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畏罪潜逃!
47章、畏罪潜逃!

曾经的燕京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她没有愤怒的把秦洛推开,也没有娇羞的爬起来惊呼逃走,更没有气极败坏的煽秦洛一耳光,而是安静的趴在那儿一脸平静的说道‘你对老太婆也感兴趣’?

秦洛对老太婆没兴趣。可是,如果把脑袋的思维能力关掉,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洛莘这样的‘老太婆’时,是可以有兴趣的——

秦洛闻言,装作茫然不知的说道:“洛姨,你不要误会了。我是救援不急才摔在你身上的。”

“一个能够阻挡特种部队精英‘双枪’的高手会救援不急?”洛莘反问着说道。

像是很享受被人趴在她后背上的感觉似的,竟然没有出声让秦洛爬起来。甚至连秦洛的下体坚硬处抵在她的股沟之间也假装浑然不觉。

“说出来就没意思了。”秦洛笑着说道。“一个长年穿高跟鞋并且能够看出别人身手高劣的女人就那么容易摔倒?既然你愿意假摔,我也不介意陪你演一场戏。”

确实,秦洛知道洛莘假摔。

如果是别的女人的话,或许在被秦洛撞了一下之后立身不稳然后摔倒。可是,洛莘是别的女人吗?

她是一个高跟鞋控。秦洛每一次见到她时她都穿着脚跟极高的鞋子,走起路来婀娜多姿性感撩人。这样的人对高跟鞋的掌控能力远超于常人,怎么可能因为一点儿外来因素就跌倒?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平时走路还不要被摔死?

“有意思。”洛莘咯咯的笑了起来。“秦洛,我真是有点儿喜欢你了。”

“可惜我不喜欢你。”秦洛也笑了起来。即便他很迷恋这个女人那柔软的像是一团棉絮似的身体,可他还是准备从她身上爬起来了。

她太危险了!

没想到的是洛莘一把抓住了他的两只手的手腕,把他正欲起身的身体给拉了回去。

更让秦洛惊讶的是,她把秦洛按在她腹部的手往上移,然后放在她饱满却同样如发了酵的面粉团一样柔软的双胸上。

秦洛只觉得喉咙发干,体内的热血一下子就到达了沸腾的顶点。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她真的是个妖怪——是一个吃男人不吐骨头渣的妖怪——”

“你说——”洛莘娇#喘吁吁的说道:“要是让龙千丈知道你把我按在树林子里,他会怎么想?”

怎么想?

秦洛苦笑。原来这个女人打得是这种离间的主意。

可是,这也太愚蠢了吧?

“你觉得他会相信吗?”秦洛反问着说道。

“相信不相信是一回事儿。”洛莘娇笑着说道。“做为一个男人,心里不舒服是肯定的。只要对你心存芥蒂,你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出现裂隙——你认为呢?”

秦洛不得不认同洛莘的话。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在知道自己的徒弟把他的初恋情人按倒在小树林里而毫无反应的。

有些占有欲强一些的男人看到已经分手的前女友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时还会醋性大发,更何况是现在的这种情况?

龙王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但同时也是一个拥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类。他不是石佛,别人会有的心思他也会有。

如果龙王对秦洛心存芥蒂或者直接对他大发雷霆,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不得不说,洛莘的这一招很阴狠。

“你又能从中得到什么?”秦洛像是根本就不怕洛莘的威胁似的,一脸平静的说道。“你觉得师父他老人家就这么愚蠢?他会看不出来你这种拙劣的小伎俩?我承认,现在你在他心里还有着一些地位,这件事情一旦传到他耳朵里,恐怕你会变得一文不值。你所求的,恐怕再也得不到了。”

“这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蠢招。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也不会用。”洛莘说道。“可是,如果你把我逼急了的话,发起疯来的女人是很危险的——我过不好,也不会让你好过。”

“你这是威胁?”秦洛眯着眼睛问道。听了这个女人的话后,眼里的情*欲尽失。

甚至,他就算握着她胸前的饱满时也不会有任何的身体反应。

“算是吧。”洛莘又轻轻的呻吟了一声。秦洛把她的两个乳*房像是玩具一样的揉捏把玩着让她久旷的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

“你当真以为这样的笨招就能伤到我?”秦洛的右手突然间用力,狠狠地把她的胸部嫩肉给捏成一团,冷笑着说道:“信不信我真的来做皇千重的便宜后爹?”

