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别人拼爹,你拼爷!
69章、别人拼爹,你拼爷!

汪明葵看到秦洛眼中的警惕和提防,心里再次有一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自己付出这么多却得不到他的爱情——不对,是他的信任,拿热脸贴上别人的冷屁股,这让人实在是很有一些挫败感。

“你在担心什么?”汪明葵忍不住出声问道。

“担心你骗我。”秦洛冷笑着说道。“不用耗费心计了,我是不会上当的。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动手打人。”

“你动手打人是事实。”汪明葵说道。看到秦洛还想要反驳,他抢先说道:“不过,我并没有让你招供的意思。”

“那你想要做什么?”秦洛问道。

汪明葵看了扬渡一眼,说道:“我只是想要你配合我录个口供。”

“怎么配合?”

汪明葵从桌子上取了记录本摊开放在大腿上,问道:“案发时间你在什么地方?”

“疗养院。”

“你有没有和扬渡发生冲突?”

秦洛看了扬渡一眼,琢磨着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会对自己更加的有利。

“你问他吧。”秦洛指着扬渡说道。

汪明葵转身看向扬渡,问道:“你和秦洛先生有没有发生肢体冲突?”

“没有没有。”缩在角落的扬渡跳出来说道。“我和秦洛并没有发生肢体冲突。我的眼睛是和老婆吵架被她打伤的,我的小腿是自己摔倒在台阶上磕伤的——和秦洛先生没有任何关系。”

秦洛看不明白事情的发展,扬渡这个旁观者却琢磨出了一些滋味。

汪明葵一开始是想置身事外的态度他是清楚的,结果在黄玉来了之后他却跳出来和他针锋相对甚至派人把黄大秘绑了起来丢进大牢——

如果说这是他们的苦肉计的话,这也太小儿科了。因为这种程度的苦肉计是欺骗不了任何人的。

秦洛会相信吗?

所以,他认为汪明葵和黄玉的争执是真,汪明葵确实是想要帮助秦洛的。

再想想上司准备把自己当做‘弃子’的意图,他终于做出了属于自己的选择。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天塌下来还有个高的人顶着。

对他来说,汪明葵就是那个比他个子更高的男人。汪家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不然的话,汪明葵凭什么敢和黄玉叫板敢和田真唱对手戏?

换个角度想,连田真身边的红人汪明葵都站出来支持秦洛,这个年轻人又有着怎样通天的后台?自己一条道走到黑把秦洛给搞进大牢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往前走是死路一条,索性就接受秦洛的招安吧。

或许这样柳暗花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说不定。

扬渡的积极配合倒是把汪明葵给搞得莫名其妙,他还以为是自己把黄玉给绑起来这一招把他给吓到了,皱着眉头说道:“扬渡,你好好想想事情经过。呆会儿你是要在这证词上签字的,到时候想赖可就赖不掉了。”

“汪主任,我说的就是事实。我的伤确实是和媳妇吵架被她打伤的,不信你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扬渡很是‘委屈’的说道。

汪明葵看了一眼秦洛,见到他微笑着对自己点头,一点儿也不为扬渡的叛变而感到意外时,他的心脏猛地一动。

“难道说,他早就知道扬渡会叛变?扬渡是被他说服策反的?”

想明白了这点儿,汪明葵再次看向秦洛的眼神又有许多不同。

“那我可要这样写上去了?”汪明葵看着扬渡说道。

“汪主任,要不这样?我自己把受伤缘由给写出来吧?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人怀疑这是伪造的假证词了。”扬渡讨好的对汪明葵说道。

汪明葵笑哈哈地看着扬渡,说道:“这样更好。你是当事人,由你来执笔把事情经过给写清楚也更有信服度一些。”

说完,汪明葵就把手里的记录本递给了扬渡。由扬渡自己‘坦白’,他就不用在中间做恶人了。

————

————

几个老头子聊得热火朝天,田真站在哪儿却插不上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心里的尴尬和郁闷就不用提了。

