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听都没听过的怪病!
96章、听都没听过的怪病!

有钱人住豪宅,有权的人就住宫殿。

秦洛去过闻人家位于仙女路的老屋,对那座占据在半山腰面积宽阔的豪宅记忆深刻。

等到他跟着玛德利王后和菲利普身后一路走去,也不知道到底穿过多少道门走过多少里路后,才终于在皇宫角落里一座小院门口停了下来。

玛德利王后像是很急躁的样子,没有让其它人去敲门,她亲自跑到前面去,在密封严实的铁门前轻轻的扣了扣。

连续扣了五下,三长两短,像是某种暗号。

“咔!”

铁门中间开了一扇小小的窗,从那窗口里露出一张中年人面无表情的脸。

看清是玛德利王后站在门口,男人这才打开了铁门,然后站在一边对着玛德利王后躬身行礼。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同样面无表情的中年妇女低着头一脸恭敬的站着。他们看起来像是一对夫妇。

“辛苦你们了。”玛德利对着他们点头说道。

从她的女儿被送进这座隐蔽的院子那一天,这对年轻的夫妇就被选派进来照顾守护。

直到现在,已经有十九年了。女儿大了,他们也在苍老。

“自己欠他们。皇室欠他们。”这是玛德利王后心里的想法。

这对中年夫妇听了,想要说些什么,却像是突然间忘记了如何用词似的,硬是把要说出来的话生生的憋在喉间。

然后,两人脸色通红的道歉。即便道歉的时候也没有说话,而是手忙脚乱的躬身行礼。

秦洛站在旁边叹了口气。很明显,这对夫妻应该很少和外界沟通。他们已经快要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秦洛对自己将要治疗的对象更加好奇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需要玛德利王后和菲利普王子亲自带人过来?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被关进这位于王宫深处不是监狱却胜似监狱的孤独小院?

监狱里面至少还有警察、有犯人、有厨房杂役可以沟通交流,这里面只有这一对自己都不会说话的夫妻。

“带路吧。”菲利普的心情也不好过。也越发的渴望知道自己的那个妹妹现在到底变成了什么样的一种状态。

中年男人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带着一群人往院子里面走去。而他的妻子却在后面及时的把铁门关上。这座小院再一次与世隔绝。

看到四周高不可攀的院墙和紧闭的大门,秦洛突然间就感觉到了一种压抑的烦躁感觉。

中年男人再次推开一座木制的棕色大门,然后便在门口停了下来。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玛德利王后说道。

于是,秦洛便看到了如此美妙的一幕。

此时,阳光明媚,光线充足。

在木制的雕花大窗边沿,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正闭眼休憩。

她的五官是如此的精致,琼鼻樱口,睫毛修长,那双耳朵尖尖的细细的,仿若动画世界里面的自然精灵。

她的身上穿着一条白纱,遮掩住身体的重要部位。裸露出来的皮肤白净异常,肉眼难辨任何瑕疵。

白净?

秦洛突然间就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按道理讲,即便是白种人,他们也不可能白净到这种程度。而她的肤色已经超越了那种白的范畴。

更让秦洛惊奇的是,她的头发也是纯白色,很纯粹的一种颜色,仿佛不含任何杂质——比老年人的白发还要更白一些。

“她就是病人?”秦洛瞪大了眼睛。造化弄人,红颜薄命。上帝用心创造了这样的佳人,却又狠心把她击碎。

这么多人过来,女孩子还没有任何知觉。仍然在她并不美好的梦乡里面翱翔。

看到她后,玛德利王后的表情非常复杂。怜惜、慈爱、懊恼、悔恨,或许还有其它的什么情绪。一幅想要靠近却又不敢靠近的样子。

“她就是嘉宝?我的妹妹?”菲利普终于见到了自己传闻中的妹妹,脸色就显得有些激动。

他大步走过去,想要伸手去握住嘉宝的手。

“不要动她。”玛德利王后出声阻止。

那睡梦中的女孩子终于惊醒过来,那双仿佛让星辰大海全都失色的湛蓝色眸子惊慌失措的看过来,双手紧紧的抱紧自己的身体,趴在哪儿一动也不动。就像是被猎人击伤后没办法动弹只能任人宰割的一只小白兔。

她的这个自我保护动作一下子勾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底柔情。

包括秦洛。

“秦洛先生,她就是需要请你治疗的病人。请你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她。”玛德利王后对着秦洛说道。

