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蛊王解蛊!
39章、蛊王解蛊!

密林。木屋。

“这种关键时刻,你不跟在她们身边监视着,跑来找我做什么?”男人的脸色带着不郁,出声训斥着说道。

“我来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草蛊婆声音僵硬的说道。或许是自己的儿子给了她勇气,她终于敢抬起头看向那个男人的眼睛。

“暂时还活着。”男人笑着说道。“如果你不听话。那就要死了。”

“我要看看他。”草蛊婆固执的说道。

“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谁的话都不相信。”

“很好。”男人笑了起来。“你学聪明了。”

啪!

男人一巴掌煽在女人脸上,怒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你凭什么和我提要求?我要你办的事呢?我要你杀的人呢?”

“秦洛死了吗?闻人牧月死了吗?他们都不死,你就杀一个废物——你还敢来要你的儿子?你信不信我杀了他?”

“你要是杀了他。我就杀了你。”草蛊婆固执的说道。

男人被逗乐了,笑呵呵的看着面前这个满脸鲜血的女人,说道:“就凭你吗?”

“我死了。就会有人把你所做的一切都告诉蛊王。那个时候,这数百草蛊婆不是秦洛的克星,而是你命中的劫数——”草蛊婆抹了把嘴角上的鲜血,然后用舌头把那些血渍全给清舔干净,再一次的要求道:“我要见我的儿子。”

男人的表情阴睛不定。挣扎了一会儿后,笑哈哈的说道:“不错。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拍了拍手,一个黑衣男人推门进来。

“把那个小孩儿带过来。”男人说道。

黑衣人沉默应命,很快的,就带着一个称不上可爱两腮还长着‘高原红’的七八岁小男孩儿进来。

草蛊婆看到,一把把小男孩儿抱在了怀里。

“má。”男孩儿看到母亲,抹着眼泪叫道。

“好一场母子团圆的好戏啊。”男人站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眼里却有着残忍的杀意。

“这个低贱丑陋的女人,她竟然敢威胁自己?”男人恶毒的想道。“等到这次计划完成。定让你们死无全尸。”

“好了吧?儿子你也见了,现在是不是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男人说道。

“她们在秦洛点的汤里面下了蛊引,原本以为这样可以把他们全部毒倒——但是没想到秦洛和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喝汤。”草蛊婆握紧儿子的手,仰起脸看着男人说道。

“你们的后续计划是什么?”

“秦洛没有毒倒,一定会带着中蛊的伤者去找蛊王。蛊王可以解这种蛊——”

“我是问你们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男人暴跳如雷的吼道。“一群废物。连这么点儿事情都做不好。”

“他们在等蛊王回归。”

“回归?”男人冷笑。“你以为他会把那个女人放出来吗?我不管你怎么做,你必须引导他们报复秦洛杀掉秦洛。”

男人拍拍小男孩儿的脑袋,笑着说道:“他不死,他就死。”

草蛊婆的眼神一凛,然后低下脑袋答应。

————

————

红衭冲干净身体换了身很不合适的军用迷彩后被重新带出来。

迷彩裤子宽大,走起路来就像是颜色古怪的英格兰情调长裙。衬衫也大的吓人,可以把两个红衭装进去。

她走进白色小楼的客厅,愤怒的瞪了秦洛一眼,说道:“我需要药引。”

“需要哪些东西?”秦洛问道。

“白芍、知母、元参、连翘、夏枯草、半斤绿茶、母刺猬身上的十三根刺、还有浸泡三个月以上的人骨头。”红衭熟练的开出自己需要的药材。

“行。一个钟头后给你。”秦洛说道。

白芍、知母、元参、连翘、夏枯草、绿茶,这些东西很容易就能够买到。刺猬也不是什么珍奇动物,只要有钱也能够买到。

但是,寻找浸泡三个月以上的骨头就比较困难一些。

“骨头必须是用水泡过的吗?”秦洛问道。

秦洛在首都医科大学做过教师,知道医科大的标本实验室里面有不少用福尔马林浸泡过的标本。如果这个可以用上的话,倒也不用太麻烦。

“不行。”红衭直接就否定了。“福尔马林带有腐蚀性,把它丢进去会破坏药性。你想把他们全都毒死吗?”

