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小孩子思想真复杂!
004章、小孩子思想真复杂!

龙息疗养院是华夏国最好的疗养院之一,居住环境和医疗水平即便在全世界也是能够排的上号的。

可是,做为龙息的代队长,重伤后的皇千重却没有住在龙息疗养院里面治疗休养,而是被送进了兰亭疗养院。

鼻青脸肿,唇破脸开,左边的眼眶红肿成一团,一只眼睛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身上的伤痕更多,胸腔和肚子有不少淤血堆积的痕迹。紫红色一大片,看起来有点儿触目惊心。可以想象,下手的人是多么的阴毒狠辣对他恨之入骨。

胳膊下面的肋骨也断了两根,而且是一边断了一根——这是老鼠和猴子的功劳。

想起那两兄弟一只手抱着自己的手臂另外一只手在下面凶狠出拳的情景,他就有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他们该死。他都要死。”皇千重的表情再次变得狰狞,拳头紧握,心中的怒火怎么也排斥不去。

“报复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先把身体养好再说。”穿着一套白色家居装的洛莘正在从食盒里面盛汤,那幅小心翼翼温柔细心的样子看起来确实像是个贤妻良母——当然,是五六岁小孩的妈妈,而不是一个近三十岁男人的母亲。

“等?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皇千重愤恨的说道。“田真让我忍,你也让我忍——他每年送我一幅‘忍’字,我房间里面挂满了这个字。可是忍来忍去又得到了什么?现在和以前有什么区别?什么都没有改变,什么都改变不了——”

“喝汤。”洛莘端着汤碗递过去。

“没心情。”皇千重并不伸手去接。代队长被自己的队员饱揍一顿,他还有脸回到龙息继续领导他们?

他猜到他们会反抗,但是没想到他们会无法无天到这种程度。

想起离最后的那一记飞刀,皇千重的身体就有种彻骨的寒意。

那女人——她是真的想要杀死自己啊。

他不喝,洛莘也没有要勉强的意思。把还灼热的汤碗放在床头的小几上,说道:“不要激动,好好治疗。回去后要好好感谢老傅。没有他,你已经死了。”

“感谢他?你还让我感谢他?”皇千重暴怒之下从床上跳了起来,身上的针管拉的旁边的挂水铁架哗啦啦作响。“都是父亲的兄弟,他为什么只偏袒那边?我每天去给他送饭,每天帮他泡茶,他从来没有说一个谢字还一个劲儿的赶我走——这次他们要杀我,他来了也假装没看见。最简单的秉公处理都做不到,我还要感谢他?我凭什么感谢他?”

“你确实要感谢他。”一个威严的男声传了过来。

人未至,声先到。

皇千重慌忙迎到门口,洛莘也转过身去,这才看到病房的房间门被人推开,田真带着秘书黄玉走了进来。

“田叔叔。”皇千重收敛起脸上的戾气,又变成一个看起来温顺有礼的乖宝宝。

“老田,你的工作那么忙,就不用过来了。”洛莘微笑着和田真打招呼。

“顺道过来看看。”田真对着洛莘点了点头,说道:“你必须要感谢傅风雪。”

“是。”皇千重回答着说道。

“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是的。”皇千重点头。

“如果你连这个问题都想不明白的话,也就枉费大家的一番心血了。”

“请田叔叔指点。”皇千重惶恐的说道。

“因为你现在还可以站在这儿骂他,因为你还可以听我指点,因为你可以生气可以愤怒——因为你还活着。”田真声音严肃的说道。“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就算你天纵奇才,死后也不会有什么价值。没有人会惧怕死人——”

“我明白了。”皇千重恭敬的点头。

“这一步棋走的还不错。”田真欣慰的看着皇千重说道。“虽说有点儿毛躁,痕迹也重了些——终究他们是上勾了。不过,暴露了实力,想必以后他们会更加提防你。”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皇千重声音冷硬的说道。

“很好。”田真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很淡。如果不仔细看的话都很难看出来。“早点儿回去。别让大家等急了。”

“是。”皇千重恭敬的答应着。

田真转身就走,洛莘在后面劝道:“老田,喝碗汤再走。”

“不了。还有事。”田真说道。

“田叔叔。”皇千重拔掉手腕上的针筒追了出去。

“嗯?”田真停下脚步看着皇千重。

“怎么处理他们?”皇千重问道。

“不处理。”田真说道。

“为什么?”皇千重不甘的问道。下属队员冲上来把他打了一顿,结果上面不闻不问假装没看见?

