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狠狠推开!
98章、狠狠推开!

“皇帝?”秦洛表情一愣,仰起脸认真的想了想,说道:“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白痴。”离撅了下嘴巴,嘴里吐出这两个字。

耶稣假装没有听到两人的打情骂俏,解释着说道:“我没见过皇帝,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他是雇佣兵界和杀手界的传奇。”

“他是雇佣兵出身,据说曾经以一人之力屠杀过一个非洲国家数百王室成员以及千名卫队精英——而雇主的请求只是杀掉王室的一个重要人物。别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有人的血溅到他的衣服上。这太脏了。让他很生气。”

“————”秦洛听了身上的寒毛都立了起来,说道:“他不是皇帝。是个变态。”

“对。他就是个变态。但是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他退役后就到了欧洲,垄断了百分之四十以上的赌场和毒品生意。而且,直到现在还仍然呈上升趋势。我从欧洲回来的时候听说他正在往美州那边入侵,我想,战果一定是非常丰盛的——”

“政府难道就没想过要对付他?”秦洛说道。

“对付他?他是谁?”耶稣反问道。“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没有人知道他在哪儿,又怎么对付他?有一个局长想要扫荡他的赌场,结果第二天就被人发现溺死在自己的浴缸里,全身无一处伤痕,家里的门窗全部关闭没有人进入过的痕迹——直到现在还是一桩悬案。”

“这也是那个鬼影做的?”

“我们都这么猜测。”耶稣说道。“可是没有人能够证明。因为没有他杀人的证据和来过的痕迹。”

“你和他有过接触?”

“是的。”耶稣说道。“我们有一次任务冲突。他潜到我身边我都没有发现,是爱丽丝提醒了我——”

爱丽丝是他养的那只鬼面獒,秦洛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它了。

耶稣耸耸肩膀,摆出一个很潇洒的姿态,说道:“不然的话,可能我现在已经去见上帝了。”

“哼。一个红毛鬼而已。有你说的那么神奇吗?”离不屑的说道。

耶稣转过身看向离,问道:“你见过皇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离对耶稣一点儿好感也没有。她最讨厌别人欺骗她了——当然,那个‘别人’要是指的是秦洛的话就还可以考虑考虑。

耶稣眨了眨眼睛,说道:“皇帝没有对手,试图挑战他的人要么战死,要么成为他的战将。八大战将都是曾经挑战过他的人——”

这一次,连离的眼睛都情不自禁的瞪圆了。

皇帝已经高明至此,再有八大战将辅助,这不是如虎添翼吗?

她的嘴上对皇帝不屑一顾,可是心里却对他有着深深的畏惧。

她和皇帝交手过,深刻的体会过他的恐怖实力。那一次,如果不是军师舍命相救的话,恐怕自己也不能活着回来——而军师也因此重伤,如果不是秦洛医术高明的话,可能军师的命都没了。

从此以后,那个头发像火一样耀眼的男人就无数次的成为她的噩梦。

敢去挑战皇帝而不死的人,这些战将的身手又高深到什么地步?

终究,还是要再次碰撞吗?

耶稣不知道离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看到秦洛听的认真,卖弄的更加起劲儿。扫了一眼离,很有八卦精神的说道::“不过,听说他唯一的一次失败就是败给两个华夏女人——两人联手一击竟然让他后退了一步。然后两人借机逃走。”

离的嘴里有些苦涩。

其实并不是像外界所传言的那般两人联合攻击,而是她躲藏的位置被发现,皇帝一记掌风劈来,军师从背后偷袭——

结果自己逃了,军师重伤。

但是,那个骄傲的男人在军师悍不畏死的攻击下确实是后退了一步。

而仅仅是后退了一步,就被人定义成失败?

这不是侮辱皇帝,而是在侮辱他的对手们。

“我们不提这个皇帝。”秦洛说道。“他和我们没什么关系。问题是,那个鬼影怎么会到华夏来的?我和他有什么关系?虽然想置我于死地的敌人不少,但是——这些人不包括他吧?”

秦洛想了半天,实在没想到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了一个叫做‘鬼影’的家伙。

鬼影都没看到一个,怎么招惹?

“八大战将多是雇佣兵或者杀手出身,平时帮忙维持皇帝的生意,但是,有需要的时候他们也会出来接一下活计——皇帝并不反对他们这么帮,并且认为这样可以让他们保持血性。”

秦洛苦笑。一个变态不可怕,要是遇到了一窝变态就不得不让人头痛了。

“这么说——有可能是有人聘请他来害我?”

