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他还活着!
86章、他还活着!

男人的眼泪不呱噪,不张扬放肆,压抑悲愤,却比女人的眼泪更加的具有刺痛感。

虽然有着‘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的借口,可是,如果能够拒绝的话,谁愿意在人前以眼泪的方式示弱认输?

大头,这个平时不声不响却细心守护的家伙,这个默默无闻却寸步不离的家伙,这个只因秦洛一次无心援助便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家伙,这个——其实早就回报过秦洛所有恩情的家伙。

他无数次的用自己瘦弱的躯体把比他还要高上一头的秦洛给挡在身后,他无数个夜晚像是最忠诚的情人一般守护在女友的闺房外面——

现在,他再一次用自己的方式做了选择:他给了秦洛生存的机会,而自己留在外面面对着这随时都有可能把他吞噬的熊熊大火。

难道,他就这么消失了?

痛。

痛得秦洛地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

即便处在这种极度危险的环境当中,厉倾城仍然能够敏锐的感觉到秦洛的情绪。

她像是母亲一样张开手臂,摸索着把秦洛搂在怀里,柔声安慰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他的身手那么好——一定能够冲出去的。”

“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没有路了。”秦洛声音沙哑的说道。

厉倾城的身体一僵,说道:“那你还跑进来干什么?”

“找你。”秦洛说道。

“你怎么就这么傻呢?外面的火那么大,我那么久都没冲出去,说不定已经被火烧死了——”

“你也可能没死,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就像现在这样——我来的就值了。”秦洛还沉浸在大头有可能葬身火海的担忧中,所以说话的声音异样的低沉沙哑。可是,用这样的腔调这样的语气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样的情话,足以融化所有女人的身心。

包括厉倾城。

厉倾城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紧紧的,把秦洛给搂在怀里。

上天对她太好,让她有种深深的恐惧感。

倘若有一天,她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被人拿走,她怕自己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呼——呼——”

突然间,他们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发出激烈的喘息声,像是呼吸不畅的样子。

“糟糕。”秦洛说道。“空气里的氧气越来越稀薄。她没办法呼吸了。”

“那怎么办?”厉倾城也急了。

锤子他们离开时,把这个女孩儿放在了自己的身边。一是因为她年纪小,可以救她一命。二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彼此可以有个照应。

现在锤子等人生死未卜,她也不希望身边再有人受伤甚至死亡了。

“把她的手臂给我,我帮她顺顺气。”秦洛说道。

厉倾城艰难的让开半个身位,把那个女孩儿推到秦洛身边。

秦洛一把扣住女孩儿的手腕,然后伸出大拇指扣住她手腕上的‘内关穴’。经过特殊指法一阵按揉,女孩儿的呼吸终于逐渐平息了下来。

“她没事了吧?”厉倾城问道。

“没事。”秦洛说道。“把你的手也给我。”

厉倾城把自己的手伸到秦洛手上,秦洛也同样的扣住她手腕上的‘内关穴’轻轻的按摩着。

人体有着固定的呼吸节奏,急不得,也慢不得。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长期如此必然会引发各种各样的疾病。

一呼一吸之间,呼是排解体内浊气,呼是吸呐新鲜空气。

如果没有新鲜空气摄入的话,身体就会出现问题。

外面的大火燃烧释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那种有害的气体大肆充斥进这口井里,让井里面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小姑娘没办法得到及时的氧气来支撑身体,就要面临着憋气死亡的危险。

内关穴配合秦洛的独特手法,可以舒缓小姑娘的呼吸节奏,让她的身体机能运作也慢上一个节拍。这样的话,就可以让她们少使用一些氧气。

而秦洛自己也默背《道家十二段锦》的口诀,以催眠自己身体的方法来减少自己使用氧气的数量。

困难时期,大家都节俭点儿吧。如果井里面的这点儿氧气用完救援的人还没到的话,他就要想办法顶开头顶的铁板逃命了。

是被火烧死,还是没空气憋死,人生总是要做出一个又一个艰难的决定。

“这边这边——这边的火还很大——”

“这边发现好几具尸体——面目全非,看不清楚样子了。”

“屋子已经烧光了,不可能还有生存者——”

“有人吗?有人吗——有没有人听到我们说话?有没有人——”

迷迷糊糊中,秦洛听到外面有喧哗的声音传了过来。

因为外面的声音过于杂乱,又隔着一块铁板的缘故,他担心自己听的不够清楚。

“是不是有人来了?”秦洛问道。

“你也听到了?”厉倾城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还以为是我出现了幻觉——”

秦洛的体力早已经耗尽,因为过于‘节省’使用空气的缘故,他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光了。

可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听到外面的救援人员终于到来后,他还是憋足了一口气,大声喊道:“我在这儿——我们在井里——我们在井里——”

一阵哗哗啦的奔跑声音传来,接着,‘哐当’一声头顶的铁板被人推开。

满天红光,视线豁然开朗。

“我们——”秦洛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软软得晕倒了过去。

————

————

“秦洛——秦洛——”

“秦洛,你醒醒,你没事吧?”

“快送医院——快送去医院。”

秦洛听到耳朵边有很多人在说话,还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他们叫的那么大声那么急切,他也很想张开嘴巴应上一声——可是,他真的太累了。也真的很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其实秦洛的体质并不差,刚刚和林浣溪洗了场‘冷水澡’后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一下及时补充体力,就接到噩耗奔波数十公里跑到花田。后面遇到的一系列事情更是费心费力,真真的能够把人给折腾死了。

这还不算,他在井中不仅仅要自保,还要保护厉倾城和那个小姑娘的生命安危。

即便他在氧气越来越稀薄,呼吸越来越困难的时候,还要双手齐发,不断的帮她们俩按摩穴位——不然的话,她们肯定会先自己一关离开。

那样的话,今天晚上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眼皮重逾千斤,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没办法把它撑开。

可是,想到大头的安危,秦洛却怎么也没办法安然的睡过去。

“他的嘴巴在动——他的嘴巴在动——快听听他在说什么。”有人喊道。

那个时候,秦洛已经被抬上救护车了。

“大——头——救——大——头——”

秦洛一字一顿的说道,他以为自己说的很清晰了,可是,围观者却一脸的迷茫不解。

他们只看到他的嘴唇在动,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快送走。”有人催促道。

————

————

秦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天亮。外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身穿制服的漂亮女护士送上她甜美娇羞的微笑,仿佛昨天的炼狱火海只是一场噩梦。

“你醒了?”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秦洛转过头去,这才看到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的离。黑衣黑裤,表情冷峻,再一次恢复了她暴力女人的本性了。

“嗯。”秦洛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秦洛着急的坐起来,说道:“大头呢?大头救出来没有?”

“他还活着。”离说道。说话的声音又短又硬,像是跟谁有深仇大恨似的。

秦洛却没注意到她的语气,只是听到了她说的那句‘他还活着’。

“他在哪儿?快带我去看看。”秦洛要从病床上跳下来。

“唉,你不能起床,医生还要来给你做进一步的检查——”

“不用了。我自己就是医生。我知道我没事。”秦洛说着,拉着离就往外走去。

隔着透明的玻璃橱窗,看着躺在无菌病房里面熟睡的大头,秦洛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

“他还活着。”秦洛笑着说道,却背过身去用衣袖去抹眼泪。

“想哭就哭吧。”离说道。

得到了离的鼓励,秦洛一把把她给搂在怀里,把她的脸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口——这样,她就看不到自己软弱时的样子了。

离竟然没有反抗,安静地趴在他的怀里,触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像是一个小鸟依人的小女人。

“他还活着,真好。”离在心里说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