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文能治病救人,武能板砖拍人!
92章、文能治病救人,武能板砖拍人!

秦洛不是为了女人争风吃醋,而是单纯的想要揍他一顿。

当挥出板砖的那一瞬间,秦洛不觉得愧疚或者怀有罪恶感,反而有种如负释重的快感。

他终于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拍出这一板砖了——幸好这家伙愚蠢,他要是跟秦纵横似的老是对着你傻乐,你都不好意思把他怎么着。

说实话,秦洛心里早就对这货不满了。

从那些工人的口中得知,在德柱叔受伤后他们也曾经想要请黄色跑车的车主帮忙把伤者送进医院——结果车主出来看了一眼后就捂着鼻子进了办公室,由始至终最也没有出来过。

只要是稍微有点儿良心的人在看到有人受伤那么严重,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帮忙送去医院。

再说,这片工地的工程建筑由他父亲负责,这受伤的工人也是为了他父亲工作——他有责任有义务帮忙送进医院。

可是,他说的是什么话?

‘你是不是白痴啊?我这是兰博基尼,要是沾上血迹清洗一次得多少钱你知道吗?赔他一条命都够了。’

这是人话吗?

如果秦洛没有及时赶过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救护车在路上延误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在这些人的眼里,一条鲜活的生命都不及一辆车子的清洁重要。

他宁愿赔偿别人的死亡怃恤金,也不愿意把自己的爱车弄脏。

这不是人,是禽兽。

遇到禽兽,人人拾砖拍之。

啪!

秦洛手里的板砖和猪马男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猪马男倒在了地上,板砖本来就是断的。

猪马男败了!

“秦大哥——”宁碎碎看到秦洛举起板砖的动作惊声尖叫。

秦洛一板砖拍下去后,把板砖又丢回角落里,拍了拍手后问道:“怎么了?”

“没事了。”宁碎碎苦笑着说道:“拍了就拍了吧。”

都已经把人打晕过去了,她再说‘住手’有什么用?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秦洛安慰着说道。“我就是想给他点儿教训。这种人为富不仁,如果没有人指责他的话,他以为自己做的是理所当然的——”

想到刚才秦洛问他为什么‘不送人去医院’的时候他用那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秦洛就有种被刺伤的感觉。

中医病了,这个民族也病了。

中医病了他可以救,人心病了他怎么救?

“我没有担心他。”宁碎碎连忙解释。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解释这个问题。“我只是——不想让你惹麻烦。”

“没事的。”秦洛笑着说道。“他文不成,武不就,不能把我怎么样。”

宁碎碎白了秦洛一眼,说道:“是啊?哪有我们秦大哥厉害啊。文能治病救人,武能板砖拍人。”

“————”

秦洛尴尬的笑,说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看看建筑进度。”宁碎碎说道。“我和浣溪姐聊天中知道,她很希望这幢楼能够尽快建起来。我怕耽搁她使用的时间。所以就来的勤快一些。我在这儿他们不敢偷懒。”

秦洛理解的点头。现在中医公会和倾城国际全都挤在倾城大厦里面。

随着中医公会的研究项目不断分离以及倾城国际的飞速发展,倾城大厦的办公面积已经远远不能够满足两家公司的使用。

秦洛上次去参加倾城国际的内部会议时就明显的感觉到,两家公司现在因为办公环境的问题摩擦多多,幸好林浣溪和厉倾城都颇为克制,不然的话说不定都要发生群殴了——

因为那幢大厦叫做倾城大厦,所以林浣溪才迫切的想要早一些搬出去。

再大度的女人也终究是女人啊,住在别人的地方和别人发生冲突,理不直气也不壮。

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秦洛才坚持把‘太极大厦’改成‘浣溪大厦’,坚持要以林浣溪的名字命名。

他在情感上贪心也大方,他索取的太多,也希望也同样的感情去回报。

“你也要注意休息和学业。不用太赶工期。”秦洛劝着说道。

“这就是我的学业啊。”宁碎碎仰着小脸看着秦洛的脸,眼里闪着一种晶莹的东西。“我的作品变成了现实,同学知道了一定很羡慕我呢。再说,这是我的第一件作品,我一定要好好的盯着。要是能够一炮而红的话,对我以后的发展也是非常有利的。所以——秦大哥你就不用再劝我了。”

秦洛早就知道这个女孩儿乖巧懂事,接触的久了也更加的体会到这种美好的品质。

“那就麻烦你了。”秦洛笑着说道。

“秦大哥,你又和我客气了。”宁碎碎不满的说道。“我都说过,这是互利双赢的事情。对我也有很大好处的。”

“好吧好吧。”秦洛笑着说道。“中午我请你吃饭?”

