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殉葬!
70章、殉葬!

迅捷如风,电光石火。

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很突然。

当大头停下了身体后,屋子里已经躺倒了一大片。

没有声音,甚至连一个呻吟的人都没有。

大头含怒出手,直接就把人给打晕了过去,哪会让你趴在哪儿哼哼唧唧的?

在场只有四个人是站着的,国安处长钟爱国,仇仲玉,大头和站在门口守门的耶稣。

就连那个小领导眼镜男也躺在仇仲玉的脚根子底下生死不知,好像大头一脚踢中了他的跨部。

仇仲玉一脸惊诧的张大着嘴巴,大头突然间出手,她根本就没有喝止的机会。

等到她反应过来时,这场力量悬殊太大的打斗——不,是摧残已经结束。一比六,人少的那一方完胜。因为其它六人连拳头都没来得及伸出去就倒下了。

“这——你们——他怎么能出手打人?”仇仲玉终于被激怒了,指着大头问道。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嘛。这些警察都是她找来办事的,如果她一句话不吭,以后谁还会听她的使唤?

再说,她和那个眼镜男还有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情人被打,她心里自然很不乐意了。

“他的所作所为将由国安第十一局全权负责。”钟爱国面无表情的说道。

说实话,国安第十一局只有辅助权,没有领导权。对于龙息这个怪物,华夏国只有一个人能够指挥的动他们。而对于那个能够指挥的动龙息的怪物,华夏国也只有两个人能够指挥的动。

不过,同样做为国家的特殊部门,钟爱国倒是对大头的身手非常欣赏。至于打了几个滥用私刑的警察,在他们的眼里还真不是个事儿。

“你负责?你怎么负责?”

钟爱国的眼睛精光四射,阴笑着说道:“怎么?我们怎么样负责还要向你汇报不成?如果你不服气的话,完全可以找我们领导或者你们领导反应问题嘛。”

“你——”

在他们争锋相对的时候,大头已经通过机器打开了‘冰窟’的厚重大门。

秦洛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时就停止了锻炼,他贴在墙边靠了一会儿给自己的身体降降温,脸上和衣服上也多了一层薄雾,这才哆哆嗦嗦的走了出去。

“你总算来了。”他声音颤抖着说道。

大头赶紧走过去,把秦洛给扶了出来。

“仇处长,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事情吗?”钟爱国看了一眼秦洛的状况,脸色铁青的说道。

仇仲玉虽然心虚,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他是我们带回来的犯人。他指使自己的保镖殴打多人受伤,我们正在审理他——我承认,下属在审问他的时候用了一些不合理的手段,但是我发现情况之后已经阻止他们。正准备把他放出来,你们就过来大打出手——”

“你说他命令下属殴打别人,有证据吗?”

“有多名目击者。”

“目击者呢?”

“——我已经派人去请,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目击者都没来,你就开始用刑了?”钟爱国大声喝道。他指着大头,说道:“他是不是就是你说的打人的保镖?”

“——暂时还不确定。”仇仲玉说道。大头打人的时候她不在场,所以并不知道大头是谁。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是战士,隶属于国安局和中央警卫厅。他是用来保护政要和首长的——这样受过严格训练的精英战士会主动伤人?你是在质疑我们的工作吗?”

“———”仇仲玉一头的冷汗。这个帽子扣得实在是太大了。如果被他扣实了的话,她将是整个国安局的敌人。

国安局是什么样的地方她非常清楚,如果真的把他们得罪了的话,她以后就别想安心的睡觉了。

“再说,他已经主动向我汇报过,他是在有人攻击他的保守对象时才出手防卫的——问题还没有调查清楚,你就敢随便抓人?你就敢对人使用私刑?是谁给你的权力?”

“———”

被钟爱国一番训斥,仇仲玉连头都抬不起来了。原本还认为自己和他都是处级干部,至少不应该在他面前输阵。

可是,现在被他当做下属一样的训斥,她连句话都不敢反驳。

“秦先生,你没事吧?”钟爱国转移了视线,关切的看着秦洛说道。

他知道这个家伙的底细,能够让那个老怪物把龙息的正式成员派出来当保镖的,就是他这个处长也不敢得罪啊。

“—我——没——事。”秦洛的牙齿咯咯的作响。“我——”

他的‘我’字刚刚说出来,然后身体一软,直接就晕倒在了大头的怀里。

“快送医院。”钟爱国大声吼道。

————

————

“血压正常。”

“心跳正常。”

“身体机能优秀——”

“奇怪。身体各方面组织都正常,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呢?”

