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用刑!
69章、用刑!

仇仲玉调动的是闸北分局的警察,所以,也只能把秦洛带到闸北分局。

刚刚下车,仇仲玉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仇仲玉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没有立即接通电话,转身对身后的队长说道:“找个安静的房间。”

“明白。”一个戴着小眼镜的警察笑眯眯的答应着。在警察局这种地方,说找个‘安静的房间’其实就是说找个‘隐蔽的地方’用点儿私刑。

“兄弟们。带走。”眼镜男挥手说道。

秦洛眼神怪异的看了仇仲玉一眼,没有任何反抗的跟在了小眼镜的身后。

等到秦洛走远,仇仲玉才接通了电话,说道:“有什么事吗?”

“仲玉,你是不是抓走了秦洛?”话筒里传来仇烟媚的声音。

“是的。怎么了?”仇仲玉不悦的说道。她和仇烟媚的关系不太好,因为这个女人比她漂亮,而且自从来到燕京之后就大出风头,把她们的风采全都给压了下去。

女人都是善忌的。越是亲近的人越是如此。

“立即放人。”仇烟媚着急的说道。“千万不要上当。”

“上当?”

“是的。秦洛一定是想让你犯错,然后把整个仇家拖下水——快点儿把他放了。”

“放人?他打伤仇仲谋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这件事情我们再想办法解决。现在不是和秦洛发生冲突的时机——”

“我凭什么听你的?”仇仲玉冷笑着说道。

“你想害死仇家吗?”

“那也比你没有一点儿骨气要好的多。”说完,仇仲玉便挂断了电话。

“贱人。”仇仲玉在心里骂道。

她抬脚往警察局后院走去,对一个跟在身边的男警察问道:“刚才抓来的犯人关哪儿了?”

“后面呢。”男警察回答道。

“带我过去。”仇仲玉说道。

在后院一道铁门口停了下来,男警察用手叩了两下门板,铁门的门板中间拉开一个小洞,小洞里出现一双眼睛,里面的人看到外面的仇仲玉,‘咔’的一声把门拉开。

眼镜男像是正在审问秦洛,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不愉快,显然,他刚才可能碰着了钉子。

秦洛仍然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只不过他的手上已经被戴上了手拷。

看到仇仲玉进来,眼镜男赶紧站了起来,拉开椅子请仇仲玉坐下,说道:“处长,这小子嘴太硬。什么都不肯说。”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招供你指使保镖打人的事情。”仇仲玉盯着秦洛说道。

她长的并不难看,只是身上的衣服过于正统而显得有些老态。不拘言笑,一看就是公检法部门里的资深人员。这样的女人,在现实中是很不讨喜的。

“要是不招呢?”秦洛笑着问道。

“会有一点儿小小的惩罚。”仇仲玉说道。

秦洛扫视了一眼四周,说道:“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无论我招不招,你们都会用刑吧?我说了,你们打的理所当然。我不说,你们屈打成招——”

仇仲玉惊讶的看着秦洛,说道:“算你聪明。既然你已经有这样的觉悟,就最好乖乖配合。当人在愤怒的时候,使出来的力气也格外的大一些。到时候受苦的还是你自己。”

“你们可以动手了。”秦洛无所谓的说道。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眼镜男怒了。“兄弟们上去热热身。”

“等等。”仇仲玉出声喝止。她虽然不愿意听从仇烟媚的劝告,但是也不想给人留下把柄。“上点儿‘软饮’。”

“明白。”眼镜男笑了起来,说道:“带他去吹吹风。”

所谓的‘吹风’就是把犯人丢进一个空荡荡的小房间里,房间的屋顶上有无数个小洞,一股股冷气通过孔洞吹进来,三分钟之内就能够把房间制冷,十分钟房间就冷如冰窟。

房间里的屋顶是随着外面人的调控而发生改变,他们在不把人玩死的情况下,不断的折磨着你的身体和神经。

秦洛刚刚进来,就知道了这间房间的用途。

这种暴力方式即不给犯人的身体留下什么明显的伤痕,又能够得到显著的效果。

而且,因为外面下雨的缘故,秦洛被带进来的时候衣服上也被淋湿了,空气的温度也偏低,就算穿着薄衣站在外面都觉得寒冷,更何况给你吹‘空调’。

冷气化成薄雾吹进来,看的到,摸的着,却没办法封堵。

很快的,室内的体温就快速的下降,秦洛的身体也跟着冰冷起来。

“这种方法还真不错。”秦洛苦笑着搓手。“大头应该快到了吧?”

