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火星撞地球!
76章、火星撞地球!

有时候秦洛真想洛莘生上一场大病,然后他使用《太乙神针》的第五针进入她的脑域看看她的脑袋里到底在想着些什么东西——

随着接触女人人数的增加,感情的升温以及日常的相处,秦洛觉得自己对女人也越来越了解了。

至少,他觉得对林浣溪王九九离等几个女人还是非常了解的。

可是,他没办法猜中闻人牧月厉倾城和这个洛莘的心事。

特别是这个洛莘,她总是阴魂不散的出现在四周。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甚至秦洛连她是敌是友都没办法分清楚。

朋友?

有一个皇千重在,他们就很难成为朋友。

敌人?

这又更加说不过去了。有这么亲热暧昧的敌人吗?

更让秦洛心惊的是,他竟然不讨厌她。

秦洛是个懂礼貌的孩子,别人主动打招呼他也不能不应。

笑了笑,说道:“是啊。你也来这里吃饭?”

“嗯。这里的鹅肝酱很正宗。”洛莘笑着说道。

“那就不打扰你了。”秦洛主动开口送客,希望洛莘赶紧离开。

说实话,张仪伊坐在这儿总让他有一种不安定的感觉。就像——就像是老婆坐在身边却有小三在眼前晃来晃去一般。

张仪伊漂亮的眸子瞟了张仪伊一眼,嘴角抿了抿,笑着说道:“没有打扰。反正吃饭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有个人聊聊天也很不错——对了,谢谢你上次借我的衣服。那件衣服被我不小心弄脏了,过几天我重新买一套给你送过去。”

听到洛莘的话秦洛就知道事情要糟糕,苦笑着说道:“不用那么客气。我还有衣服穿,就不用再买了。”

“那怎么行?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我借走了你的衣服,没有感谢也就算了,还把你的衣服给弄脏了——这件衣服无论如何都是要买的。”

自从洛莘来了之后,张仪伊的视线虽然还停留在那个法国帅哥厨师脸上,可是她的两只耳朵却早就已经偷偷的竖了起来。

听到洛莘说借了秦洛衣服的事儿,她情不自禁的把脸转了过来。

“什么衣服?”

“这位是?”洛莘一脸笑意的看着秦洛,疑惑的问道。

“这是——”秦洛看着张仪伊,不知道她是否同意自己介绍她是自己的岳母。

“我是她女朋友的妈。”张仪伊说道。“秦洛怎么会把衣服借给你?”

“哦。大姐不要误会。其实也就是一个巧合而已——我的衣服被树刺刮破,秦洛就把外面的袍子脱下来借我挡一挡。”洛莘一脸无害的说道。

“大姐?”张仪伊怒了。她平生三恨,一恨别人说她年纪大,二恨别人说她皮肤黑,三恨别人说她——扮嫩。

犯此三戒者,轰杀至渣。天王老子——不是,就连她亲生女儿也不例外。

现在,这女人竟然犯此杀戒,张仪伊岂肯罢休?

张仪伊笑眯眯的盯着洛莘,眼里却隐含杀气:“老奶奶,你喊谁大姐呢?我可不认识你哦。”

老奶奶?

低头喝水想要避开这场斗争免得殃及池鱼的秦洛一口水喷了出去,不少水滴都溅到张仪伊白哗哗的胸口上。

洛莘饶有兴致的看着张仪伊,说道:“哈哈,这位大姐还真有意思。你刚才说你女儿是秦洛的女朋友——秦洛现在也有二十几岁了吧?我叫你大姐难道不应当?”

“我女儿是秦洛女朋友和你叫我大姐有什么关系?秦洛二十多岁又和你叫我大姐有什么关系?万一你是秦洛他奶奶呢?难道这样你也要叫我大姐?”

“我倒不是秦洛的奶奶。我儿子和他是很好的朋友。我应该是他的姑姨辈。”

“万一你四五十岁才生儿子呢?我生孩子比较早,肯定比你年轻。”张仪伊颇有胡搅蛮缠的本事。

“是吗?”洛莘笑着说道:“你多少岁生孩子的?”

“你多少岁生孩子的?”

“我二十五岁就有了小孩儿。”洛莘说道。

张仪伊拍桌子狂笑,说道:“我就说我比你早嘛——我二十二岁就生孩子了。”

“你确定是二十二岁吗?”

