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寡人和忠狗!
24章、寡人和忠狗!

李卫躬着身子站在冰窟的门口,铁门紧闭,听不到里面的人在说些什么,但是他的心却七上八下的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他是白破局地暗棋是不错,可终究是出卖了自己的主子。站在白止境的立场上,他不管你到底是跟着老大还是老二,他只需要知道你是个叛徒就知道了。

“要是白破局放弃自己怎么办?”李卫在心里想道,这样的念头怎么也挥之不去。

那些大人物哪会在乎一城之地之失以及一个人的死活?他们要的是结果。要的是胜利的结果。

如果把自己推出去就能够缓解自己的困境,他还会替自己着想吗?

嘎吱——

铁门打开,白止境的管家赶紧上前贴身守护在老头子的身边。

白破局等到爷爷出去后才跟了出来,又转身把冰窟那厚重的铁门给关严实了。

白止境看到李卫身边时,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李卫低垂着脑袋,心脏就像是过山车似的,一上一下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儿。即便他努力的坚持,他仍然感觉的到小腿在微微的发抖。

他害怕了。

是的,他害怕了。非常地害怕。

他感觉的到有一双眸子在看着他,那是一种被凶猛的毒兽盯上的恐怖感觉。这种恐惧感由内而外,让人彻骨生寒。

“一言可定生死。”这个老头子确实有这样的份量。

最终,白止境什么都没有说。

他拒绝了管家和白破局的搀扶,自己拄着拐仗步履蹒跚的下台阶。

一步、两步、三步——

他走的很慢,小心翼翼。

即便他仍然努力地挺直脊梁,可是所有人都看出来,他老了。

白破局没有送白止镜离开,站在台阶上看了一阵子后,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倒在台上。

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闯过了最大的难关,他有种劫后余生的轻松感觉。仿佛压在心里的大石一下子消失了一般。

从口袋里摸出烟,点燃后就狠狠地抽了一口。温热的气体进入胸腔,他这才觉得身体舒服了许多。

刚才在冰窟里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像是赤裸裸的置身在冰天雪地里。他的身体是寒冷的,就连他的思想也在老爷子的注视下无所遁形。

“谢谢少爷救命之恩。”李卫走到白破局面前,努力的把腰给弯下来,直到没办法再弯一些。

他不知道是否白破局帮了自己说话,但是,这个忠心不二的姿态是要表现出来的。

白破局把地上的烟盒丢给李卫,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成了孤家寡人。”

“我明白。”李卫一膝盖跪在白破局的面前,低头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少爷的一条咬人的狗。少爷让我咬谁我就去咬谁。”

他知道,他的‘新主子’白破局要背负起‘弑兄’,而他的名声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地跟在白破局的身后做一条忠狗,这样的话,他才有活命的机会。

白破局瞅了他一眼,说道:“别的给不了。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谢谢少爷。”李卫躬身磕头。

白破局抬起脖子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看着东方那颗最明亮的星星喃喃私语:亲,这样的交代,你满意吗?

————

————

亲——不是,秦洛现在没心情去考虑白破局交代的事情。

他让耶稣把三具尸体都丢进了车厢,然后拉着尸体就进了龙息。

他想让龙息的专业尸检人员帮忙看看这些人的身上有没有可疑的物体或者说能否从一些普通的地方寻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在车上的时候他就搜检过,除了找到三个钱包,三张精密伪造的身份证和驾驶证、和护照外,几乎一无所获。

如果排除红衭提前下手过的可能性,证明这些人天生谨慎之极。

至少,你们应该人手一个手机吧?

可是,在他们身上连手机这种最基本的联系工具都没有找到。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也促使秦洛做出把他们带进龙息的决定。

三具尸体全部被脱光光地摆成一排,一个脑袋被打破,一个身体成了紫红色,如果把他从屁股到嘴里插一根木棍架在架子上,别人一定会以为他是一只巨型的烤乳猪。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身材倒还是不错的。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

“你在看什么?”看到秦洛贼眉鼠眼偷瞄的表情,离就觉得心里窝着一股子火。

“我在找证据。”秦洛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些人的身份资料全都是假的,我想从其它方面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找到了吗?”

