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花田幕后老板现身!
41章、花田幕后老板现身!

放吧?

正如秦洛刚才所说的那样,蛊王率领着众多草蛊婆大肆报复怎么办?

一群草蛊婆和一个蛊王融合在一起就会发生化学效应,那些草蛊婆得到红衭这个狡诈阴险的女人指挥无疑是如虎添翼——秦洛才不愿意做放虎归山这样的蠢事。

不放吧?

以那些草蛊婆无视法律不讲道德的行事风格,她们的报复一定会越来越疯狂。这一次是闻人照,下一次是谁?

说实话,秦洛面对她们的时候还真是很头痛。他宁愿去和一群身手高明的杀手过招,也不愿意和这些杀人如麻不珍惜别人生命也不珍惜自己生命的疯婆子为敌。

这年头横的怕愣的,愣的就怕不要命的。一个人连命都不要了,还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她?

“把她们全杀了。”离凶狠的说道。

“不行。”秦洛摇头。“法不责众。她们人数众多,就算把她们全给捉了起来,最终的处理方式也只能把她们遣返回去——不然的话,会出大乱子的。”

草蛊婆是一个很特殊的职业。有很多人怕,也有不少人敬。甚至有些苗人家里有人生病了,也都是请这些草蛊婆帮忙医治。

到时候那些苗人得到消息,还不跳出来闹事?这是一个谁都不愿意背谁也背不起的大黑锅。

“解铃还需系铃人。”乔木说道。“那个女孩子是这件事情的关键。或许她有办法。”

“她当然有办法。”秦洛苦笑。“她的办法就是我们把她放了,然后她命令这些草蛊婆解散——问题是,她的话我们能够信任吗?”

“如果她的命运和我们绑在一起呢?”闻人牧月声音平静的提醒着说道。

秦洛心思一动,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我来想办法。”

大头打来电话,问花田跑马场那边的事情要怎么处理。

秦洛这才想起来,他要求大头控制花田跑马场的众多管理人员呢。而闻人牧月也让马悦留下来帮忙,她们好像控制了人家的厨房。

“我过去看看。”秦洛说道。

“我带闻人照先回去。”闻人牧月说道。

“好。”秦洛点头。“我让离送送你们。”

“不用了。外面还有不少保镖。够用了。”

“在她们行踪不明人数不知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警惕一些吧。”秦洛劝道。

“我送你们。”离站出来,声音冰冷的说道。

闻人牧月看了离一眼,拉着闻人照的手往外面走去。

“姐夫,我们先回去了。下次再一起出来吃饭啊。”闻人照这个白痴还不忘和秦洛告别。“这次选的饭店太失败了。下次我带你们去吃更好吃的。”

“———”秦洛差点儿没忍住告诉他‘食尸鳝’到底是什么东西。

走到龙息停车场,离原本想像正常的保镖一样坐在副驾驶室的,闻人牧月出声说道:“那个位置有人坐了。”

离就跟着钻进了后车厢,恰好坐在闻人牧月的斜对面。

“你好。我是闻人照。还没请教怎么称呼?”闻人照主动向离伸出手。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改变口味开始喜欢暴力小美女了。

“和你没关系。”离冷淡的说道。视线转向窗外,像是没有看到闻人照伸过来的手一样。

“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闻人牧月说道。“同样,我也不喜欢你。”

“这样最好。”离说道。

“你是他的朋友。我也是。如此而已。”闻人牧月说道。

离诧异的看了闻人牧月一眼,然后立即否认,说道:“我不喜欢你和他没有关系。”

闻人牧月嘴角微微扬起,带着让人炫目的笑意,问道:“那你为什么觉得委屈?”

“什么意思?”

