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岳母!岳母!
74章、岳母!岳母!

当飞机划破天际,秦洛的心怅然若失。

机场大厅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他没有一点儿关系,他在乎的人已经走了。

他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和一个女人撞了个正着。

看着眼睛哭得像是桃子一样的张仪伊,秦洛诧异的问道:“伯母——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你能在这儿我就不能在这儿?凭什么?”张仪伊一边用手帕抹眼泪一边火药味十足的反击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秦洛莫名其妙的说道。“我就是觉得奇怪——你是来送九九的吧?”

“不送她难道送你啊?你以为你骗了我女儿上床就成了我女婿啊?门都没有。”

“————”秦洛算是发现了,这女人跟自己有仇。

自己说一句她要顶上好几句,一幅要和人拼命的架势。

秦洛想了半天,最近自己没有和张仪伊见面啊。面都没有见过,又怎么可能会发生矛盾呢?

“怎么不说话了?为什么不说话了?你不说话难道还想让我主动找话题啊?你还把不把我当长辈啊?你还把不把我当王九九她妈啊?”看到秦洛哑口无言的样子,张仪伊再次发飚。

“伯母,你是什么时候来的?”秦洛只得没话找话的问道。

“昨天晚上就来了。”张仪伊没好气的说道。

“昨天晚上就到了机场?”

“你当我傻啊?”张仪伊说道。“你们没到机场我怎么会来机场?”

“那你昨天晚上去了哪里?”

“去了你们开房的酒店。”

“————”秦洛满脸黑线,额头一阵冷汗。

难怪张仪伊看到自己跟吃了火药似的战斗欲望强烈,原来自己带着人家的女儿去开房都被人家老妈看在眼里了。

秦洛尴尬的笑笑,说道:“伯母,既然你到了酒店怎么不去和九九见上一面说说话?”

“你以为我不想啊?我打听到你们的房间号后就过去找她,敲半天门都没人答应——”

秦洛估测了一下时间,那个时候他和王九九应该恰好在浴室里。

水流的声音太急太大,而且当时两人还有点儿情动——忽略了敲门声也是很正常的。

“可能是我们没有听到吧。”秦洛说道。“你怎么不按门铃呢?”

“我为什么要按门铃?我最讨厌按门铃了。敲门都听不到,按门铃就有用了?”

“————”

“你们不开门,服务员跑来问我要找谁,难道我要告诉他们我被女儿给关在门外了?”

张仪伊越想越是委屈,又用手帕擦拭眼泪,说道:“我就回酒店大堂等你们,半个小时后再去敲门仍然没有人应声——我就在酒店开了一间房间,准备等到你们忙完了再去看看我女儿——”

“谁知道你们没完没了,我一直等到下半夜都没办法进门。最后实在太困了,就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儿

——一不小心就睡着了。等我起床你们又到了机场,我急急忙忙赶来我女儿——我女儿又飞走了。呜呜———”

原本秦洛的心情就有些低落,被张仪伊的哭声感染,秦洛的眼眶也有点儿湿润了。

心想,自己千万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抹眼泪,那样的话就和一个女人无异了。

“伯母应该给九九打个电话啊。如果打电话的话,我们一定会过去见你的。”

“打个屁的电话。她的手机关机,你的号码老娘懒得记——我给她发信息说老娘在1819房间等你,没死就赶紧爬过来——直到现在也没收到她的回复。这个没良心的,有了男人就忘了娘。早知道当初就把她送到孤儿园门口好了,还要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她拉扯她——”

秦洛相信这对母女之间的感情,知道张仪伊是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

被她这么一倾诉,秦洛自己都觉得他们干的太过份了。

一个思女心切的妈妈想见自己的女儿,竟然主动找到了女儿和男友开房的酒店。因为房内年轻男女的过于投入,她数次敲门都无人回应。

可是,她仍然没有放弃。为了最终能够见上女儿一面,于是她也在这家酒店开了一个房间。并且用无比温和的语气给女儿发了信息——老娘在房间里等你,没死就爬过来见面。

可是,她再次失望了。她等待了一整个晚上也没有等到敲门声响起。

睁开眼来,满室阳光。前台查问,小两口已经退房赶赴机场。

急追紧赶,女儿已经坐上飞机远去他乡——

此情此景,真是让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秦洛抹了一把同情泪,安慰着说道:“伯母不要伤心,九九只是去羊城,又不是出国——要不我帮你订一张去羊城的机票,你现在赶过去的话,可能和她前后脚下飞机。”

“你当我白痴啊?”张仪伊怒声说道。“要是能去的话我不早就去看女儿了?还用得着你来提醒?”

