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胆大包天!
56章、胆大包天!

被摔得半死不活的扬渡眼睁睁地看着龙王和打人的秦洛从眼前走过,却连一句阻拦的话都不敢讲。

因为一泡尿而死里逃生,他现在还在庆幸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诸天神佛保佑呢。哪里再敢让自己进入险境?

咚咚咚——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传来,然后那双大脚在扬渡躺倒的地方停了下来。

“回去告诉你主子,傅风雪恭候大驾。”

扬渡知道他已经清楚自己还清醒着,只得爬起身来,说道:“傅老,我只是来执行上级命令。没有其它的意思。没有什么主子不主子的。”

傅风雪眼神一凛,冷声喝道:“是你蠢还是你当我蠢?”

“是我蠢是我蠢。”扬渡心中一慌,连连承认错误。

“滚。”傅风雪没有心思和这种只懂得投机取巧的软货再多说一句话。

“是。是。我滚。我现在就滚。”扬渡也顾不得自己腰酸腿痛,忙不跌的从地上爬起来往外面跑去。

“废物。”傅风雪骂道。

“要是让这样的人进入龙息,龙息就毁了。”离声音冰冷地说道。龙王离开,她有种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的感觉。所以,说话的语气还带了点儿情绪。

“休想。”傅风雪注视着小院外已经看不到背影的身影,声音果断坚决的说道。

————

————

听到龙王唱的开心,秦洛也有了兴致,问道:“师父,你唱得这是什么歌啊?听起来很提神。”

“我唱的不是歌。是志气。”龙王笑呵呵地说道,双手一次次地用拐仗点着地板。“就我这破啰嗓子还唱什么歌啊?我是故意装作洒脱,怕被那些小人给看轻了。”

龙息的缔造者之一,却因为种种压力而被迫离开自己生活和战斗的地方,离开与自己相依为命的战友们,他的心情并不像外面所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随意。

秦洛没想到龙王回答的这么坦白也这么的风趣,笑着安慰道:“师父,放心吧。有傅老在,龙息不会有事的。而且,龙息就算被他们拿走了,等到你的腿伤好了,还不是分分钟就能拿回来?这是人心所向,就算上面的那些大佬也不得不顾忌龙息队员们的心情。”

“是啊。”龙王说道。“秦洛,从今天开始,我这两百来斤就交给你了。吃住都听你的。”

“师父,我知道有一处地方很适合你养病。安全方面也不用担心。”

秦洛首先想到的就是闻人牧月的高级疗养院,那儿的医疗条件和生活环境并不比龙息疗养院差。

而且,安全方面也可以兼顾到。虽然不如龙息那般的让人插翅难进,但是秦洛提前和闻人牧月打好招呼的话,想必也不会弱到什么地步。

闻人牧月每天都要面对那么多敌人潜伏在暗处的攻击,如果身边的保镖都是庸才的话,很可能早就香消玉殒英年早逝了。

想到这里,秦洛的心里又有了一点点淡淡的忧伤。

原本自己还承担着保护她的使命,但是,两人缘分未到,他们的生活倒是成了两条偶尔交叉大多数时候都保持平行状态的线条——

秦洛给闻人牧月打电话的时候还有些犹豫。因为他还没想明白要不要把她甚至整个闻人家族给拖进这次争斗中来。

一方面,秦洛希望闻人牧月能够加盟。毕竟,在政治人脉的累积这一块,闻人家族是远远不及秦家的,甚至和白家比都有不少的距离。如果在龙王落魄的时候闻人牧月能够伸手相助,以秦洛对龙王性格的了解,他一定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不仅仅是龙王,龙息以及千千万万的龙子龙孙也都会记下这笔恩情。

这是一笔非常庞大的资源,秦洛不想让它人占了便宜。

如果他这通电话打给白破局,说给我提供个安全的院子,我要把师父龙王安顿在里面——你说白破局会拒绝吗?

当年就是因为他认出了龙息铭牌,秦洛为了救孙仁耀打破了白残谱的脑袋他还强忍着没有出手。由此可见这块牌子的威力以及外界这些公子哥们对龙息的敬畏。

可是,秦洛也同样的担心。

这次的争权事件到底会向哪一个方向发展?傅风雪以待罪之身能不能守住?龙息会不会易主?龙王的腿最终能不能治好——

任何时候都讲究站队。如果闻人牧月这次站错了队,那么龙王的对手们又岂会放过她这只插脚进来的商业大鳄?

