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离没事吧?
003章、离没事吧?

他不怕死,但是他害怕死后受辱。

他死了,洛莘怎么办?

没有了自己的约束,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他们会不会走到一起?那个秦洛会不会成为自己的——便宜父亲?

洛莘对秦洛的态度,她身上被扯烂的旗袍以及秦洛的那件外套都像是一根根尖刺梗在皇千重的喉间吞不下去拔不出来。

他这么敏感多疑的男人,怎么可能相信洛莘所给出的那个干巴巴的解释?

他不能死。

他不能死。

他凄历的叫喊着,拼命的挣扎着——

可是,奇迹没有出现。

他确实是伤了疲了,身上的力气所剩无几。而且猴子和老鼠原本就以力气大闻名,他又怎么可能挣脱两人的合抱?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还是要死。

他闭上了眼睛。

这样,他就不用看这些人讥诮的笑脸。

叮!

他听到了清脆的响声,像是两个坚硬的物体相撞发出来的声音。

他知道他的身体不可能有这样的硬度,而且他也没有感觉到疼痛。

而且,演武馆的气氛变得很诡异。

好像所有人都被凝固定格了一般,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走动,连呼吸声都变得微小了一些。

他睁开眼睛,便看到傅风雪一脸冷傲的站在门口。

随意的那么一站,却让人的心里有一种难以超越难以战胜的压抑感。

什么是王霸之气?这就是。

这不是影视小说中的自我YY,而是真的有这种东西。

“放手。”傅风雪声音平静的说道。

猴子和老鼠立即松开了皇千重的手臂,连反驳一声的勇气都没有。

龙王不在,他就是龙息的神。

没有人敢质疑神,也没有人敢违抗神的旨意。

“离,过来。”傅风雪说完,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态度?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没看到眼前的战斗,他就不想说点儿什么吗?

离对着小李探花点了点头,然后跟在傅风雪的身后往龙王小院走过去。

“你以为这样就能把他赶走?”傅风雪看着一脸冷漠的脸,声音平静的问道。

“我不喜欢他。我们都不喜欢他。”离毫不掩饰的说道。在这个老人面前说谎那是自讨没趣,这些活成人精的人还能看不穿你心中的那点儿小九九?

不错,这是计谋。这是用来逼宫的计谋。

他们在不断的无视他,挑衅他,激怒他——

迎战,或者滚蛋。他只有一个选择。

他们已经想好了,如果他们集体和皇千重作对的话,那么上面就算想要处罚他们也非常困难。

上面要么把皇千重调走,要么把他们给分到其它的特战部队。

可是,没有了他们的龙息还是龙息吗?

“愚蠢。”傅风雪评价着说道。

要是别人敢这么说自己,离早就甩刀子出去了。可是这话从傅风雪嘴里说出来,她也只能乖乖的站着认认真真的听着。

“你们闹得越凶,他越回不来。”傅风雪说道。

“为什么?”离不解的问道。他们赶走皇千重就是为了把龙王给接回来——可是为什么他们闹得越凶龙王越回不来呢?

“因为你们是军人。”

“我不明白。”离说道。

傅风雪看着离,轻轻叹息,说道:“论阴谋心计,你们差他太远太远。”

“叔,我不明白。”离再一次说道,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

“军人是不能有思想的。军人的服务对象是国家,而不是某一个人——你们这么做,是在断其后路。”傅风雪耐心的解释着说道。他也同样喜欢这个小女孩儿,不然的话他是不会对她说出这种话的。

龙王暂时调离龙息是上面的意图,可是他的的下属立即就联合起来对付新上司想要把上面委派的人给逼走——这是什么行为?

难道说,他们眼里只有龙王没有军令?他们只听龙王的,不听国家的?

这个罪名太大太大了,任何人被扣实了都是永世不得翻身。

“什么?”离震惊了。她没想的这么深远,她以为——以为上面会看到他们的决心,会看到他们对这个代队长的厌恶。

可是,天知道还会有这么深层次的原因?