王九九从政,对王家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就连近年来身体一直都不在好的王泥猴老爷子笑声都爽朗了不少。

可是,经过一番商议后,王家还是决定把王九九给送到远离燕京的地方去当兵。

第一,可以摆脱家庭势力的影响范围。当然,就算送到羊城也没能完全摆脱。

第二,王九九在燕京过于出名,如果是燕京军区的话,估计没有人敢管她教她,反而不利于她以后的成长。

第三,可以远离张仪伊这个爱女如狂护女如命的‘不良母亲’。

甚至王老爷子在家庭大会的时候还专门针对张仪伊颁布了一条禁令,禁止王家人去羊城探望王九九。

这样一来,彻底绝了张仪伊的后路。原本她还想着收拾行囊去羊城陪伴女儿呢。

不能主动探望,只能等着她回来了。

谁曾想到这小没良心的过家门而不入,这简直是让张仪伊的心都碎了。

“难道——难道自己这个老妈当真不如一个老师吗?”

这也是张仪伊刚才敌视秦洛,和他说话时总是忍不住冲上去咬他几口的原因。

“哈哈——”秦洛傻乎乎的笑笑。他不敢说话。好像说什么就错什么。“伯母准备回去还是?”

“回去。当然回去了。”张仪伊说道。“女儿都走了,我还留在这边干什么?”

“哈哈,伯母如果没开车的话——”秦洛刚才才答应王九九要去看望张仪伊,所以这个时候也不能一走了之——总要客气两句再一走了之。

“开了。”张仪伊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了——”

“但我还是准备坐你的车回去。”张仪伊说道。

“———”

如果张仪伊不是王九九她妈的话,秦洛可以干脆的拒绝这个要求。

张仪伊是王九九她妈吗?是的。

所以,秦洛没办法拒绝这个不合理但是却合法的要求。

很快的,秦洛就后悔把这个女人带上车了。

“秦洛,我女儿变漂亮了没有?”

“漂亮了。”

“胖了没有?”

“胖了。”

“哪儿胖了?”

“———”秦洛总不好意思在人家老妈面前说王九九的胸部胖了吧?

“也不算胖。和以前差不多吧。”秦洛敷衍着说道。“就是黑了点儿。可能是军训的缘故。”

“真的黑了?”张仪伊紧张的问道。

秦洛看了张仪伊一眼,怕她又心痛女儿,说道:“其实也不能说是黑吧。只是——变成了小麦色?”

没想到张仪伊怒了,一巴掌拍在秦洛的大腿上,说道:“什么小麦色?黑就是黑。这小白眼狼以前总说我年纪大了没她皮肤白没她皮肤嫩——这下子遭报应了吧?难怪她这次不敢回去见我,原来是怕被我比下去。咯咯咯——我真是太开心了。好开心哦。”

“————”秦洛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但是——他知道他的表情现在一定很僵硬。

好不容易熬到市区,秦洛对张仪伊说道:“伯母,我先送你回去吧?”

“回去?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回去?”因为知道王九九的皮肤现在没她的白,张仪伊的心情一直很愉悦。“秦洛,你陪我去逛街吧。好久没买衣服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新款出来。”

“这——”

“不许说你很忙。”

“那好吧。”秦洛无奈的答应。

“去王府井。”张仪伊对前面的司机耶稣说道。

突然间想到什么,张仪伊抓住秦洛的手叮嘱道:“如果品牌店的店员说你是我先生的话,你不许否认。”

“为什么?”秦洛一脸不解。

“你非要逼我告诉别人我是你岳母吗?”张仪伊很是不满的说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