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屠刀!
捂着被打肿的脸颊站在包厢门口,哆哆嗦嗦的不敢靠近。

“过来。”龙潜拍拍身边的沙发说道。

景恬不敢反抗,赶紧走到他指定的位置坐下来。

龙潜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手从领口伸进去揉捏着她那双饱胀的嫩*乳,笑眯眯的说道:“是不是很生气?”

“没有没有。”景恬连连摇头。

在这个背景深厚的男人面前,她哪有生气的资格?

正如他说的那样,他捧你时你是戏子,他踩你时就就是个婊子。

一个婊子有和人讨价还价的权利吗?答案是否定的。

“我知道你委屈。”龙潜笑着说道。伸手拿开景恬用来捂脸的嫩手,抬起她的下巴说道:“我也委屈啊。我的女人像狗一样爬在地上给人道歉,难道我心里就不难受?”

景恬不敢接腔。也不知道接些什么。

“是不是觉得我在圈子里挺风光的?”龙潜像是很有诉说欲望似的,一边伸出舌头舔着景恬的耳垂一边问道。

“是的。我以为谁也不敢招惹你呢。”景恬收拾了一番心情,柔声说道。她闭着眼眸,像是很享受龙潜的亲吻。

其实她的身体因为紧张在轻轻的颤抖着,心里恨不得一巴掌煽向这个刚才把她当做狗一样凌辱的人渣。

能够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爬出来,而且能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景恬并不愚蠢。相反,比很多人还要聪明许多。

只是因为她这两年走的太顺了,粉丝们捧得太高了,然后她便忘记了以前的种种刺痛和伤害,以及这个社会残酷的丛林法则。

与其说她此时的心情是屈辱和委屈,不如说是震惊更加合适一些。

因为她不是第一次跪在地上向上求饶,在她刚刚出道时不小心把酒洒到一个正把手伸到她内裤里面扣索的眼镜男人身上,然后那个刚才还一脸温柔和他打情骂俏的男人一个耳光煽过来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推倒在地上一脚脚的踢过去——

那一次,也是以她跪在地上用舌头舔干净了那个男人衣服上的酒渍结束。

也是那一天晚上,圈子里的一个姐姐对她说‘他们在你面前表现的彬彬有礼并不是因为他们在乎你,而是因为他们要维持自己的公子哥形象。当你不小心招惹到他们时,他们翻脸比翻书还快’。

她只是没办法想象,为什么在圈子里呼风唤雨的龙公子会这么害怕一个医生。

就算有一些名气又怎么样?难道自己的名声没有他响亮吗?那么多有名气的人站在他面前时也享受不到他的这般待遇啊。

“有些人是我们招惹不起的。”龙潜的兴致好像来了,伸手扯掉了女人肩膀上的礼服带子。华丽的绸缎从她美丽的身体上滑落,她的上半身便这样赤裸裸的裸露在空气里。“他就是。”

“他是什么人?”景恬伸手搂着男人的脑袋,把他的脸按在自己的胸口,声音妩媚的说道。

“我惹不起的人。”龙潜抬起头看了一眼。“你知道扬负吧?”

“听说过。”景恬当然知道扬负,燕京很出风头的一个公子哥。父亲在兰州军区做首长,叔伯是发改委这个被称为‘华夏内阁’的地方做副主任。和他比的话,龙潜看起来很强大的背景又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他把扬负揍成猪头,现在还活得好好的。现在你知道他是什么来头了吧?”

“———”

“我打你是救你。如果等他亲自出手,你就算死不了也要脱层皮。这个圈子你是不用混了。”龙潜声音轻快的说道。“至少,雪藏个三五年是肯定的。我不得不顾忌他对你的态度。”

景恬哑口无言。那个穿着古怪长袍一脸无害笑容的跑上来搭讪问自己‘三年二班在什么地方’的小男人竟然有这样大的来头?

早知道这样的话,当时自己态度稍微和蔼一些,再略施些小手段,会不会把他给拿下?