“不然,他为什么那么配合你们?”傅风雪说道。“他能隐藏实力十几年,你们的这点儿挑衅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那义父——他再也回不来了?”离有种坠入冰窟的感觉。

战胜皇千重的胜利感已经不在,心里只有深深的懊恼和悔恨。

没想到——他们竟然被他耍了一道。

她以为是自己的计策成功了,没想到却中了对方的奸计。

这样的落差实在是让人太难受太难受了,恨不得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军师,你怎么还不回来?”她在心里呐喊道。

现在她相信了,只有军师才是他的对手。

这个阴险狡诈的东西实在是太恐怖了,留守龙息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要是刚才一刀把他解决了就好了。

可惜。。。

离看向傅风雪的眼神就有点儿敌意了。

都怪他。

傅风雪像是知道离在想些什么似的,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去吧。你们做的这些事情——会有人做的。他会比你做的更好。”

“是。”离答应了一声,抬脚往外面走去。

只是回去时比来时的步伐要沉重许多,仿佛腿上绑了铅袋似的。

————

————

龙王看着坐在躺椅上被人推进来的秦洛,笑呵呵的说道:“这是和平年代,你的职业又是个医生,怎么比战争年代的军人受伤频率还要高啊?”

“师父,你就别取笑我了。”秦洛苦笑着说道。“我身受重伤还跑来看望你老,你就没有一点儿同情心啊?”

“你要是这么脆弱,我也就不敢收你这个徒弟了。”龙王拄着拐杖用力一撑,人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走到秦洛的身边,伸手在秦洛的后背上摸索了一番,说道:“肌骨断了两根而已。不碍事。以你的医术很快就能够活蹦乱跳了。”

“我可没有那么厉害。”秦洛笑着说道。“恐怕还要休养一段时间还行。我主要是怕你在这儿住着无聊,所以就过来陪你说说话。”

其实秦洛主要是怕龙王着急腿部的康复问题,离开龙息,离开自己一手创造的地方,他的心里终究会有些不舒服。

可是他现在连用针都很困难,过来陪他说说话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安慰。

“我怎么会无聊?”龙王笑着说道。“我在这儿的生活过的惬意着呢。每天美景美食,还有闻人霆那老狐狸时不时的来陪我下棋——在龙息也不过如此。”

“师父,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龙息啊?”秦洛笑着问道。

“不担心。”龙王说道。“小事有探花,大事有风雪——龙息还会是原来的那个龙息。没有人可以改变,也没有人改变的了。”

龙王说这句话时霸气十足,疾病和挫折并不能影响打击到他。

他还是龙王。还是那个顶天立地的龙千丈。

“也是。”秦洛点头。“就是天鹅群里面钻进去一只土鸡,看起来让人不太舒服而已。”

“你这张毒嘴什么时候能改改啊。”龙王指着秦洛笑骂着说道。不过骂归骂心里还是很开心的。要是秦洛说‘土鸡群里钻进去一只天鹅’,恐怕情况就很不一样了。

“怕是改不了了。”秦洛笑着说道。“我最大的缺点就是喜欢实话实说。”

龙王开怀大笑,他和这个徒弟是很投缘的。

正在这时,里间的电话铃声响了。

龙王平时不用手机,为了方便联系就把别墅里面的固话给了众人。

佣人拿着无绳电话出来,龙王接过去后便认真的倾听起来。

“我知道了。”龙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师父,发生什么事了?”秦洛问道。他看到龙王的表情有些凝重,还有一丝压抑不住的杀意从眼里流露出来。

“离和探花他们联手把皇千重给饱揍了一顿。”龙王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是吗?”秦洛惊讶的问道。“离没事吧?”

“————”

龙王看着秦洛是相当的无语。他都明说了是离和军师他们联手把皇千重给打了——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离没事吧’。

难道说,打人的比被打的还要受伤更严重一些?

当然,他喜欢这样的态度。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