“这样的话一定很有趣。”洛莘咯咯的笑了起来。“我要是你,现在就掀起后面的衣服。不要害怕,我不会反抗。”

“————”

妈#辣个#逼的,秦洛有种把这女人饱揍一顿的冲动。

她明明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却还故意拿这种话来挑逗自己。

太可恨了。

实在是太可恨了。

所有挑逗男人情¥欲却又不帮忙解决的女人都是撒旦,都把男人当成了傻蛋。

秦洛自然不会上当当着密林里潜伏着的那么多龙息特卫的面和这个女人来一场3D版的肉#欲大战,更不会在龙息疗养院和龙王的初恋情人行这种苟且之事。

这件事情传出去,就算龙王不会说些什么,估计龙息其它的队员也会把自己给千刀万剐——至少离就会把自己来一个万刀扎身,就跟诸葛亮草船借箭时的箭靶一般。

不过,秦洛还是掀开了洛莘的旗袍后摆。

然后扬起大手,狠狠的在她被水浸润的紫色内裤上狠狠地煽了几巴掌。

啪!

啪!

啪——

确实如洛莘所言,她不仅没有反抗,没有大声呼叫,还很配合的低吟出声。

打了几巴掌后秦洛才稍微解恨,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伸手去拉洛莘,一边满脸关心的说道:“洛姨,你没事吧?有没有摔伤?”

洛莘知道秦洛是在做戏给那些眼线看,她也不想真的让自己和秦洛的丑闻传到龙王耳朵里,也就配合的要爬起来,说道:“我没事——”

话没说完,事情就出来了。

在她起身时,一根荆棘刺条勾住了她的前襟。她身上的这身旗袍是上好的绸缎,摸上去光滑柔顺,可是却不经外物的破坏。

嘶——

一阵布料的拉扯声音传来,然后她的旗袍前襟就被拉开了一道大口子。

春光乍泄,刚才摸过却从没见过的发酵面团就赤裸裸的呈现在秦洛的面前。

白、粉、嫩、弹、圆、挺——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对完美无缺的乳#房。

秦洛看得目瞪口呆,说道:“你又想干什么?”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老妖精又想用其它的什么招式来陷害自己。

洛莘又怒又急,双手捂胸,说道:“还不快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我?”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秦洛反问着说道。“是你的衣服破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秦洛说完,转身便走。

“还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吧。”秦洛在心里想道。“原本没干什么事情呢。出了这档子事,别人还以为是自己把她的衣服撕破呢——”

“秦洛。”洛莘在后面气得跺脚。这男人也太可恨了吧?就算是个不认识的男人,只要他还有一丁点儿绅士风度也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自己披上。

可是他——他就这么走了?

“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吗?”想到龙王的态度,想到秦洛的态度,洛莘心里酸楚苦涩,有点儿黯然神伤的挫败感。

眼圈一红,两颗眼泪珠子就掉了下来。

现在她要怎么办?

就这么捂胸出去?那样一路走来不就被所有人看到自己的窘迫吗?

叫人送来衣服?这件事会不会很快就传遍整个龙息疗养院?

“秦洛。该死的秦洛。”洛莘又把怒意发泄到了秦洛的身上。原本她不用这么为难的,只要那个男人愿意伸出自己的援助之手。可是,他走了。那么绝情的走了。

“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走回来的秦洛听到洛莘正在诅咒自己,没好气的说道。

看到秦洛回来,洛莘赶紧抹掉脸上的泪痕。无论任何时候,她都要保持曾经燕京第一美人的雍容和优雅。

“你怎么回来了?”她故意板着脸说道。

秦洛叹了口气,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回来?我是担心就这么跑了别人说我是畏罪潜逃。”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