“你竟然知道福尔马林带有腐蚀性?”秦洛心里还真是有些惊讶。

“废话。是谁告诉你我们必须是文盲的?”红衭没好气的说道。“反正需要的东西全都告诉你了。如果你找不到的话,那就恕我无能为力了。”

“他们活不了,你的居住条件也改变不了。”秦洛威胁着说道。“所以,你最好不要幸灾乐祸。”

“你——”

闻人牧月拿到清单后,立即走出去让她的保镖们分头去购买这些东西。

“用水泡过三个月的人骨?”闻人牧月皱起了眉头。“殡仪馆有吗?”

“那儿只有骨灰。”秦洛摇头说道。“而且也不可能有被水泡过三个月的。”

“我来想办法。”离说道。

“你知道哪里有?”秦洛高兴的问道。

“知道。”离说着就走了出去。

离不愿意多说,秦洛也不好多问。他知道龙息有很多秘密,有些是自己知道的,但是更多的是自己不知道的。

如果不是自己有那块龙息创造人赠送的铭牌的话,可能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融入这个神秘的组织里来。

有钱能使鬼推磨。半个钟头的时间不到,闻人牧月的保镖们就已经赶回来了。

秦洛把这些药引全都收拾了起来,离也提着一个黑色的小布袋走了进来。

秦洛接过去一看,里面是一块手臂上的骨头。骨头上面还渗有血水,看来是刚刚取下来的。

“现在可以熬药了吗?”秦洛问道。

“可以。”昏昏欲睡的红衭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后,说道:“架一口大锅。用干柴升火。把锅架在木柴上。”

这些倒是难不到秦洛等人,很快的,就按照红衭的要求在院子里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熬药台。

红衭先把大锅洗干净,然后倒了半桶水进去。盖上锅盖后,说道:“烧开了叫我。我再去睡一会儿。”

“很快就烧开了。你还是站在这儿忍一忍吧。”秦洛笑着说道。

“从来没见过比你更绝情的人。”红衭撅着嘴巴说道。

“那是你没有看到过自己杀人时的样子。”

“嘻嘻。我杀人的时候也很可爱好不好?一点儿都不凶。”

秦洛没有回应。如果没有必要,他才不愿意和这个喜怒无常浑身都沾满巨毒不知不觉就要人命的小妖女搅和在一起。

“水开了。”负责添加柴火的一名军人喊道。

秦洛看向红衭,红衭只得走到锅边,把她让人买回来的药物整包整包的倒进锅里。

她把那些刺猬刺和骨头也同时倒了进去,然后拿起旁边准备好的勺子就在锅里搅拌着。

很快的,锅里的水越来越黏稠。黑漆漆的,像是融化后的沥青。

“大火煎半个钟头。”红衭再次把锅盖上,指挥着说道。

随着锅里‘噗’‘噗’的冒泡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一股股恶臭的味道也越来越浓烈的挥发出来。

“怎么这么臭?”秦洛盯着红衭问道。

“熬出来就是这样。我能有什么办法?”红衭不悦的说道。“再说,良药苦口利于病。你还是医生呢,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你最好不要在中间搞什么鬼。”秦洛威胁着说道。“不然的话,你就在那间臭不可闻的屋子里住一辈子吧。”

红衭原本想反驳的,但是看到秦洛认真的样子,握了握拳头,把想说的话全憋了回去。

“女人报仇,十年不晚。”红衭在心里想道。

半个钟头后,一群人掩着鼻子站在那口咕咚咕咚冒黑泡的大锅面前。

秦洛问道:“这是药吗?”

“就是这个。”红衭肯定的点头。

“应该不会有问题。”闻人牧月说道。“如果她不想死的话。”

“哼。”红衭对闻人牧月的话很不感冒,冷哼一声表示抗议。

秦洛让人拿碗盛了两碗这种黑呼呼如蜜糖一样黏在一起的浆糊状物体,说道:“喂他们两人每人喝一碗。”

闻人牧月亲自喂闻人照喝药,一碗药还没有喝完,闻人照突然间从沙发上跃了起来,然后趴在哪儿吐了起来。

一股比这解药更加恶臭的肮脏物吐了出来,秦洛这才确定这药是有效的。

只是,今天的鼻子可真是遭殃啊。

PS:亲们,今天的第三更。求奖励,求热吻。求红票。)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