“不明白自己想。”田真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大步从皇千重在面前走开。

“龙息没了,你争来这个队长有什么意义?”洛莘在旁边点醒着说道。

什么都不处理,就已经是各打五十大板了。

如果上面当真把动手的众人驱逐或者下放,龙息还是龙息吗?

同样,上面也可以用这个借口把和队员争执打架的队长给换掉。

皇千重握了握拳头,却只能接受这个让他难以接受的结果。

以后的日子,想来他们的战斗更加激烈。

————

————

看着坐在对面吃苹果看电视的离,秦洛是越来越觉得可爱有趣,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许笑。”离嗔声说道。

“好。我不笑。”秦洛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些,说道:“离,你们怎么和皇千重打起来了?”

“我请假。他不批。”离说道。

“就因为这个?”

“他看起来讨厌。”

“我也这么觉得。”秦洛点头说道。“除了探花受伤,还有人受伤吗?”

“有。”离说道。

“谁?”秦洛问道。

“皇千重。”

“———”秦洛没想到离也有冷幽默的时候。

“这下不用请假了。他受伤住院,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秦洛看着离说道。

因为在浣溪大厦遇到袭击,耶稣分析可能和皇帝的那个什么八大战将鬼影有关,所以秦洛就想让离留下来帮助自己。当时离的回答是‘你想的美’,但是没想到她回去之后还是去向皇千重请假了。

女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嘴上说着一套实际上却做着另外一套——离就是这样的典型代表。

她是为了自己才向皇千重请假的,不管有没有其它的因素在里面,至少这次的争斗引子是因自己而起。

“欠她太多了。”秦洛在心里叹了口气。

“我等着被关禁闭。”离说道。

“不会的。”秦洛摇了摇头。“你不会有事。他们也不会有事。遇到这样的事情上面只会假装不知道,由龙息内部自己解决——龙息保持完整比什么都重要。”

离撇了秦洛一眼,说道:“你变了。”

“什么变了?”

“以前你傻乎乎的。”

“————”秦洛有种想把这女人吊起来爆打一顿的冲动。自己什么时候傻乎乎的了?

“现在也成了阴谋家。和义父二叔他们一样。”

“我也不想。”秦洛苦笑。“身边都是这么一群变态,整天被他们算计来算计去的,我要是不多想一些,早就被他们吞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没劲。”离说道。

“是啊。”秦洛认真的点头。他也觉得自己现在挺没劲儿的。刚来燕京的时候谁骂他他就打谁,谁打他他就杀谁——多过瘾啊。

这是成长的代价?

离把最后一口果肉咬掉,然后把果核丢进垃圾桶里,擦了擦嘴后,说道:“困了。睡觉。”

昨天发生那样的事情后,她一整晚都没有睡着。今天又过来见秦洛,身体也有些困乏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到秦洛她就想睡觉。

“到床上来睡吧。”秦洛拍拍床铺说道。

“你想的美。”离干脆利落的拒绝了。想让自己和他睡在一起,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我是说让你睡床,我坐到沙发上看书——你想到哪儿去了?”秦洛无奈的说道。现在的小孩子思想真复杂。

龙息斗殴事件不了了之,耶稣还没有找到鬼影下落,秦洛却接到了另外一个消息。

蔡公民给秦洛打来电话,瑞典官方那边发来照会,嘉宝公主将于三天后率团访问华夏。华夏对此非常重视,将在燕京机场举办盛大的迎接仪式。到时候秦洛务必到场,毕竟,私下里人家就是来找他的。

嘉宝率团访问华夏?

秦洛想,嘉宝要率领什么团啊?

不过,想到嘉宝就要来华夏了,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些激动。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