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谈帷幄,淡看烽火,谁人笑我!
55章、谈帷幄,淡看烽火,谁人笑我!

一样的狂妄,一样的霸道,一样的肆无忌惮,一样的无法无天。

这就是傅风雪,龙息的三大创始人之一。

如他所言,我若杀他,谁能奈何?

没有人敢轻易开腔,没有人会上前阻拦,那个平时在人前人五人六耀武扬威的扬渡就像是已经被挂在烧烤架上的乳猪,是烤七成熟还是烤成全熟全看傅风雪的心情。

“唔——唔——”

扬渡的双腿离地,在空中拼命的乱蹬着。他的脖子被一只如铁钳般的大手给捏着,无论他如何努力也没办法挣开。

他的心脏砰砰地跳着,前所未有的激烈。脸色憋成了紫红色,却连一句‘救命’的话都喊不出来。

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是如此的渺小,死神离他是如此如此的近。

他知道,那个男人只要轻轻的用力,就能够扭断自己的脖子。

他知道。他真的敢这么做。

哧——

扬渡忍耐不住,一股腥臭的味道弥漫开来。

他竟然被吓得小便失禁了。裤裆部位湿了大半。

一滴一滴的尿液落在洁净的地板上,像是急快的雨点,竟然击打出一组难听的让人恶心的音乐节奏出来。

傅风雪没想到这扬渡如此不济,还没动真格的呢,他竟然被吓得尿了裤子。

皱了皱眉头,随手就把扬渡给丢了出去,语带鄙夷的说道:“杀你脏手。”

龙王大笑,说道:“所以我说现在的时代和咱们当年那时候不同了。现在那些人只敢在背后使刀子,实在迫不得已才会找几个没用的炮灰上来打头阵——这种蟑螂臭虫数不胜数,你能全赶走还是全杀了?要是全杀了,就正中他们的心思。一个大帽子扣下来,你又得关二十年禁闭。”

“二十年禁闭又如何?我还宁愿做这个不用动脑子的守门人。”傅风雪说道。

“好了风雪,别说气话了。”龙王劝慰着说道。“天明走的早,我的双腿残废了,现在也要被他们赶出去。原本我是想把军师给扶起来的,可惜她现在还在外面执行任务——离挑不起大梁,小李和尚火药他们的性格又过于冷硬或者散漫,有的不会处理人际关系,有的不懂阴谋诡计。这一摊子事,也只能交给你了。”

“你去哪儿?”傅风雪冷硬的问道。“这是我们的地盘。谁敢把你赶走?”

“风雪。”龙王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不是他们赶不赶的问题,而是我应不应当离开的问题。我这条腿瘫痪多年,这些年虽然还是这龙息之主,可是却对龙息没能做出任何一点儿的贡献。就像那个混货说的那样,我不能躺在以前的功劳本上混吃等死——我做不到。”

确实。龙王是骄傲的。他不能忍受别人的轻视,更不愿意被人风言风语。

理直气就壮。他瘫痪多年,就连他自己也觉得是到了应该退位让贤的时候了。

占着茅坑不拉屎,别人不愿意忍受,连他自己也不愿意忍受。他这辈子不恨白痴,最恨庸才。

他不是被人赶走的,是被他的尊严和骄傲给‘激’走的。

他之所以要抗争,是因为有可能过来的龙息之主和他心中所看中的人选不一样。

傅风雪沉吟一阵,问道:“你要去哪儿?”

“天下之大,难道还没我容身之地?”龙王豪爽的说道,一点儿不担心这个问题。

“师父的住处就交给我吧。”秦洛赶紧跳出来说道。“我知道一处院子很不错,适合师父养病。”

“好。就交给我的徒弟。”龙王欣慰的说道。

“我跟你走。你身边要人保护。”傅风雪说道。

“不行。”龙王干脆的拒绝了。“龙息更需要你。再说,如果有人想要拿走我龙千丈的这条烂命,那就放马过来吧。”

“义父,我去陪你。”离说道。龙王是她的义父,但是两人的感情却亲如父女。龙王是她的亲生父亲,龙息也就是她的家——龙王不在了,这家还是家吗?

