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新仇旧恨!
51章、新仇旧恨!

疯了。

彻底的疯了。

打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的依赖以及对她的畸形爱恋在秦洛那件袍子的刺激下让他疯狂起来,他像是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般把洛莘给紧紧地搂抱在怀里。野兽需要异性来交#配,他也同样如此。

在皇千重的眼中,洛莘是母亲,也同样是女人。

他需要她,极度的需要。

他勒得洛莘无法动弹,他低下头要去亲吻洛莘那裸露在空气中的半边乳#房。

那是他儿时吸吮过的地方,那是将它哺养成人的圣地——可是,对于成年的他来说却已经成了禁忌之地。

现在,他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只要——要自己想要的一切——

洛莘瞬间的惊慌后便很快的镇定下来,她没有挣扎也没有躲闪,只是硬生生地站在哪儿,像是一根被砍掉了枝叶的树桩。

然后,她漂亮纤细却极有力度的手掌高高的抡起来,在半空中划下一个漂亮的弧度后重重地煽向皇千重那张扭曲的俊脸。

啪——

“打死我吧——你打死我——”皇千重浑然不觉,他要去拉洛莘的衣领。

啪——

又是一记耳光煽过来。

脸上火辣辣的痛,可是皇千重仍然没有放弃正要做地事情的意思。

啪——

啪——

啪——

—————

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就跟洛莘的大耳瓜子不要钱似的,一打打的往皇千重的脸上丢过去。

“你打死我。”皇千重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仰起脸死死地盯着洛莘说道:“你打死我吧。你不是说我三岁的时候就自己爬进浴缸里差点儿淹死吗?你怎么就不让我淹死?”

皇千重的心里充满了仇恨。

他恨龙王,恨秦洛,恨所有和洛莘接触过的男人——他也恨她是他的母亲。

“我现在也同样能杀掉你。”洛莘冷声说道,语调里让人听不到任何人类的感情。

“那你杀掉我吧。”皇千重大笑着说道。

他用力一抱就把洛莘抱了起来,然后大力一丢,洛莘的身体就砸在了沙发里。

他快走两步,一下子扑倒在洛莘想要坐起来的身体上面。

“我不杀你是因为你是皇天明的儿子,我不杀你是因为我希望你能拿回他失去的东西,我不杀你是因为我希望向别人证明我当年没有嫁错男人,虽然我的男人死了,但是他的儿子仍然是个英雄——皇千重,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占自己老妈的便宜有什么用?你趴在一个过气的燕京第一美女身上有什么用?你有本事就去和龙千丈争权,你有本事就去和秦洛秦纵横夺势,你有本事就去把现在的燕京第一美女闻人牧月扑倒在身下——你敢吗?皇千重,你敢吗?如果你做到了,我就扒光衣服跪在你面前任你胡作非为。”

“我敢。我敢。我为什么不敢?”洛莘的话就像是在皇千重沸腾的情绪里浇了一盆油,让他整个人像一颗即将爆破的气球。“我会让龙千丈像条狗一样的匍伏在我的脚下,我要让秦洛不得好死,我要让闻人牧月成为我皇千重的女人——我都能做到。我都能做到。”

“那你就去做吧。”洛莘讥笑着说道。“我愿意成为这种男人的女人。就算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儿子也不在乎——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什么?像是一头落魄的疯狗,整天就知道胡乱咬人。皇千重,如果你是个男人,就自己努力站起来,不要靠我这个女人出去讨好卖笑来帮你——这样的话,你连秦洛都不如。”

“又是那个小白脸。”皇千重咬牙切齿的说道。“怎么?吃不下老的又要勾引小的?这衣服也是他撕破的吧?他那么暴力的对你一定让你很爽吧?”

“你骂过秦洛是小白脸,现在的你和他有什么区别?”洛莘说道。“他能够靠自己的能力一步步的走出来,连秦纵横的风头都被他掩盖。你呢?你有什么?你连给人提鞋都不配。”

“我会向你证明这一切的。”皇千重像是宣誓般的说道。

“我等着这一天。”洛莘说道。“希望我能等到这一天。”

“你会的。这个时间不会太长,我不会让你等得太久。”

“那现在是不是可以起来了?”

