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开枪吧!
18章、开枪吧!

“我们又见面了。”秦洛看着被耶稣和大头控制住的剑客,笑呵呵的说道。

他们以前多次接触,但是每次都是他们在明剑客在暗。剑客一击即走,很多时候甚至连面都没有见到过。

这一次,他们终于‘坦诚相对’了。而且有一方已经湿身诱惑的凸现出自己无比雄壮性感的身材——

剑客看着秦洛,脸上表情非常的平静。一点儿也没有做为一个阶下之囚的觉悟。

“秦,他听不懂你在讲什么。”耶稣说道。

“我知道。”秦洛点头。“很久就想和他说这句话了。听不听得懂没有关系。带走吧。”

大头给剑客上了拷子,秦洛仍然不放心的用银针封住了他的‘丹田穴’,让他在半个钟头之内手无縳鸡之力。耶稣提着剑客的剑匣,一群人再次上了游艇。

秦洛没有带着剑客去和卡莱汇合。打人不打脸,如果他预料不错的话,那些人已经将剑客的死讯向卡莱或者菲利普汇报过了。

自己大咧咧的把剑客带过去,不是说明那些人的汇报是错误的他们运用了那么多的人手布置了这么大的阵仗却让犯人逃跑了——这不是让人难以下台吗?

游艇在一处偏静的路口停了下来,大头搜索了一圈,对秦洛说道:“前面有间废弃的船厂。”

“进去吧。”秦洛说道。

大头一枪打崩了门锁,然后他们进入这间散发出霉臭味道的院子。

秦洛看着耶稣,说道:“你来给我做翻译。”

“明白。虽然这么做有些怪异。”耶稣点头说道。

“我准备离开瑞典了。我不想带一个杀手回去。所以,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我把你杀了。二,你去把派你来杀我的人杀了。”

耶稣看了秦洛一眼,然后把秦洛的话解释给了剑客。

“和你一样?”剑客抬起头看向耶稣的脸说道。他看不清耶稣的表情轮廓,却能够看到他闪亮的眼睛。

“是的。和我一样。”耶稣笑着说道。“你应该庆幸他的仁慈。我们是杀手,杀手失败的结局是什么你非常清楚。”

“我很清楚。我也做好了准备。”

“准备去死?”

“是的。”

“据我所知你很怕死。”

“如果我的谨慎是你所说的怕死的话,那就随你怎么说好了。”剑客笑着说道。“如果可能的话,我确实愿意活着。谁愿意死呢?”

“你现在就有一个这样的机会。”耶稣劝道。毕竟,他们是朋友。虽然他们这样的友谊让很多人难以理解。

“如果我这样做了,我不就成了你?”

“这样有什么不好吗?至少我现在可以继续服侍主耶稣,能够劝导更多的人加入我们信奉我主。”

剑客怒了。

他的声音变的冷洌而带有杀气。“难道你就不曾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耻辱吗?”

耶稣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有过。但是想到如果我不妥协而面临死亡的下场时,我更加坚定的认为我做的选择是正确的。一个活人能够比死人做更多的事情。可以做坏事,但是也可以做好事。”

“你是杀手。杀手应该有自己的骄傲。要么杀人,要么被杀,不应该有第三种选择——我会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持我的名誉。”

“真是太遗憾了。”耶稣说道。

“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你确定这就是你的最终答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要向他汇报了——哦,忘记告诉你,我现在兼职做他的保镖。一份轻松快乐的工作。虽然他从来不曾给我发放过薪水,可是——这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这就是我的最终答案。”剑客语带惆怅的说道。“什么时候杀手也开始变得讨价还价了?”

“我现在是传教士。”耶稣咧开一嘴白牙微笑。“我曾经为自己的职业感到骄傲。现在,也一样。哦,我果然像华夏人说的那样——干一行爱一行。”

“我的朋友,我是应该指责你的厚颜无耻还是恭唯你的随遇而安?”

