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失礼仪的公主!
005章、失礼仪的公主!

嘉宝确实不是一个人来,她将随着一个医学考察团一起过来。

毕竟,瑞典王室也是要面子的,他们总不能巴巴的把自己家的小公主给送到华夏去见一个男人——这事儿要是被媒体曝光出去,他们也不好向外面交代不是?

这个考察团是以瑞典皇家医院的专家教授为主要成员,其中还夹杂着斯德哥尔摩皇家医学院的优秀学生。

秦洛在斯德哥尔摩皇家学院一场激情洋溢神奇有趣的演讲促使不少学生对华夏中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些学生是来华夏做交流生的。

他们将被安排进秦洛的母校(秦洛老师只有一个母校)首都医科大学学习,而医科大也将派遣一批西医学生到瑞典去学习他们先进的医学技术。

也就是说,首都医科大学将和世界医学名校斯德哥尔摩皇家医学院结成友谊学校,并且建立交流生机制。

因为这个原因,首都医科大学一下子就成了全世界的焦点。要知道,以前有不少名校想要和斯德哥尔摩建立友好学校全都被他们拒绝了啊。

厉永刚知道这是秦洛在中间帮忙,打来电话非要请秦洛去喝酒。秦洛的骨伤还没有痊愈,提议去他家里吃一顿便饭对方才肯罢休。

燕京机场。

和秦洛率领代表团去瑞典时受到菲利普王子的亲自接机一样,华夏国这边也对嘉宝公主的到访安排了高规格的接待仪程。

因为嘉宝公主名义上是率领医学代表团前来考察的,所以,卫生部副部长蔡公民亲自前来接机,陪同而来的官员乘坐了十几辆车子。再加上后面跟风而来的媒体采访车,组成了一条一眼看不到头的车队长龙。

“身体吃的消吧?”蔡公民亲热的询问秦洛的身体情况。秦洛也在接机的队伍当中,原本他是想和厉永刚他们坐一辆车的,但是蔡公民毫不避讳的把秦洛拉到自己的车子上。

那些陪同而来的官员看到秦洛如此被领导看重,和他说话时的笑脸也就格外的亲热真挚一些。

“没事的。”秦洛笑着说道。“就是骨头受了点伤。休养了几天,现在好的差不多了。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就行。”

“没事就好。年轻人可是要保重身体。”蔡公民叮嘱着说道。“身体是做事的本钱。没有一幅好身体什么事情都做不来的。”

“我会注意的。”秦洛说道。

“秦洛,这次你又立下大功了。”蔡公民对秦洛这个小子是越看越爱。每一次折腾都能给国家带来一些实惠,这次瑞典公主来访,对华夏国缓解和欧盟之间的关系提升国际地位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

更重要的是,中医也跟着水涨船高啊。

你们不是说中医是伪科学吗?你们不是说中医药是无效的吗?

瑞典这个现代科学走在世界前端的国家都愿意和我们互相学习共同探讨,你们还不赶紧闭上自己的臭嘴?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秦洛谦虚的说道。他确实没做什么啊,嘉宝是自己要来的又不是他请来的——

“你就别谦虚了。”蔡公民拍拍秦洛的肩膀笑着说道。“我这边是奖无可奖了。升官,你不要。给钱——你也不缺。不过,你做的这些会有人记住的——我记住了,那些看到的人记住了。后人也会记住。”

“这已经是奖励了。”秦洛笑着说道。

因为来的是瑞典王室的重要人物,机场早已经接到命令对贵宾通道进行戒严。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所有人都不敢大意。

蔡公民带着一众官员站在红毯的正前方,扛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们拥挤在红线外面。

客人没来,他们只好先将相机镜头对准蔡公民等人。

蔡公民脾气很好,和蔼的对着他们挥手,却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要求。

抬腕看了看表,问道:“是不是快到了?”

“快到了。”秦洛笑着说道。

“小女孩儿,我们又见面了。”

————

————

五官精致无瑕疵,皮肤白净如初雪。

琼鼻小嘴,碧眼秀眉。身穿一套白色的公主装,头上戴着一顶蕾丝小礼帽,脚上是一双红色的小皮鞋。这个小女孩儿漂亮的就像是童话中的小公主——当然,她现实中也是个公主。

如假包换!