所以,她也有了离开龙息的心思。

“首长,我带弟兄们出去保护你。”乔门推门走了进来,红着眼睛说道:“我们是你的卫队,我是你的卫队队长。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你的安全,你不在了,我们留在这边还有什么意义?让我们跟你出去吧。”

“我也出去。”小李探花从外面走进来,一脸认真的说道。

“算我一个。”火药冷酷的说道。

“哈哈——我好像没什么用。不过——你们走了,我当然也要跟着。”和尚摸了摸光头笑呵呵的说道。

这些留守在家的龙息精英可能得到了消息,全都放下了训练赶了过来。

“放肆。”龙王一巴掌拍在藤椅上,那藤椅承受不住他的怒气竟然轰然倒塌———而他的双手在藤椅倒下的那一瞬间已经抓住了旁边的双拐,用力一点,他的身体就飞在了半空,比地上的这些人足足高上了一大截。

“谁让你们来的?谁让你们来的?现在正是训练时间,完成不了任务有什么惩罚难道你们都不清楚吗?”

“我认罚。”小李飞刀铁青着脸丝毫不惧的说道。“我愿随龙王出去,每天完成双倍训练量,随时接受龙王检查。”

“我也是。只要龙王让我出去,两倍三倍都行——”和尚咬牙说道。他的身手不太好,一倍的训练量对他来说是极限,两倍三倍——不死也会脱层皮。

“我也是。”火药酷酷的说道。他的话总是这么简单,却也总是这么的有力不容更改。

“放屁。”龙王指着他们破口大骂。“你们当我龙千丈是干什么人了?我是军人,不是军阀。你们不是我的私人卫队,是国之利器。你们都跟我走了,这龙息还是不是龙息?这军人还是不是军人?”

“可是——”

乔木刚要解释,他的声音就被龙千丈粗暴的打断,说道:“没有可是。你们一个都不许走。这是命令。违抗者,军法处置。”

“————”

小李和尚火药他们面面相觑,不敢多言。

他们看得出来,龙王是真的发怒了。

龙王理解大家的心情,也感谢他们的心意,他指着秦洛,笑着说道:“秦洛也算是咱们半个龙息人,怎么,我过去跟他住你们都不放心?”

众人看向秦洛,眼神里还当真有点儿——质疑的味道。

这真是让秦洛很伤自尊,心里暗骂道:“这群兔崽子,看我以后还给不给你们带好吃的进来。”

他挺了挺胸膛,一个个的回应着这些人的注视,说道:“我在,龙王在。我不在,龙王也在。”

说完这句话,他的胸膛里竟然多了一种充沛的足以支撑起他所有精气神的荣誉感。

他突然间明白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他不仅仅保护着他的师父离的义父,他还保护着这成千上万特种精英的希望。

“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一定不会。”秦洛再次说道。

小李飞刀上前拍拍秦洛的肩膀,笑着说道:“你一直是我们的一员。我们也一直把你当做自己家兄弟。我们相信你。”

火药上来看了秦洛一眼,说道:“我教给你的枪法可以用上。不要害怕杀人。”

和尚笑嘻嘻的走上来,说道:“你不行,可以请外援嘛——大头的身手就很不错。”

“————”秦洛差点儿没忍住一脚把他给踢飞。

“好了。”龙王说道。“又不是生离死别,有什么好害怕的?大好男儿可别学那些娘们做事。秦洛,我们走吧。”

“首长,你坐在轮椅上我来推你。”乔木说道。

“不用。”龙王大声说道。“我进来的时候是走进来的,现在出去的时候也要自己走出去。你们都不许送,我们自己出门。”

他用两根拐杖代腿,壮烈豪迈的向外面走去。

“谈帷幄,淡看烽火,谁人笑我。”

“任风过,青丝白雪,谁人奈何。”

“睥睨天下,英雄为何,谁能将命与天夺——”

龙王且行且歌,壮观豪迈。

秦洛赶紧跟了上去,和他一起向大门外走去。

龙王原本就比他要高上不少,现在又拄着拐杖,更是拉开好几头的距离。可是,秦洛心甘情愿的做龙王身边的一个小配角。

身后,小李飞刀火药和尚乔木等人站成一排拨出手枪对天射击,这是龙息最高归格的礼仪。

他们在送别,送别他们的王者,送别他们的——支柱。

期待,战神归来!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