良久,王泥猴像是才想起有这么个人在身边似的,对着田真挥了挥手,说道:“田真,你去忙吧。我们这几个老头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赶紧把案子给审出来,我们还在这儿等着信呢。”

“是啊田真。我们也是国家干部,不要求你徇私枉法网开一面,但是一个公平公正可是要的。”

“你要是不好好审,我可就找人审你了。”

————

田真陪着笑脸,说道:“一定好好审一定好好审。几位老爷子稍坐。我去去就来。”

说完,田真夹着尾巴就快步离开了这个‘养老院’。

回到办公室,看到皇千重还坐在沙发上等着,心里的怒气再一次的往外冒,气呼呼的说道:“皇千重,你看看你干的好事。现在怎么收尾?你告诉我,现在怎么收尾?”

皇千重已经从秘书哪儿打听到都是些什么人过来给秦洛说情,在暗惊秦洛的人脉广泛的同时也一直在思考如今的对策。

听到田真发问,皇千重躬着身子说道:“田叔叔,就像刚才我们说的那样,如果我们现在无端把人放了,那样反而落下一个打击报复排除异己的坏名声。这样的话,这一次不白白忙活大半天了吗?”

“我想,如果汪主任和黄秘那边的动作快一点儿的话,秦洛应该已经招供了吧。到时候把他打人的罪名给扣实,就是这些老头子捅到天上去也是咱们这边占理。上面也不会由着他们无法无天,总会有人帮咱们说话吧?”

“可是你想过没有。”田真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反问。“我这么做会得罪多少人?”

这个问题皇千重没办法回答,也不能回答。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在这么多人‘坐阵’的情况下,田真还卯着劲儿的往秦洛身上泼脏水扣帽子,那样的话,他会把今天来的王老头耿老头孙老头闻人老头或者其它打过电话打过招呼的老头子全都给得罪了。

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不用说,他们都清楚。

“那田叔叔的意思是?”虽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皇千重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他不甘心啊。

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天时地利人和——而且秦洛又主动打人落下了把柄。原本以为他可以借此机会除掉秦洛这个对手这个恶棍,可是,现在怎么有种弄巧成拙的感觉?

经此一事,他的声势必将再次大增。

如果这样都搞不死他,以后的燕京城谁还敢出手动他?

“能怎么样?还能怎么样?这几个老不死的在这儿蹲着守着我能把他们怎么样?”田真的心里也憋着一股子难以发泄的怒气。他几乎是用嘶吼的语气下达命令:“让扬渡放人。放人。”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田真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噗——

鲜血染红了桌案上的白纸,那零碎斑驳的血点就像是白雪地里浸润开来的红花。

“田叔叔——田叔叔——”皇千重扑了上去。“来人啊。快叫医生。快叫医生——”

————

————

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

秦洛刚刚走出天牢大门,就看到站在门口亭亭玉立的王九九。

女孩子一身戎装,却浅笑嫣然。就像是刚刚从战场上回来的少女在村口等到了他久别的亲密爱人——当然,影视剧中他们的角色应当调换过来。

“你怎么回来了?”秦洛笑着问道。

“回来救你。”王九九笑着说道。

“外面没事吧?”秦洛问道。

“没事儿。”王九九上前搂着秦洛的腰背,把脸贴在他的胸膛。“那么多老怪物站出来帮你,怎么可能会有事儿?”

“老怪物?”秦洛疑惑的问道。他一直在牢房里面,被人无罪释放时还以为是汪明葵的帮忙和扬渡的反叛导致的呢。他并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争斗。

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王九九‘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别人都是拼爹,你却和人拼爷爷——”王九九调侃的说道:“有个好爷爷少奋斗几十年吧?”

看到她仰起小脸微笑的俏丽模样,秦洛忍不住俯下脑袋用大嘴含着她的樱桃小嘴。

“唔唔——”王九九挣扎。“有人在看呢——”

“看就看吧。”秦洛笑着说道。“大不了我再和人拼老婆。”

PS:老柳在和人拼红票。你们有不?)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