机舱里,瑞典王室的礼仪官劳德拉女士再一次和大家叮嘱着一些出访注意事项。

“华夏人的性格是很腼腆的,他们的主要迎客方式是握手——出访手册大家都看过了吗?我们不要表现的太过激烈,那样别人会觉得我们过于轻浮。也不能过于冷淡,那样别人会认为我们心情不好是在生气——”

“卫队要贴身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虽然华夏政府会考虑到这些,但是,我们自己也要谨慎——”

“希瓦院长,你是代表团的团长你将代表公主殿下和外界进行沟通——瑞安,如果可能的话,不要让公主殿下离开你的身边一米以外。”

“爱玛、维果,你们俩要随时注意公主殿下的妆容和服装——千万不能让公主殿下失了礼仪。”

————

她每提出一个问题,都会有相应的人做出回应。

大家都看出来了,礼仪官劳德拉女士有些紧张。

她也没办法不紧张,因为无论她说什么,公主殿下都听不懂,也不会配合——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公主殿下的随从们身上。

如果公主殿下出访失仪的话,丢脸的就是瑞典王室和全国民众,那个时候,她的惩罚是相当严厉的。

“向上帝保证,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劳德拉偷偷在胸口划着十字。

嘉宝公主确实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睁着双大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然后——她的视线又放在怀里抱着的那只黑猫上去了。

什么?飞机上不能带宠物?

谁说的?

轰——

飞机开始下降,在嘉宝还没有感觉到气流喷涌的时候,已经有人在她的耳朵上扣上了特制耳罩。

有一种特权叫做无微不至。

“各位,为了王室的荣誉,为了我们自己的荣誉,请记住我刚才叮嘱的话。”劳德拉女士站在机舱门口大声说道。

“知道了。劳德拉女士。”

“劳德拉女士,我们不会随便亲吻他们的——假如他们不愿意的话。”

“不要担心。会很好的。”

劳德拉微笑着表示感谢,然后快步跟上去守在嘉宝公主的身边。

无论如何,她不能让嘉宝公主失仪。

代表团成员纷纷下机,嘉宝公主和翻译官以及女侍走在最前面,全身黑衣的皇家卫队四散分开保护在四周,医院的专家教授们在第三梯队,走在最后面的是医学院的学生们。

这些学生是第一次来到华夏国,他们一脸惊喜的四处打量着,有人拿着相机或者手机拍照,还有人提着包包冲进了洗手间——

瑞典驻华夏大使馆的大使德尔先生最先迎了过来,问候过公主殿下后,和其它人寒暄几句便走在前面带路往贵宾通道走去。他知道哪儿有华夏人的接待仪式。

“来了来了。”有记者高呼道。

瑞典代表团刚刚走出贵宾通道,记者们便一捅而上。

虽然他们无法超越红线,可是他们手里的长枪短炮却集体开火。

喀嚓喀嚓——

“嘉宝公主,请问这是你第一次来华夏国吗?你喜欢这个国家吗?”有人用英语问道。

“嘉宝公主,你的病情康复了吗?你这次准备在华夏访问多少时间?”这个更牛,直接说的是瑞典语。

“嘉宝公主,请问你怎么看待中医和西医?两国医学交流是代表瑞典对中医的认可吗?”

————

记者们就是这样,生怕被别人抢先把问题给问了。可是,大家一窝蜂似的冲过去,吵吵嚷嚷的其它接受采访的人什么都听不到。

当然,就算听到了采访人也不会回答——因为嘉宝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好疯狂,嘴巴一直在蠕动——好恐怖啊。

可是,她仍然固执的睁着眼睛四处寻找着。

因为哥哥告诉过她,她到这儿来后就可以见到秦。

秦洛也看到了嘉宝,只是蔡公民还没有迎上去,他也不好意思自己独自扑过去——那样的话,他有可能就成为官场的异类和明天的头条了。

“秦——”嘉宝看到了秦,激动的对着他伸出双手。她一伸手,怀里抱着的小黑猫便‘喵’的一声摔掉在地上。

它搞不清楚,怎么好端端的主人就不要它了呢?

四处瞄了圈,看到那个男人后便垂头丧气的低下了脑袋——原来情敌出现了。

“秦——”嘉宝再次喊道。她拼命的挣脱着,拔腿就要往秦洛身边跑过来。

“快挡住公主。”劳德拉着急的说道。要是当着这么多媒体的面让王室公主扑进一个外国男人的怀里,她就不用再回瑞典了——很多人会把她给吃掉的。

守护在嘉宝身边的女侍翻译立即围了上来,缩小原本宽松的包围圈。

嘉宝左冲右突却出不去,只能伸出小手拍打着挡住她的那些人。

“呜——”

接机现场,出现了一声凄历的叫喊声。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