“他让你出来保护我,你心里觉得委屈。”闻人牧月肯定的说道。

闻人照疑惑的看着闻人牧月,他觉得姐姐今天晚上很有表达欲望,说的话比平时要多了不少。

以前能用两个字表现的内容她绝对不说四个字。而且,她从不重复自己说话的内容。

“笑话。我为什么觉得委屈?”离愤怒的瞪着闻人牧月,一幅想要动手揍人的架势。

闻人牧月丝毫不惧,仍然保持着之前的神态和动作,说道:“因为你觉得他把你当成一个保镖——而不是一个女人。”

“———”

离凶狠的看了闻人牧月一眼,然后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姐,你们在说些什么啊?”闻人照看着离离开时的背影,一脸迷茫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闻人牧月喃喃说道。

“或许——我想激发出她的好胜心吧。毕竟,我们是同一类人。”

————

————

秦洛正准备带着人去花田狩猎场的时候,见到离又去而复返的回来了,问道:“怎么又回来了?”

“她说自己不需要保护。”离冷冰冰的说道。想起那个女人一幅把什么事情都看的清楚明白的眼睛她就觉得生气。

“好吧。那你和我们一起去吧。”秦洛没有往其它方面多想些什么,更不知道两个女人已经进行过一场短暂的斗争。

离沉默,跟在秦洛的身后上车。

花田跑马场出现客人食物中毒事件,而且中毒的是闻人家族的小少爷闻人照,这个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般的传了出去,花田跑马场的人不仅仅没有因为出事而减少,反而越聚集越多,还有不少闲的蛋痛的家伙特意驱车几十公里赶来围观。

所有人都知道,这下子要有大热闹可看了。

闻人照是什么人?是燕京三大家族之一闻人家族的嫡系子孙,有名的花痴大少。虽然大家都知道闻人照是草包一个,可是,人家有一个好姐姐啊。

闻人照的姐姐是燕京第一美女闻人牧月。这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女性,平时深入简出几乎与世隔绝。很多人想要见上一面都难以实现,更不用说搭讪追求了。

现在,她最宝贝的弟弟被人毒倒,难道她就这么听之任之?

据说她已经让她的心腹助手留下来控制了厨房。而她本人则带着弟弟出去救治了。

救治活了还好说。如果闻人照就这么一命呜呼,那么,这梁子可不就结大了吗?

而这花田跑马场是燕京新兴的一处娱乐休闲会所,以其雄厚的资金和深厚的背影强势而起,一经面世就轰动燕京,成为众多燕京名媛豪门公子的首选娱乐场所。

可是,它的幕后老板到底是谁一直是个迷题。谁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两股势力进行碰撞,谁将是最终的胜利者?这也是大家所关心的话题。

秦洛驱车赶到的时候,大头还用枪指着俱乐部经理吕含烟的脑袋。

吕含烟遇到大头这个木头也是件悲剧的事儿,她要求出门处理一下工作被大头以怕她跑了的理由拒绝她提议去她办公室等待也被大头以保护现场的理由拒绝,最后她腰酸背痛实在是站不住了,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好在大头只是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让她赶紧站起来。

看到秦洛过来,吕含烟压抑不住的火气就往外冒,说道:“秦先生,我们对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深表愧疚。我们也也很积极的配合你们的调查——可是你们这种把工作人员当做嫌疑人的做法是不是太过份了些?”

“你们在菜里下毒才过份呢。”秦洛没好气的说道。

“我们有什么理由下毒?”

“我怎么知道?”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下毒?”

“证据是找出来的。只要找,就会有。”

“你———”吕含烟气呼呼的看着秦洛,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正在这时,她手里的手机响了。

她接通听了一会儿后就挂断了电话,对秦洛说道:“我们老板想和你谈谈。”

“很好。”秦洛说道。“我也正要去找他讨个说法。”

在吕含烟的引领下,他们从后门出去,穿过一片树林和草地,又穿过几道院墙后,这才进入了一幢独立的院子。

秦洛发现,这处院子的地形非常隐蔽,如果不是有人带领,还真不容易被人发现。

而且上山的路是独立开辟出来的,和他们来时的那条路不是同一条路。

“看来这个老板的身份还挺隐密的。”秦洛在心里想道。

他带着大头耶稣以及离进入院子,看到从里面迎出来的人后,一下子就傻乎乎的愣在了原地。

“你怎么会在这里?”秦洛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花田跑马场的老板竟然是自己的熟人。

PS:第二更。期待第三更的把红票顶上来。。。)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