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我就是让她听见!
04章、我就是让她听见!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

原本坐在那儿喝茶聊天的人都看了过来,一脸怒意地盯着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他们的厉倾城。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你说什么我们就要听什么你要什么我们就要给什么?别忘记了,你就是个管家,不是我们的主人。”

“就是。二叔掌管仇氏的时候也没这么霸道过啊?你以为你是谁?”

“泼妇。让你进门就不错了,你还想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除非我死了。不然的话你休想——”

————

厉倾城对他们的污言秽语毫不在意,冷笑着说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死是解脱。厉倾城不会让他们轻易解脱的。

至少,不会让他们向仇天赐那样的突然‘逃避’。

“从今天开始,我会对仇家在集团任职的人进行一次全面考核——如果能力不足的,我会要求他主动辞退,选有能力的人上来。”

这句话,就是对仇家的核心层对刀子了。

仇氏企业属于私家产业,仇家不少人都在集团里担任一职或者兼任数职。他们有的掌握着财务人事这样的命脉部门,有的掌控着一家公司的运作管理,如果不把他们清理出去的话,就算厉倾城成为公司的实际掌控者也不一定能够让这些企业完全按着自己的意志去发展和经营。

“你有完没完?我们是公司的股东,我们是老板,我们是投资者——凭什么要对我们进行考核?”仇仲昌跳起来指着厉倾城的脸骂道。

“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和美女说话时要保持绅士风度吗?”耶稣挡在厉倾城的前面笑眯眯的说道。

“风你*妈的度。我们说话,有你一个保镖插嘴的份儿?赶紧滚出去——”

耶稣没有滚出去,他让仇仲昌‘滚’了出去。

真的是滚。

他就那么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脚,仇仲昌便摔倒在地上,然后一圈圈的翻到了门口。

他没敢使太大力气,如果使力太大的话,仇仲昌就是‘飞’出去了。

仇仲昌的鼻子和脸都被擦破了脸,想要出腔骂人,可是一接触到耶稣的眼神后,那脱口而出的一句脏话就一下子卡在了喉咙眼儿,硬是把他给憋脸色紫红。

那个刚才还一脸温和的男人眼里杀机乍现。

他感觉的到,他真的会杀人。

“啊,仲昌,你没事吧?”

“你怎么能打人呢?太粗鲁了。”

“没教养——什么样的主子带什么样的奴才。”

耶稣看着厉倾城,笑呵呵的问道:“我能告诉他们我曾经的职业是杀手吗?”

“可以。”厉倾城点了点头。

“他们会相信吗?”

“——应该不会。”

“哦。那还是算了吧。”耶稣有些无奈。自从有了‘身份’后,他行事就不太方便了。

还是做杀手好啊,那个时候从来没把法律和警察放在眼里。

厉倾城收起了笑容,犀利的眼神再次收视全场,说道:“我不管你们现在担任着什么职位,一旦不能通过我的考核,那么你们要做的就是主动辞职——好好的做一个富家翁不是很适合你们吗?”

厉倾城转过脸看向仇烟媚,说道:“我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仇烟媚点头,指着摆在地上的几个大箱子,说道:“仇氏所有的产业帐册全部都在这儿。”

“收帐。”厉倾城一挥手,跟着她一起过来的那群衣装不凡的男人女人立即就冲了进来,两人一箱的把那几只大箱子给抬了出去。

“哦。还有件事情忘记告诉你们——”厉倾城笑嘻嘻的看着这些脸色已经难堪到极点的仇家子弟。“如果我的人在查帐的时候发现有什么问题——譬如说有人挪用公司资金啊公饱私囊啊之类的事情,要是发现了的话,我就会打电话报警——因为这些钱不只是你们的,还是我的——”

说完,厉倾城便大步向外走去。

“贱人,这个贱女人——”

“是谁同意给她百分之五十股份的?是谁?”

“请回来一个灾星——仇家亡了,仇家亡了——以后的仇家就不姓仇了——”

走到大门口的厉倾城突然间转身,那些刚才还吵吵嚷嚷的人一下子就闭嘴。

冷。

厉倾城的眼神太冷了。

“你们可以在背后骂我——但是,不要当面让我听到。你们的语言伤不了我,我的可以。”

没有人说话,全场噤若寒蝉。

“白痴。”

厉倾城声音清晰的吐出这两个字,然后再次转身离开。

等到那道银色的身影远去,甚至连一点儿影子都看不到以后,大厅里才这有人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刚才,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咳嗽了。

众人面面相觑,每个人都能从对方的瞳孔里看到自己惊慌失措的脸。

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一件事:仇家真的亡了!

————

————

孤坟。倩影。一把雏菊。

从仇家出来,厉倾城就脱离大部队独自来到了这里。甚至,在她的强迫下,连耶稣都被他赶走了。

她需要安静一会儿,想要一个人呆一会儿。

原本明亮的天色早已经暗淡下来,有冰凉的风吹拂脸颊,可是她却浑然不觉。

她就那么安静的、麻木的、没有任何表情的站在哪儿,一动也不动的看着灵牌上的那张照片。

这是一张颜色有些昏黄的黑白照片,经过岁月的风吹雨淋,画中的女人不仅没有被带走年华和美丽,甚至还有股子让人喜欢的清丽脱俗。

无疑,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和站在面前的厉倾城是有几分相似的。

不远的山路上,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旁边,秦洛看着那个孤零零的影子问道:“她站在哪儿多久了?”

“八个钟头。”耶稣笑着说道。抬腕看了看表,补充着说道:“应该是八个钟头二十五分钟。”

秦洛抬起头看了眼天空,说道:“看来要下雨了。”

说完,便举步往那道影子走过去。

“天凉了。回去吧。”秦洛站在厉倾城的身后,笑呵呵的说道。

厉倾城没有回头,声音平静的说道:“以前想来看她,一直没有勇气——我甚至都不敢叫她妈,因为我一叫就觉得有一座大山压在我身上让我喘不过气。没有比仇恨更让人痛苦和折磨的事情了——今天终于可以来看看她,所以就想多陪她一会儿。”

“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明天我就找人把她迁到市区的公墓——那样的话,你随时都可以过去看她。”

厉倾城不置可否,而是自顾自地说道:“那个时候我还那么小,她就告诉我说,妞妞,以后你一定不要轻易爱上男人——其实爱上男人本身并没有错,只怕所爱非人。”

厉倾城指着照片上的女人对秦洛说道:“她爱上了一个男人,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献了出去,结果被那个男人无情的抛弃,被男人的家人给赶出大门——不,应该说是根本就没有进过门。”

“我还是和她走了相同的路——”

“其实——”秦洛想要出声辩解两句。可是话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承诺两个字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却是如此的困难。

“你不用说,我都明白。”厉倾城回头对着秦洛笑了笑,说道:“我从来都不后悔我自己的选择,你给我的已经超过了我想要的范畴——我应该算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三了吧?”

“————”

厉倾城蹲下身体,轻轻的摩擦着女人的脸,声调悲怆的说道:“你爱上的男人害死了你,我爱上的男人替你报了仇——至少证明了一件事,就挑男人这种事情来说,我要比你更有眼光一些。对不对?”

没想到厉倾城像是个孩子似的和一个已经逝去的准岳母在讨论‘男人’这种生物,他站在哪儿一脸尴尬的笑。

厉倾城站起身体,对秦洛说道:“走吧。我们回去。”

“好。”秦洛点头。

“晚上去我那儿。”厉倾城说道。

“为什么?”

“我想要你——也想让你要我。”

“这种事情——能不能走远点儿说?”

“我就是让她听见。”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