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孩子她爹!
50章、孩子她爹!

因为带着贝贝这个小尾巴,闻人牧月下午还有工作要处理,所以秦洛他们就没有走远,就在写字楼附近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上档次的西餐厅。

这家餐厅是临时起意过来的,而且大头和耶稣就坐在入口的位置,每一个进出餐厅的人员都要经过他们的审视过滤,秦洛倒也不担心会再次出现上次那样的蛊毒事件。

落座后,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坐在哪儿不说话,贝贝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闻人牧月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洛原本想出声说点儿什么的,但是也不知道闻人牧月的气到底消了没有,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找不到合适的话题。

闻人牧月一直都不是个好沟通的女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数都是沉默。而且她太聪明了,有很多事情你不说她也明白,所以,秦洛大多数时候也觉得自己把什么都说出来显得自己挺愚蠢的,干脆也‘聪明’的闭嘴。

“姐姐,你是怎么长这么漂亮的?”贝贝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憋了大半天的问题。

“噗——”秦洛差点儿又喷出了嘴里的茶水。好在他这次反应极快,把脑袋转到了一边。

闻人牧月也没想到贝贝会问出这么有趣的问题,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我也不知道。”闻人牧月柔声回答道。

贝贝急了,说道:“你都长成这样了,怎么会不知道呀?”

“你问这个干什么?”秦洛捏捏贝贝的小脸问道。

“我长大了也要长成姐姐这样。”贝贝说道。“以前我想长成妈妈那样和九九姐姐那样,现在我觉得还是长成这个姐姐这样比较好。”

“为什么这样比较好?”

“因为好看啊。”贝贝天真无邪的说道。

“你妈妈和九九姐就不好看了?”闻人牧月竟然主动出声问道。显然,她知道贝贝所说的‘妈妈’和‘九九姐’都是谁。

“也好看。”贝贝的表情有些为难,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可是我不怕妈妈和九九姐姐。我要长成姐姐这样,让所有的小朋友都怕我,让后面的大胖子再也不敢在上课的时候扯我的辫子。”

秦洛忍不住大笑起来,说道:“你是觉得这个姐姐可怕吗?”

“不是啦。我——我——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啦。”贝贝抓着秦洛的手着急的说道。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并不明白‘冷傲’和‘气场’这两种东西是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姐姐即好看,又可怕?”

“对。”贝贝猛烈的点头。“我都不敢和她讲话呢。”

“那你刚才不还是讲了?”秦洛笑着说道。

“我怕吃过饭姐姐就走了呀。那样的话,我就不知道她是吃什么长这么漂亮的。”贝贝着急的说道。

“你想知道吗?”闻人牧月问道。

贝贝连连点头,说道:“想。”

“那你过来和我坐。”闻人牧月说道。她和秦洛相对而坐,贝贝和秦洛坐在一起。

“那爸爸怎么办?”贝贝有些为难。

“让他自己坐。”

“好吧。”贝贝说道。“他是男孩子,我们是女孩子。男孩子应该和男孩子坐一起,女孩子应该和女孩子坐一起。”

于是,贝贝光明正大的冠冕堂皇的背叛了秦洛跑到了闻人牧月的身边。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闻人牧月看着贝贝说道。

贝贝赶紧跑过来抱着闻人牧月的脖子,把耳朵贴在她的嘴边,闻人牧月小声在她的耳朵边说了一句话,贝贝立即高兴的叫嚷着说道:“姐姐,这样就能长的和你一样漂亮吗?”

“是的。”闻人牧月肯定的点头。“不过一定要保守秘密,不然就不灵验了。”

“什么秘密啊?”秦洛笑着问道。

贝贝急了,捂住闻人牧月的嘴说道:“姐姐,咱们不能告诉他吃苹果可以长成你这么好看的秘密。”

“————”

于是,在贝贝的霸权要挟下,闻人牧月没有说出那个‘秘密’,秦洛也不知道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陪着贝贝闹了一会儿后,秦洛看着闻人牧月说道:“你看,连小孩子都觉得你可怕。所以,你以后还是多笑笑吧。不要整天板着张脸,像谁欠你好几百块钱似的。”

这个世界上,估计也只有秦洛能够这么当面说闻人牧月了。

“她现在不觉得了。”闻人牧月说道。确实,贝贝现在正一脸幸福的吃着闻人牧月喂给她的水果沙拉呢。

秦洛笑笑,心想,闻人牧月确实是外冷心热的人。虽然平时什么都不说,但是心思却极其细腻。只要是她能够做的,全都在暗地里帮你给做了。

“你应该明白,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就是很奇怪,怎么他前脚就走,你的电话立即就打来了。”秦洛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自己发生的矛盾根源。

“有人在跟踪他。”闻人牧月说道。

“难怪。”秦洛说道。“他答应了。”

“我能猜到。这是他的一次机会。”

“既然你怀疑的话,为什么我们不自己查他?”秦洛疑惑的问道。

“不合适。”

“什么不合适?”