“有这个可能性。”耶稣说道。“当然,现在只是怀疑。在我们接触到他之前,我没办法确定。”

秦洛就转过脸看向离,问道:“皇千重还在龙息做队长吧?”

“废话。”

“你看到他是不是很讨厌?”

“———”离白了秦洛一眼,都懒得回答这种白痴的问题。

秦洛一脸讨好的看向离,腆着脸说道:“既然你不想看到他,干脆搬出来跟我住吧?反正我一个人也无聊,没事儿咱们还可以说说话。”

“你想的美。”离撇嘴说道。

————

————

宁碎碎躺在床上看她特意让母亲送过来的一本最近大火的言情小说《求爱大作战》,母亲区仁惠陪坐在沙发上看一档相亲节目。两人各有娱乐,谁也不干扰谁时,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谁啊?”区仁惠的屁股离开了沙发,眼睛还瞄着男嘉宾出场时的灭灯情况。

“是我。”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区仁惠精神一振,赶紧收回视线小跑着过去拉开房间门,笑呵呵的说道:“小秦来了?哎呀,骨头都还没长好呢,怎么能下地?”

“没关系。我现在已经好多了。”秦洛笑着说道。他没有告诉这女人其实他昨天就已经跑出去一趟了。“我来看看碎碎。”

“秦大哥,你来啦。”宁碎碎早就偷偷的对着桌子上的小镜子整理过头发,看到秦洛看过来便对着他甜甜的微笑。

“嗯。没事了吧?”秦洛笑着问道。

“没事了。”宁碎碎说道。“秦大哥,应该是我去看你才对啊。我还没有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

“算不得什么救命之恩。”秦洛笑着说道。“没有我你也不会有事的。”

宁碎碎笑笑,没有出声反驳。但是她很清楚,如果当时不是秦洛用力的把她扑倒到楼梯角边沿并且用身体压住自己,恐怕她就要和父母永别了。

她当初根本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如果硬生生的站着,直接由脑袋迎接那砸下来的巨大石板——后果是什么样子,这并不难想象。

区仁惠挥手示意送秦洛过来的小护士离开,然后进来帮忙倒了茶水后,说道:“小秦啊,你来了正好。你在这儿帮我陪着碎碎聊聊天。我要出去办些事情。”

“好的。”秦洛没有听出来区仁惠的‘好意’,以为她确实是有事要忙,就爽快的答应了。

“碎碎,要好好的哦。”区仁惠对着宁碎碎眨眨眼睛。

“妈,我知道了。”宁碎碎脸红着答应。昨天晚上区仁惠留在病房里陪女儿,母女俩说了半宿的悄悄话。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之前一直不喜宁碎碎和秦洛来往过密的区仁惠态度大变,一直在女儿的耳朵边说秦洛的好话。并且还告诉女儿好男人都是抢来的,你一哭二闹三上吊,也要得到一个和他白头偕老的机会——

她离开时的特别嘱咐,也是提醒宁碎碎抓紧机会。

宁碎碎郁闷的想,自己怎么抓紧机会?好男人早都被别人抢走了。

秦洛扫了一眼宁碎碎手里的书,笑着说道:“《求偶大作战》?你还看言情小说呢?”

“秦大哥,这不是‘求偶’——”宁碎碎红着脸说道。“是求爱。《求爱大作战》。是一本爱情小说。没事随便翻翻呢。”

秦洛也闹了个俊脸通红,连连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看花眼了——我说这名字怎么这么怪呢。原来是求爱。哈哈——”

看到秦洛尴尬的表情,宁碎碎也不由乐了。说道:“秦大哥,你真可爱。”

“有时候我也这么觉得。”秦洛点头说道。

“秦大哥。”

“嗯?”

“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秦洛问道。

“————”

“怎么了?”秦洛奇怪的问道。让别人答应一件事情,却又不告诉别人是什么事情,这谁敢答应啊?

——要是借钱怎么办?

宁碎碎勇敢的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秦洛的脸,笑着说道:“你要答应我——在我忍不住靠近你的时候,你要狠狠的把我推开。”

PS:亲爱的们,祝你们千年一遇的光棍节节日快乐!)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