最终,秦洛还是拨通了闻人牧月的电话。

不为别的,因为秦洛潜意识里认为他们原本就是一条船上的。自己的立场也就是闻人牧月的立场。就像当初闻人牧月和秦家战斗的时候她的立场就是秦洛的立场一样。

这就是他们偶尔交叉的时候。短暂却又持久,漫不经心却又彼此在乎。

电话很快被人接通,里面传来马悦没有任何感情温度的声音。

“我是马悦。小姐在开会。”马悦的话总是这么简洁却又能道出问题的重心。

第一、她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第二,她告诉秦洛小姐在开会。

秦洛迟疑了一下,问道:“大概什么时候能结束?”

“有急事吗?”

“有。”秦洛肯定的回答道。现在他和龙王就要离开龙息疗养院了,得赶紧把龙王的住处给安排好才行。不然的话,他总不能带着龙王在燕京市里面转圈圈吧?

“稍等。”马悦说道。

秦洛听到有脚步走动的声音,很快的,电话就传递到了另外一个人手里。

“是我。”闻人牧月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的声音和马悦的声音也同样的冰冷,可是这种‘冷’还是有区别的。马悦是冷淡和冷静,而闻人牧月却是天生的清冷平和,好像泰山崩于前也不会改变一般。

好听的声音是一个女神基础的素质,好在她具备了这一点。

秦洛突然发现自己有一段时间没有和闻人牧月联系了,听到她的声音心里有种很奇妙的喜悦感觉。

“有件事想麻烦你。”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不是第一次要求把人送到闻人家族的高级疗养院了。爷爷受枪伤后住过,自己晕倒后住过,大头被火烧伤后直到现在还住在这儿——现在又把龙王给塞进去。好像自己用这个疗养院比任何一个闻人家族的核心人员用得还要频繁一些。也不知道闻人牧月的那些叔伯甚至他的那个极品父亲会不会说些闲话。

“说。”

“我师父的身体不太好,想住进你们的疗养院休养一段时间。”秦洛含蓄的说道。他总不能当着龙王的面说我师父龙王被逐出龙息了,你能不能给提供一个住处?

果然,闻人牧月的聪明远远的高出秦洛的预计。

“你的师父?是不是龙王他老人家?在哪儿?我立即派车去接。”闻人牧月说道。

听到闻人牧月的话,秦洛就放心下来了。看来她已经了解了自己这么做的意思,并且她接受了这样的好意。

“不用了。”秦洛说道。“我有车。我会直接送他过去的。”

“好。我在疗养院门口迎接。”闻人牧月说道。

“麻烦了。”秦洛笑呵呵的说道。他以为自己这么一说,闻人牧月会说不麻烦不麻烦你这也是为我好嘛如果不是你帮忙在中间搭桥牵线我怎么能够和龙王拉上关系——

嘟嘟——

秦洛握着手机一脸的错愕,这女人——她连‘再见’都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师父,住处已经安排好了。”秦洛笑着和龙王说道。“我一个朋友他们家族的疗养院。条件非常不错,安全方面也不用太担心。现在大头也住在里面,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好。”龙王笑呵呵的说道。“有个落脚处就好。我对这些没有那么挑剔。”

“我朋友会安排好一切。她已经赶到门口迎接。”

龙王意味深长的看了秦洛一眼,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也是想让她和师父见个面。以后有什么事的时候,师父也好帮忙照应。”

“是女人吧?”龙王大笑。

秦洛窘迫不已,心想,自己是一个那么洁身自爱的男人,美女主动扑上来求非礼都被严肃认真的拒绝了,怎么还花名远扬呢?

看到秦洛和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子走过来,耶稣没有立即发动车子,而是一脸警惕的守护在车旁。

他感觉的到,这个老头子很强。非常的强。是他遇到过的最霸气外露的高手。

“耶稣,开车。”秦洛出声喊道。

耶稣对着龙王笑了笑,这才钻进驾驶室发动了车子。

龙王上车的时候,对秦洛说道:“你的这位外国朋友很有点儿意思。”

耶稣一边驾驶车子驶出疗养院,一边说道:“不,我很有意思。只是你从我脸上看不出来。”

三人大笑,倒有点儿英雄相惜的感觉。

却没想到,秦洛的车子在龙息疗养院门口的地方被拦截了下来。

自从他有了龙息创始人铭牌后,还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胆大包天。”龙王脸色阴沉的说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