“这还差不多。”宁碎碎高兴的答应了。

秦洛踢了踢躺在地上的猪马男,问道:“他这样——真的没关系?”

“放心吧。”宁碎碎抿着嘴笑。这个男人还真是可爱,刚才打人的时候一点儿都不担心,现在却在替自己担心了。“里面的工作人员知道他的身份,他们会处理的很好的。”

秦洛心想也是,有机会讨好老板的公子谁愿意放弃?

秦洛看到,有人已经提着药箱站在办公室里偷偷向这边张望。恐怕他们一离开这些人就会大步冲过来施救。

人和人的命运不同,人和人的生命价值也不同。

“如果有什么麻烦的话,你就推到我身上好了。”秦洛说道。

“不会有麻烦的。”宁碎碎叹了口气。“其实——有他这种想法的人太多了。身边的人到处都是。他们愿意一掷万金甚至数十万上百万的去购买猫狗,给它们喂养进口的食物和饮用水——可是他们不愿意给路边的乞丐买一盒盒饭。”

“你不是。我也不是。还有很多人不是。”秦洛固执的说道。

“是啊。我不是。你也不是。”宁碎碎眼放异彩的说道。

猪马男倒下了,最终还是由宁碎碎跑去帮秦洛把衣服给捡回来。

她搓了一遍又一遍,可是有些血滴已经沾上去了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洗干净。

“算了。就这样可以穿了。”秦洛说道。

“先晒晒吧。”宁碎碎把衣服扯开,然后两人把它挂在工人用来晾衣服的晾衣架上。

“衣服还需要一会儿才能干。去吃午饭也太早了。我带你上去看看?”宁碎碎指着刚刚立起来两层的‘浣溪大厦’说道。

“好。”秦洛爽快的答应了。他原来就是来看浣溪大厦的建筑进度的。

太极的两个弧度已经出来了,和当时秦洛看到的图纸一模一样。等到这数十层的大楼平地而起,那么太极的两极就自然形成。

相互依存却又彼此独立,这将是燕京最有独色的建筑。

“怎么样?”宁碎碎开心的问道。虽然这是一个粗胚,可这仍然忍不住想要向秦洛炫耀。

“很不错。”秦洛笑着说道。“我有预感。这幢大厦建成以后,你就成为华夏国最有名气的设计师之一。”

“哈哈。承你吉言。如果当真有那么一天的话,以后你再建其它的大楼我都免费帮你设计图纸。”

盖其它的楼?

秦洛看了宁碎碎一眼,发现她一脸无害的笑着,也只能认为是自己太敏感了。

“你不准备给闻人姐姐离姐姐紫安姐姐思璇姐姐盖一幢楼吗?”宁碎碎笑嘻嘻的问道。

“———”秦洛一头汗水。她怎么知道这些人的存在?

“好啦。别紧张了。开玩笑的。”宁碎碎安慰着说道。

秦洛笑了笑,问道:“最近去看过凌笑吗?”

“昨天还去过。”提起凌笑,宁碎碎的情绪明显变得低落起来。“还是老样子。气色也越来越差了——这才半年时间呢,她父母的头发都急白了。我每次去看到都难过死了。”

“我找到一些东西,说不定可以解开凌笑的病毒。”秦洛笑着说道。“只不过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搞清楚——”

“秦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宁碎碎高兴的抓着秦洛的手叫道。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秦洛点头。这还要归功于红衭,是从她打回来的猎物身上提取到这种物质的。只是不清楚这女人最近跑到哪儿去了。

正在这时,秦洛的寒毛突然间根根竖起。

他一把把宁碎碎扑倒在怀里,然后向楼梯的角落里翻滚过去。

轰——

一声巨响传来,头顶的天花板轰然倒塌。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