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你闭嘴!
68章、你闭嘴!

秦洛和厉倾城分别去洗了个澡出来,仇仲玉仍然像是个瘟神似的站在门口,表情阴沉冰冷,眼里都快能喷出火来。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藐视警察的人,他们自由自在的活动着,像是把自己当做了透明人。

秦洛拿着吹风机帮厉倾城吹拭头发,小声的和她说着话,两人情意绵绵的样子更是让仇仲玉心里憋着一股子邪火。

想到自己的老公还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对待过自己,平时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外面交际应酬,难得回来一趟也都是喝得醉熏熏的,连夫妻床事都很少有——都是仇家的女人,凭什么她能找到这样的男人?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仇仲玉突然间一惊,心想,自己怎么把她当做仇家的女人了?

厉倾城的头发烘干了,男警察也终于拿着拘捕令跑过来了。

“怎么那么久?”仇仲玉伸手抢过拘捕令,黑着张脸训斥下属。

“堵车。”男警小心忐忑的解释着说道。“车在三环堵住了,过不来。”

仇仲玉没有再搭理男警,而是拿着拘捕令走到秦洛和厉倾城面前,冷笑着说道:“看清楚没有?拘捕令。现在还有什么话说?你们跟我走一趟吧。”

“看清楚了。是拘捕令。”秦洛点头说道。“可是,你要逮捕谁啊?”

“当然是你们俩了。”仇仲玉怒声说道。

“你拘捕我们做什么?”秦洛一脸迷茫的问道。“她是被打的人,我也没有和人动手,这一点儿大家都能作证,你凭什么要逮捕我们?”

“你还想抵赖?你的保镖一脚把人踢飞,打伤的可不只一个人——”

“是吗?”秦洛不确定的说道。“既然这样,你带我的保镖回去问问情况吧。他一定会好好配合你的。”

“你———”要只是为了抓走一个保镖,仇仲玉有必要跑来把倾城国际封锁了吗?

“我什么?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都说了让打人的保镖跟你回去,你还想怎么样?”秦洛生气的说道。

他知道,这些警察就算把大头抓回去,最终的结果也是把他当做大爷一样的送回来。

即便龙息的人不说话,国安处也会打电话要求他们放人的。

“他是受你们的指使才打人的。你是他的雇主,自然要替他们的行为负责。”仇仲玉有种无力的感觉。她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流氓,还是一个有文化的流氓。

“哎,警察同志,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你的专业知识是师娘教的吧?华夏有哪条法律规定雇主要替自己的保镖行为负责?要是他在外面杀了人,难道也要把我拉出去枪毙?我知道你想公报私仇,但是也不用找这么蹩脚的借口吧?说出去会惹人笑话的,这在法律上根本就站不住脚。”

仇仲玉终于怒了,挥手说道:“少废话。带走。”

仇仲玉身后的警察早就按捺不住的想要动手了,他们还从来没有这么‘文明’的执法过,非要等到有了逮捕令才能抓人——他以为这是美国啊?

秦洛一动也不动的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看着仇仲玉,说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去了警察局你最好还能保持这样的心态和口才。”仇仲玉强硬的说道。

“如果你不小心抓错人的话,到时候我可要让你当面道歉。”

“休想。”仇仲玉冷笑着说道。

“那我也被人打了一巴掌,是不是你们也去把仇逸云抓了?”厉倾城出声说道。

“你有证人和证据吗?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我们不能去拘捕一个成功企业家。”仇仲玉当场就拒绝了。

“你还真是秉公执法。”厉倾城讽刺的说道。

“谢谢夸奖。”仇仲玉毫不客气的和厉倾城针锋相对。

“你在家里等着,我跟他们走一趟。一会儿就回来。”秦洛笑着说道。

“好。我等你回来吃晚饭。”厉倾城点头说道,根本就不担心秦洛今天晚上回不来。

仇仲玉冷哼一声,率先带队向楼下走去。

厉倾城四肢张开舒服的躺在沙发上,一脸的张狂笑容。

因为下雨的缘故,今天来美容院的客人并不多。但是这些在今天还愿意跑来的客人都是倾城国际的忠实客户,和秦洛的关系也非常的不错。

看到秦洛被警察带走,她们一个个的都站出来替秦洛说话。

“哎,你们有病吧?为什么要抓走秦洛?他犯了什么法?”