心里有了这种想法后,景恬突然间觉得身体发热,不由得夹*紧了大腿。

“嗯?”龙潜敏锐的抬起头扫了她一眼。

景恬心中慌乱,脸上却不动声色,声音柔媚的说道:“谢谢龙少救命之命。”

她裸着上身跪在了地上,伸手解开龙潜的裤子拉链,然后把自己的脑袋伸了过去——

————

————

“大家都坐吧。不用这么客气。”秦洛笑着说道。其它三人都站起来送龙潜,只有自己大大咧咧的坐在哪儿。现在龙潜走了,他们三个还傻站着不动。

屋子里四个男人,一个人坐着三个人站着,连秦洛都觉得这种场面有些怪异。

更让人不舒服的是他们三个都瞪大眼睛看着他,像是看到了恐龙或者不穿衣服的美女。

“这个——”冯大刚看了李秋白一眼,心里暗恨这个家伙不好好的给自己介绍一下秦洛的身份。让自己刚才丢丑险些把秦洛给得罪了。

想到秦洛刚才说拒绝景恬提出的所有条件而自己却擅自做主改变了他的决定,冯大刚心里就有些不安了。

连副市长家的公子爷都对他毕恭毕敬,巴不得要和他穿同一条裤子,自己一个导演还不被他一个指头给按死?

“秦先生,刚才的事情还请你多多谅解。你也知道,拍一部戏上上下下要涉及几百甚至上千人,最重要的就是剧组的和谐稳定。如果一个主演带着情绪上镜,拍出来的效果——肯定是要大打折扣的。所以我才做主许她一些条件——其实我也是为了安定人心——”冯大刚的表达能力还不错,虽然繁琐了一些,总算把一件事情给说清楚了。

“没关系。”秦洛笑着说道。他还真没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儿。“换个演员吧。你找龙潜要人。看中谁要谁。”

“秦先生,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我对你们圈子里的演员不熟。”秦洛说道。“我只有一个要求,要人品稍微好一点的。我不希望再出现今天这样的事情。”

“是是。我明白。这些演员都被外面的粉丝给捧坏了,说话做事都不经过大脑——后面我会好好选角的,一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好好聊吧。剧组的事我就不再过问了。不然的话这戏就没法拍了。”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上次坐个飞机把原本选定好的男主角给换了,这次来参加一个聚会又把女一号给换了。

他怕自己再来几次,就把导演也给换了。

“还是要关心的要关心的。”冯大刚连连劝道。虽然他知道自己这话也非常的言不由衷。

看到秦洛站起来要走,李秋白和柳下挥两人赶紧跟了过去,说道:“我们送送你。”

冯大刚也跟着出来,虽然还没搞清楚这个家伙的来头,但是,先把关系搞好总是没有坏处的。

于是,在大厅和院子里的众多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看到秦洛被导演、编剧和男一号众星捧月一般的送出来,都惊讶的差点儿咬掉自己的舌头。

经过江心荷身边的时候,秦洛停了下步子,向她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的葡萄。很不错。”

“谢谢。”江心荷受宠若惊的说道。

冯大刚也不由得多看了江心荷一眼,心想,就凭这句话,自己也要把她拍的出彩一些啊。

也正是有了这个由头,江心荷这个靠参加选秀节目上来的新人很快就在娱乐圈站稳脚根,挤身一线明星的行列。

很多人都以为她有后台背景深厚,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江心荷只是很适时的送出去两颗葡萄。

等到秦洛坐车离开,冯大刚看着李秋白和柳下挥,问道:“秦先生——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我不知道。”柳下挥摇头。“我只知道他和完美影视的高总关系不错。高总看起来挺尊重他的。”

“我知道他在瑞典救了一个公主。”李秋白笑着说道。

“我知道这事儿。可是——”冯大刚有一句话没有问出来。就算在国外救了一个公主,这也仅仅是可以得到龙潜这种公子哥的尊重,但是绝对没有办法让他们上前讨好。

车子被堵在路上时,秦洛接到了厉倾城的电话。

“他死了。”厉倾城声音沙哑的说道,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

“谁死了?”秦洛听了这没头没尾的话后,一下子没想明白。

“仇天赐。”

秦洛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出现了这个契机,厉倾城终于忍不住对仇家举起血淋淋的屠刀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