“——他们都不是华夏人。”

“—————”

负责刑侦的眼镜男段玉走到秦洛面前,一脸严肃的汇报:“我们对尸体的衣物进行过搜检,没有发现可疑物品。对尸体的皮肤、毛发以口腔以及耳朵等器官进行检查,除了找到这个外,没有任何发现。”

段玉说话的时候,把一个用透明塑料袋递给秦洛。

秦洛接过来看了一眼,见到里面是两颗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包裹像是黄豆般大小的小药丸。

“这是什么?”秦洛问道。

“毒药。”段玉说道。“这是从他们牙齿上发现的。女人嘴里原本也应该有一个的,只不过被她自己咬破了。她的死也属于咬毒自尽。”

“知道这是什么毒药吗?”秦洛问道。

段玉摇了摇头,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毒药。想要确定它的属性,这需要化验组进行化验。”

秦洛就把手里的塑料袋递到离的手上,笑着说道:“又要麻烦你了。”

“习惯了。”离伸手接了过去,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冰冷。

秦洛已经习惯了她的这种态度,要是哪一天她突然温柔细气的和自己讲话他恐怕还真不习惯。

————

————

“乙肝病毒之父蓝天护神秘失踪,没有人知道其去向——”

“乙肝解毒王推迟上市时间,是解药还是毒药?”

“中医攻克乙肝病毒是一个惊天骗局?”

————

秦洛烦躁的把手里的报纸丢在餐桌上,脸色铁青的说道:“一定有人在背后推动。不然的话媒体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林清源放下筷子,看着秦洛问道:“秦洛,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这报纸上面讲的都是真的?蓝天护真的消失了?乙肝解毒王是假药?不可能吧。如果是假药的话,怎么会通过那么多权威机构的审核呢?”

秦洛叹了口气,说道:“之前我也是过于看重权威机构认证,所以认为这药应该是真的。现在才知道,那些权威机构也不一定能够检测到这种药物里面的毒性——”

“什么?”林清源大惊。“乙肝解毒王有毒?”

“是的。”秦洛说道。“毒性已经确定。但是这种毒很难检测出来。如果不是恰好我知道这个秘方的话,而且又知道它的毒性的发展方向的话,可能也被他们蒙骗过去了。”

“那现在怎么办?”林清源着急的说道。“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这不是误医误国吗?”

“我已经和蔡公民部长汇报过这件事情,蔡部长已经把这个项目叫停。我也开始组织人手在攻克药方的毒性问题——如果能够解决掉里面的毒性的话,这个药还是可以上市的。只不过——没想到又有人在背后推动,把这件事情向媒体曝光。媒体这么一炒,中医又要经历一场劫难。”

还有一点儿秦洛没有说出来。最先站出来检测通过中医攻克乙肝病毒的三家医疗机构中有两家是中医的检测机构,如果乙肝解毒王有毒的丑闻被曝光出来,那么,这两家中医机构也同样要遭受打击。

连中医的检测机构都出现问题,以后谁还敢相信中医使用中医?

“解决了吗?”林清源问道。

“暂时没有。”秦洛摇头。

“太可恨了。这些人太可恨了。为了赚钱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置良心于何地?”

秦洛摇了摇头。在这些老人心里,国家和职业荣誉的利益高于一切。

可是,时代在发展,生活在变迁。它在给人们带来先进科技的同时也让人失去了许许多多的东西。

譬如时间。譬如亲情。譬如健康。

譬如——良心!

吃过早餐后,秦洛原本先去看看两门一派的研究成果,没想到在路上的时候却接到了离的电话。

“来龙息。有新情况。”离说道。

“什么情况?”秦洛问道。可是话筒里已经传来忙音。

秦洛恨得咬牙切齿,这女人就不能等人把话全说完吗?

PS:老柳:哈哈,惊奇了吧?惊讶了吧?我今天非不在11:59分更新。书友:哈哈,惊奇了吧?惊讶了吧?我今天非不投红票。老柳:————)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