“那当然。”张仪伊得意洋洋的说道。

“哦。我好像记错了。我是二十一岁生的小孩儿。”洛莘笑呵呵的说道。

张仪伊一愣,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阴自己,冷哼说道:“我好像也记错了。我记得那时候我才十九岁吧。”

“那你确实比我早。”洛莘终于认输了。“十九岁就有了小孩儿,一定要背负很大的压力吧?”

“二十几岁就成了寡妇,一定很难熬吧?”张仪伊也咄咄逼人。

洛莘的眼神变冷,说道:“王夫人,既然大家是熟人,何必还装作是路人?”

“皇太太,你假装不认识我,我难道还要主张跑上来向你问好啊?”

“相请不如偶遇。难得遇到多年故交,不如就一起吃顿便饭吧?王夫人不会不给面子吧?”

“反正我是不会埋单的。”张仪伊说道。

“哪里轮得到我们两个老人来埋单?这不是有小辈在场吗?”

秦洛一口气把杯子里的柠檬水给灌进去,连忙说道:“对对。我来埋单我来埋单。”

“你看。年轻人好面子。如果我们抢着埋单的话反而是不尊重他们。”洛莘妩媚的眸子炯炯有神的看着秦洛,称赞着说道。

“是啊。我就是好奇,你们年纪相差那么大,怎么会向我女婿借衣服呢?”张仪伊让洛莘留下来是有深意的,她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

而洛莘主动要求留下来更是别有用心——

“当时我也没有其它的选择。我们一块儿离开,路上没有其它的行人。我不小心跌倒,他也跟着摔了下去——你知道,女人的衣服一般都比较单薄。当时幸好有他在,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洛莘的话说的全是真的,几乎没有任何一句添油加醋。甚至一些激烈的情节,譬如自己拍打过她的屁股这种事情她都没有讲出来。

可是,此情此景,她当着张仪伊的面讲出来会让人心里产生什么样的联想?

果然,张仪伊看向秦洛的眼色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那是。我这个好女婿啊——没别的什么长处,就是为人热心。咯咯,他没有把你怎么着吧?”

“怎么会呢?他把我背到小楼门口后就回去了。”洛莘赶紧替秦洛辩解。

背?

听到这个字后,张仪伊心中的火苗就嗖嗖嗖的往上冒?

“哟,这都背上了?”

“是啊。”洛莘说道。“我的脚崴了,根本就没办法走路,所以只能麻烦秦洛帮忙背上一段——”

砰!

秦洛的腿上挨了一脚。

砰!

秦洛的腿上又挨了一脚。

砰!

秦洛觉得很奇怪,他明明听到了响声,可是他的腿上却没像前两次那样感觉到疼痛。

他一侧脸,就看到洛莘的脸色绿了。

张仪伊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着急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原本想踢秦洛这个小子的,没想到他竟然敢躲——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秦洛敢用自己的人品自己深爱的中医事业来保证,张仪伊是故意的。

他很想大喊一声‘我没有躲’,但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么做的后果后,终于决定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洛莘竭力的控制住腿上的疼痛,冷笑着说道:“王夫人的腿功还真是了得。”

“一般一般。”张仪伊不好意思的说道。“平时没什么事儿也就是做做美容练练瑜珈什么的——”

“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就先告辞了。王夫人的这顿饭我会记在心里的,它日得见必当回请。”洛莘起身准备离开。

张仪伊怒了,推开椅子就站了起来,指着洛莘骂道:“姓洛的,你在威胁谁呢?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大家都是靠男人吃饭的,我们靠着一个男人是单薄了些,你靠的男人多一些就可以耀武扬威了?”

“我张仪伊今天就站在这儿——我等你,等你一个钟头。你不是要报复我吗?来吧。我今天就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办?”

“要是你踢了我,我现在就甩你两个大耳光子。现在我踢了你,我等着你来甩我耳光。”

“怎么?这是仗势欺人了?”洛莘强忍着和人火拼的冲动。

“我就是仗势欺人怎么着?”张仪伊像是一只杀气腾腾的母老虎。“谁他妈是靠眼泪来欺负人的?洛莘,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不缺吃少穿的,就少跳出来丢人现眼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