“你站住。给我说清楚——你们为什么抓走秦洛?不说清楚今天你们别想出门。”

“你们那个部门的?我现在就要打电话投诉你们——”

仇仲玉没想到秦洛在这美容院里还有这么多的铁杆粉丝,却也知道这些人不是轻易能够招惹的,大声说道:“他涉嫌一起故意伤人罪,我们要请他回去协助调查。”

“协助调查用得着把美容院封了吗?美容院犯了那条法律?”

“赶紧给我解封,不然我和你们没完。你叫什么名字?警号是多少?”

“喂,你们两个对秦洛温柔点儿。使那么大劲儿干什么?秦洛自己会走,不用你们俩扶——松手。赶紧松手。”

仇仲玉跨前一步,大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想阻碍警察办案吗?小心我告你们妨碍公务罪。”

看到那么多人关心自己,秦洛的心里非常感动。他主动站了出来,笑呵呵的说道:“谢谢你们的关心。我没事的。就是跟他们走一趟,很快就回来。”

听了秦洛的解释,她们这才分开一条道路给警察们通过。

被带上警车之后,秦洛看着坐在前面副驾驶室上的仇仲玉,笑着说道:“怎么?只把我带走,我的保镖不用管吗?”

仇仲玉确实不想带走秦洛的保镖,甚至她希望秦洛的保镖畏罪潜逃。那样的话,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把所有的罪名全都推到秦洛的身上。

可惜,她的这点儿小心思被秦洛给看穿了。

“等到了解清楚情况后,自然会传他的。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我们根本就没想跑。”秦洛笑呵呵的说道。“我的保镖会主动去警察局投案自首的。”

“那样最好。”仇仲玉恨恨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她都是要把重要责任推到秦洛身上的。

就凭他今天对待自己的嚣张态度,她也不会让他好过。

————

————

正如秦洛说的那样,虽然警察没有过去带走大头,但是大头仍然开着车紧紧的跟随在那一长排警车后面。

耶稣从怀里摸出金黄色的手枪,用一块洁白的丝帕轻轻的擦拭着。

动作轻柔仔细,像是在抚摸自己的情人。

“我们从哪儿下手?”耶稣问道。

“什么意思?”大头不解的看了耶稣一眼,问道。

“哦。天啊。难道我们不是要去劫持警车吗?”耶稣奇怪的问道。“秦已经被他们带走了,要是被他们送进的话,他会非常危险的。”

“他敢。”大头的眼里杀机乍现。平时表情木讷,平凡普通几乎低矮到尘埃里的大头这一刻表现出来的霸道让人难以正视。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耶稣问道。

“我去自首。”

“自首?哦,你说的是主动向法官坦白自己的罪过吗?”耶稣不可思议的说道。“这太愚蠢了。”

一个杀人确实没办法接受‘自首’这种事情,他们要么死,要么逃。

“白痴。”大头从嘴角挤出这两个字眼。

如果秦洛不想去警察局的话,他只需要给离打一个电话,那些警察就得立即收队。

但是,他一直不愿意打这个电话,反而主动跟着这些警察回去,那么,证明他还有别的企图。

或许,他是想要借这件事的契机倒打仇家一靶。让他们的危机越来越大,直至最后的崩溃。

不管他的企图是什么,做为直接动手的人,他必须主动把这个罪名给承担下来。这样的话,他才能以‘清白之身’去实现自己的目的。

“好吧。”耶稣耸耸肩膀,说道:“你去自首,我要做些什么?”

“你闭嘴。”

“———”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