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室内的温度越来越低,秦洛的身体已经处于冰凉的状态,即便他在室内走来走去,仍然有种被冻僵了的感觉。

呼吸越来越困难,呼出去的气犹如实质,变成了冰雾——

“得想想办法了。”秦洛说道。

他想起了《道家十二段锦》,然后就在这斗室之内摆开架势练习起来。

之前他练习这门道家心法是因为身体过热,他为了保持身体平静,中和火气。而现在练习却是因为身体太过寒冷,他需要热量来保护自己。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很神奇的心法。

当他练习到第五段锦‘赤龙搅水津,鼓漱三十六,神水满口匀。一口分三咽,龙行虎自奔’的时候,身体的寒冷感觉已经消失,而且,一股温暖的气流从丹田起,流窜全身。

秦洛越练越有劲儿,心想,这《道家十二段锦》还真是宝贝,希望龙息那边早日体验过关,那样的话,它就能够像《太极》一样向全民推广。

————

————

“他这是干什么?打太极?姿势看起来有点儿奇怪。”

“还是第一次看到犯人进了冰窟还这么镇定的?”

“看到没?他在出汗呢。”

通过房间里的监视器画面,几个警察正在讨论着秦洛的情况。

“看来这冰窟不怎么样嘛。”仇仲玉表情不悦的说道。

“处长,要不我们换个法子?”眼镜男小心翼翼的问道。

“换。”仇仲玉咬牙说道。她能够想象呆会儿看到秦洛时他那幅讥诮的嘴脸。

哐哐哐——

门口有人砸门。

“谁啊?轻点儿敲。”一名男警跑过去拉开猫眼,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了。

“开门。”一个眼睛如刀锋般的男人出声喝道。

男警没有迟疑,立即打开了铁门。

“你是?”

“滚开。”男人一把推开男警,然后大步往房间里走去。

眼镜男看到走进来的一群黑衣男人,赶紧挡在前面,问道:“你们是谁?”

中年男人扫视了一眼房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证件丢了过去。

眼镜男接过去看了一眼,立即立正敬礼,然后双手把证件捧了回去。

“你是?”仇仲玉不傻,她看到眼镜男的表情和他敬礼的动作后就知道这个人来历不凡。

“国安十一局第一处处长钟爱国。”男人声音低沉,却颇具威严。即便是仇仲玉这种级别的官员在他面前也没办法直起腰背。

仇仲玉心脏猛跳,笑着说道:“钟处长,请问有什么公务吗?”

“放人。”钟爱国说道。

“放谁?”仇仲玉明知故问。

她开始明白仇烟媚那句话的意思了,这个混蛋竟然以自己的身体为诱饵来诱惑自己上钩。

“秦洛。”

“钟处长,他是我的犯人。”仇仲玉也是处长,虽然重要性没办法和别人相比,但是和钟爱国在级别上相等的。

“现在由我接收了。”钟爱国说道。“立即放人。”

跟在钟爱国身后的大头走上前来,冷声说道:“人在哪儿?”

一个男警察指了指‘冰窟’的铁门,没有说话。

“用刑过?”大头的眼里杀气愈浓。

“——没有没有。只是里面有点儿冷。不过他——”

大头的身体突然间冲了出去,一记右勾拳打向男警的下巴。

咔——

一声脆响传来,男警的下巴脱臼,身体直直的飞了出去。

大头没有就此停手,接着冲向了其它的警察。

一招毙敌,拳拳到肉。

很快的,房间里就倒下了一大片。

PS:第三章。有没有张红票?)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