皇千重犹豫着,不知道是否应该就此放弃。

正在这时,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皇千重摸过手机看了一眼,一下子从洛莘的身体上面爬了起来。

“田叔叔。”皇千重表情郑重,声调恭敬的说道。

“到我这儿来一趟。”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说道。

说完,不待皇千重有何反应,那边的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田叔叔叫我过去。”皇千重说道。

洛莘在皇千重接电话时已经恢复了平时温婉的模样,声音平静的叮嘱道:“去吧。少说多做。”

皇千重不舍的看了一眼母亲躺在沙发上的玲珑身段,这才爬起来整理好衣服,然后斯斯文文帅帅气气却又一步一瘸的往外面走去。

等到门口传来沉闷的关门声音,屋子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时,洛莘才一脸木然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看着地上撕破成碎片的灰袍,洛莘的心情进入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没有咬牙切齿,没有气极败坏,更没有爱或者恨———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游戏。她是这个游戏的操纵者,也是一个参与者和旁观者。

“游戏的剧情到底会走到哪一步?”洛莘喃喃自语着说道。“还真是期待啊。”

站在房间的试衣镜前,一颗颗的解开旗袍的钮扣,把那件被树枝挂破的旗袍给褪下来,摘下那条已经变形无法正常工作的黑色内衣,饱满的酥胸和匀称修长的大腿便赤裸裸的呈现在镜子里面。

顾影自媚,窥镜自怜。

“人为悦已者容?自己每天精心保养又是为谁妆扮?”

她轻轻的抬高自己的胸部,让那粉嫩白肉上的两点嫣红高高的凸起,骄傲地说道:“不过,自己还是有媚惑众生的资本的。”

————

————

书香满室。

一个唐装老人正手挥狼毫挥洒纸墨,他的表情严肃认真,像是在做一件非常重要伟大的事情。

老人写下‘忍’字的最后一笔,然后放下毛笔,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热巾擦了擦手和额头上的汗珠,看着坐在对面的皇千重,说道:“听说你们母子俩今天又干了蠢事?”

“我们这么做是为了配合田叔叔的计划。”皇千重态度不卑不亢的说道。

“放屁。”老人突然间大怒。“我什么时候需要你们来配合我了?等到你们来帮我,我的这把老骨头都被人啃干净了。”

皇千重脸上带着微微的歉意,却不出声再辩解些什么。

他知道,有些话他应该说有些话他不应该说。

他只需要告诉面前这个老人自己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帮他就好了,其它的其实都不重要。

“我告诉过你,不要招惹他不要招惹他。你们偏偏不听。”老人脸带怒气的说道。“瘸了的狮子就不是狮子了?那老不死的真要发起火来连老首长都惧他三分,偏偏你不信这个邪——对付狮子最好的方式就是一枪打它脑袋把它打死,让它再也没有反抗的机会。你们打一筒散沙子弹出去,打不死它还把它激怒——这是在帮我?”

“是我考虑不周。”皇千重态度恭敬的说道。

老人端起茶杯灌了口茶后,问道:“知道忍字怎么写吗?”

“知道。”

“心上一把刀。想要忍耐,每天都要承受利刃的折磨——但是,自己被刺的越痛,大脑也就越清醒。到时候胜利的天秤才能够向你这边倾斜。从今天开始,你跟着我学字吧——每天写一张送过来。”

“是。田叔叔。”皇千重答应着说道。

“带上这张忍字回去吧。从今天开始,好好养病,不要再出去招惹是非了。也让你那个自以为聪明过人的母亲安份一些。”

皇千重走过去移开镇纸,把那张墨迹刚干的‘忍’字收了起来。

皇千重站在老人面前,坦白的问道:“田叔叔,龙千丈什么时候会离开龙息?”

老人不快的看了他一眼,还是回答着说道:“已经帮他联系了一家国外的医疗机构,到时候会把他送过去检查身体。就在近日。”

“我明白了。”皇千重对着老人深深鞠躬,然后转身向外面走去。

老人再次摊开一张宣纸,用镇纸压住两边的边角。

闭目静思,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眼神凌厉无匹,霸气纵横。

他手腕狂舞,一个大大的‘杀’字便出现在白纸上。

字由心生。一气呵成。

“龙千丈,新仇旧恨,这次就一块算了吧。”

天下棋盘,谁将成为这场博弈的弃子?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