“无所谓。”耶稣说道。“我主说过,倘若有人辱你、骂你、讥你、笑你、贱你、唾弃你,不要理会。再过几年,你且看它。”

“——我不记得上帝说过这样的话。”

“没有吗?这么有哲理的话一定是我主说出来的。”

“———”

秦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叽哩呱啦聊天的两人,自己却一句话也听不懂,不得不出声问道:“有结果了吗?我希望他能够做出聪明的选择。”

“他选择了用死亡来维护杀手的尊严和剑客的名誉。”耶稣说道。“他比我勇敢。”

“也比你愚蠢。”秦洛说道。“杀了。”

大头会意,立即举起了手枪。

“等等。”耶稣喊道。

“有什么事情吗?”秦洛看着耶稣说道。“难道你要替他说情让我放了他?”

“我想请他抽一支烟。”耶稣一脸认真的说道。“他不喝酒,不玩女人。只喜欢杀人和抽烟。”

“可以。”秦洛点头答应。他不是一个不懂变通的老板。

“你有烟吗?”耶稣在剑客的身上摸索着。

“谢谢你,我的朋友。”剑客舔了舔嘴唇说道。“我没想到你会为我提出这样的要求,这比替我求情让我更加的开心——不用摸了。我没有烟。你应该清楚我的性格,只要接手任务,我就会戒烟并且清除身上的异味。”

“哦。可怜的迷途小羔羊,那你得有多长时间没有抽烟了啊。”耶稣转过身看着秦洛和大头,问道:“你们有烟吗?”

“没有。”秦洛摇头。大头索性不理他。但是他的沉默已经给出了答案。

“你们有烟吗?”耶稣又问站在门口的那群负责保护秦洛的宫廷卫队。

“先生,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许抽烟。也不许携带可能暴露身份的物品——”一个高个子男人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真是太遗憾了。”耶稣叹了口气。然后他看着秦洛,说道:“能不能把他交给我。我请他抽一支烟后就送他上路。”

秦洛看着耶稣的眼睛。

良久,他点了点头。“可以。”

“我跟他们一起去。”大头说道。他不放心耶稣就这么带走剑客。要是他把他放了怎么办?

“你跟我回去吧。”秦洛笑着说道。

然后他转身向外面走去。大头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跟在身后。

“真是个奇怪的人。难怪我一直杀不了他。”剑客看着秦洛的背景若有所思的说道。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耶稣说道。

“或许别人没办法说这句话,但是我知道,今天会是我的最后一天——所以,我可以确定,我这一生从来没有做过后悔的事情。”剑客说道。

“走吧。”耶稣洒脱的耸耸肩膀往门口走去。

剑客笑了笑,跟了上去。

走了大半个钟头,两人终于在公路加油站的二十四小时营业商店买了一包万宝路。

耶稣撕开包装纸,抽出一根香烟点燃,然后递给剑客,说道:“抽吧。”

“谢谢。”剑客接过香烟,非常贪婪的抽了一口。

可能是憋了很久的缘故,他的第一口很用力,一下子就把这根香烟给抽掉了一半。

任由那股香醇的味道在胸腔流淌,剑客有些陶醉的闭上了眼睛。

耶稣坐在一边看着他,没有再出声打扰。

剑客小口小口的抽着,像是在品味世间最美好的食物。

可是,很快的,那根香烟还是烧到了烟蒂。

耶稣把烟盒丢了过去,说道:“你可以再抽一根。”

“不用了。”剑客拒绝。“你答应过他,只请我抽最后一支香烟。”

“确实是这样。”耶稣取回了烟盒。

“能把剑匣给我吗?”剑客看了一眼耶稣放在旁边的剑匣,出声说道。

耶稣把剑匣递过去。剑客接过剑匣,在上面轻轻一按,‘咔砰’一声,盒盖应声弹开。

盒子里的红色绒棉上,一柄银白软剑安静的躺在哪儿。

剑客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并且用指尖在剑刃上轻轻划过,他的手指上立即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一颗颗血珠在刃口处流敞。

以血养剑!

剑客依依不舍的关上剑匣,把他递给耶稣,说道:“好好待它。”

耶稣没有伸手去接,看着剑客说道:“我知道,你已经恢复了体力。你可以用它来反抗逃跑。”

“我已经准备好了。”剑客说道。“开枪吧。”

“好的。我的朋友。”耶稣拔出自己的黄金色手枪,拉开了保险栓后,枪口瞄准剑客的脑袋。

“再见,我的朋友。”耶稣说完,毅然扣动了扳机。

砰!

血花四溅。

PS:老柳在老家参加堂弟婚礼,上网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抱歉抱歉。。。)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