“会不会是大脑受到了影响?据说他被警察逼供——”

“嘘。这种话不能乱说——现在有些警察的素质哦——”

————

————

秦洛是被饿醒的。如果不是肚子实在饿得受不了了,他还想继续‘睡’下去的。

难得有心情演一场戏,总要把事情搞得大一些才行。

“醒了。”身边一个女人温柔的问道。

秦洛睁开眼睛,就看到林浣溪一脸担忧的坐在病床的边沿守着他。

“什么时候来的?”秦洛笑着问道。他之前是装睡,后面是真的睡着了。毕竟,他和厉倾城的连番大战实在是大费体力。也不知道林浣溪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没想到这件事把家里人也给惊到了。

“来了有一会儿了。爷爷和贝贝在外面——护士怕小孩子吵,不让她进来。”林浣溪笑了笑,说道。

“我没事了。让他们进来吧。”秦洛说道。

“还有很多人也在外面。”林浣溪说道。

“让他们都进来吧。”秦洛说道。

一分钟之后,秦洛就开始后悔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了。

因为站在外面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仅仅有林浣溪刚才提过的贝贝和林清源,还有钟爱国、大头、耶稣、一个不停擦着额头的汗水满脸堆笑的看着秦洛却不敢上来说话的胖子,表情冷峻的仇烟媚、站在最后面的闻人牧月——

闻人牧月竟然也来了。这次的事情想不大条都不行了。

可以想象,燕京所有人的视线都明里暗里的盯着这家医院吧。

贝贝的眼睛红通通的,白嫩嫩的小脸也被抹红了,看来她刚才哭了很长时间。

她率先跑到秦洛面前,用自己胖乎乎的小手拉着秦洛的大手说道:“爸爸,你笨死了。连个坏人都打不过。就算打不过坏人,你也可以逃跑啊,连只老鼠都不如——”

“————”秦洛又是感动又是气愤。

感动的是这小妮子这么小就知道心疼人了,看到她的小脸就知道她刚才很伤心。

气愤的是,她竟然说自己不如一只老鼠。自己要真像《猫和老鼠》里面的那只老鼠那么厉害,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地方是去不了的?

“秦洛,感觉怎么样?”林清源一脸慈祥的看着秦洛。这个老人把秦洛当做亲孙子一样的看待。

“爷爷,我没事。”秦洛愧疚的说道。让这些关心自己的善良人担心,这是这场戏的最大弊端。

“没事就好。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林清源说道。“好好休息,外面的事情你不用管。无论如何,这口气我也要帮你讨回来——”

听了林清源的话,那个胖子终于有机会开口说话了,他的脸上堆满廉价的笑容,说道:“秦先生,我是来向你做检讨的。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让你受委屈了——那些滥用私刑的警察我全都关起来了,等你好了之后咱们商量一个妥善的处理办法——”

“你是?”秦洛抬了抬眼看着胖子问道。

“我是闸北分局的局长李小辉。”

“不认识。”秦洛没好气的说道。“还有,怎么样处理那些把百姓生命当儿戏的警察是法律的事情,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和我商量什么?”

“这不是——这不是尊重事主嘛。”李小辉一脸尴尬的笑着。

钟爱国走到秦洛面前,说道:“他们都招供了,是信息处的仇仲玉处长指使他们抓人和用刑的——仇仲玉处长已经被停职检讨。”

“停职检讨就行了?”秦洛不满的说道。“身国警务人员,知法犯法,一个停职检讨就行了?当时她还叫嚷着要冻死我,如果不是你们来的快,我现在就是一具躺在太平间的冰雕——”

仇烟媚暗叹一声,她知道,仇仲玉只是多诺米骨牌的第一张牌,她倒下后,就会压倒身后其它的牌。

“秦洛,你当真要把整个仇家拖进来给你女人的仇恨殉葬吗?”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