闻人牧月知道秦洛对商业领域这一块没多少了解,又喂了贝贝一块西瓜,解释着说道:“秦家借助新能源项目一路领跑,闻人家族和白家借助上次的挖角而勉强在后面追赶——国家再次肯定了新能源项目的重要意义,并且在这个领域做了大量的政策倾斜。得能源者得世界。我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候和白家把关系闹僵。”

经过闻人牧月的解释,秦洛这下子才明白了她这么做的深意。

闻人牧月怀疑白残谱是一系列事件的幕后操控者,但是却不能亲自让人去调查揭穿他。因为那样做的话,白家的人一定会以为闻人牧月故意挑衅,双方现阶段的良好合作基础必然会受到破坏。

那个时候,闻人牧月报了仇,却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盟友。

更糟糕的是,如果白家对闻人牧月加以提防并且依附了秦纵横的话,三方的微妙局势将再次打破,可能等待闻人家族的就是两面夹攻的局面。

这不是闻人牧月愿意看到的。至少不是她现阶段愿意面对的。

而交给白破局来调查的话,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好处:

第一,能够把自身嫌疑撇清。向白家人证明,自己并不是故意要搞你们白家的人。而是他一直在背后搞鬼,我们才不得已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你们。这样避免双方矛盾激化,让秦纵横捡了个现成的大便宜。

第二、就算真的查出白残谱就是那个幕后的操纵者,以白破局的性格,他也一定会给自己一个交待的。过程有曲折,但是结果一样。

第三、省时省力省心。

“要是白破局下不了手呢?”秦洛担忧的说道。

闻人牧月淡淡的扫了秦洛一眼,说道:“你小看了白破局。”

秦洛苦笑,说道:“幸好我没有进入商场。不然的话,被你们卖掉了还在帮你们数钱。”

“我不会卖你。”闻人牧月说道。

“谢谢。”秦洛感激的说道。

“你不值钱。”

“———”

闻人牧月的视线看向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说道:“你觉得所有的聪明人都是天生的吗?”

“至少你是。”秦洛没好气的说道。他发现这女人现在学坏了,总是喜欢在话里面设圈套让人钻。

“我也不是。”闻人牧月说道。她指着外面那些匆忙走过的人群,说道:“如果把他们摆在我的位置上,或许他们比我做的更好。生命的潜能是无尽的,如果有了生存的压力,每个人都会竭尽全力耗尽心机。”

“那你把闻人照丢上去试试?”秦洛调侃着说道。

“——他没有生存压力。”

秦洛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发现他们的位置旁边发生了一点儿小冲突。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拦着不让我过去?”一个身穿名装看起来很是英俊的男人表情不悦的对着挡在他前面的两个黑衣男人说道。

那两个男人是闻人牧月的贴身保镖,显然,那个英俊男人的目标是闻人牧月了。

“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马悦走过来说道。

男人看到马悦时眼里有瞬间的惊艳,然后指着闻人牧月说道:“我只是想和这位小姐交个朋友,没想到突然间站出来两个人拦住我——”

男人不傻,已经明白这两个人应该是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的保镖了。而这个戴着眼镜的熟女应该是她的秘书助理一类的人物。

不过,想到自己的后台,他也没有就此退却的打算。征服这样的女人才有味道嘛。

马悦看了一眼闻人牧月,看到对方没有丝毫表示,只能遗憾的对这个追求者说道:“抱歉。我们老板很忙。”

“我不会过多打扰,只是去送个名片。”男人固执的说道。一幅不依不饶的架势。

秦洛走过去,拍拍男人的肩膀,笑着说道:“兄弟,连孩子都有的女人你也有兴趣啊?”

男人愣了愣后,说道:“我不介意。”

秦洛说道:“可是我介意啊。我是孩子她爹。”

PS:这几天确实写得有些卡。所有的罪过在我。)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