锋。

虽然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通过一番交手,她已经知道这个女人的身手相当的不弱。

后退几步把距离拉开,三把飞刀同时出手,呈品字形直取红色火鸡的上半身,更确切一点儿可以说是直取玉女的两个肉#团和心口——如果是秦洛同学在场观战的话或许会恶意的猜测,这女人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别人的胸部大,所以就把那对比自己更大的给扎爆?

当然,就算他在心里想想也是不敢说出来的。

飞刀先行,人随后杀到。

双手握拳,身体压低微俯,认真起来的离就像是一只杀气昂然的小母豹。

玉女也不可小觑,她的身体就像是没有骨头似的。

脑袋后仰,然后上半身和下半身成为一个九十度的平行角。

飞刀嗖嗖的飞过,却连她的衣服都没有碰上。

接着,她的身体完全违背了物理学原理,一个后翻式的鲤鱼打挺后,她的双脚猛地一窜,仿佛像是一把离弦的箭——

是的。她把自己当箭射了出去。

哐——

她的离的身体撞在了一起,然后两人搂抱成一团在地上翻滚着,你用肘捣我胸口,我用手抓你眼睛。

这不是泼妇打架,这是真正的高手过招。

两人在快速翻滚的时候还在不断的争夺主导权,你想在我上面,我也想在你上面——结果她们只能时上时下。

哐——

离一记重拳打在玉女的脸上,玉女平时最是注重保养,对自己的形象也颇为看重,那肯吃下这等大亏?

吼——

玉女一使力,又把离给拉了下来,自己骑到了离的身上。

秦洛走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上一下抱在一起做出不雅姿势的两个女人有种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感觉。

看到玉女皮裤包裹的小屁股还是挺翘的,就一脚踢了过去。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