秦洛点了点头,一脸笑意的往那个躺在躺椅上的女孩子走过去。

女孩子偷偷瞥了秦洛一眼,然后更加的紧张起来。她的身体竟然嗖嗖的发抖。

“我又不是坏人。”秦洛心里郁闷的想道。不过,他的脸上笑容更加的浓烈了。

是谁说的来着,微笑是世界上最好的沟通桥梁。

可是,任凭秦洛咧着张嘴在哪儿傻笑,女孩子根本就不睁开眼睛看他。

秦洛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有些僵硬,揉了揉脸后,走到女孩子面前蹲了下来。

女孩子的眼睛紧闭,但是那长长的睫毛像是一把白色小伞似的眨啊眨的,透露出了她心中的紧张。

秦洛很希望自己就像是童话中的王子,只需要在公主的嘴唇上轻轻一吻,公主就立即睁开了眼睛——不得不说,王子是世界上最高明的医生。只要吻一下别人,再厉害毒药和诅咒立即被解开。

秦洛想,要是自己治病也这么容易就好了。

他伸出手,轻轻的握住女孩子的小手。

女孩子的小手颤抖个不停,却连抽走的勇气都没有。任由秦洛握在掌心。

小手冰凉,不知道这是她原本的身体温度还是因为受惊而变成这样。

秦洛看清楚她的皮肤后,表情立即变得难堪起来。

远距离站着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模样精致,皮肤白皙的有些惊人。

可是,近看之后才发现,她的皮肤不仅白,而且还非常的薄。

体内的经脉清晰可见,外面的那重皮肉就像是一块透明的玻璃似的。

秦洛挽起她的袖子,发现手腕上的情况和手背一模一样。

手、脸、脖子、身体的所有部位像是没有皮肤,只有一块透明薄膜罩上来一般。

“这是什么病?”秦洛自己都懵了。这种怪病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啊。

秦洛不知道她是怎么长大的,这样还能够活着,在他眼里已经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了。

堪称奇迹!

“秦洛先生,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解决的办法?”玛德利王后一直在细心观察秦洛的脸色。因为她前面带来的几个医生在见到嘉宝的第一眼时都会表现出震惊和绝望的表情。后来果然就无法医治,不了了之。

如果秦洛也表现出这种表情的话,她就知道可能这个华夏医生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可是,这个男人的表情她却有些看不懂。

在刚刚发现病情的时候,他的眼里也流露出惊奇的神色。接着便是疑惑和探索——当他把嘉宝的手脚脖子全都看完后,就变成了尊敬。

怎么会是尊敬呢?他尊敬什么?

听了翻译的话,秦洛站起身来,看着玛德利王后说道:“王后,情况很不乐观。说实话,这种病我是第一次见到。我甚至它不知道它因为什么形成,在医学上有什么学名——或许,这种病在全世界也属于特例吧。”

玛德利王后当然知道这种情况。她让人在各国的病例库中搜索这种病例,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信息回溃。

情况很明显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和自己的女儿患上同一种疾病。

“有没有办法?或者说是一线治疗的希望?”玛德利王后声音平静的说道。

她已经对秦洛能够治疗这种怪病失去了信心。所以,她要保持的镇定一些,不能够让这个年轻人知道自己和嘉宝的关系。

之前她心中怀有希望的时候,也愿意为此冒一次险。但是,希望破灭的时候,她又立即变的冷淡而寡情。

这就是皇室。皇室的荣誉高于一切。

“办法是想出来的。思考也需要时间。”秦洛说道。“任何疾病的产生都会有原因。如果能够找到它患病的源头,就容易找到解决的办法。”

“秦洛,你愿意试一试吗?”菲利普出声问道。看到妹妹的这种情况,他的心里非常的着急。

如果不知道就算了。既然自己已经看到,就一定要想办法治疗自己的妹妹。

“当然。”秦洛点头说道。他也对这种疾病产生了兴趣。如果能够把这种病治好的话,对他的人生来说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秦洛先生,我知道你们来瑞典的目的。也清楚中医所面临的现状。”玛德利王后一脸郑重的说道。“如果你能够治好她的病,我们瑞典将会对中医大开方便之门。只要是你们需要的,我全都给你。而且,我会向英国皇室、西班牙皇室、比利时皇室、挪威皇室、丹麦皇室摩纳哥皇室大力推荐中医。除此之外,对你个人还有重礼相赠。”

“王后客气了。我和菲利普是很亲密的朋友。”秦洛谦虚的说道,像是根本不为玛德利王后的重礼所动。

可是,他的心里却早已经乐开了花。

如果玛德利王后当真愿意向这些皇室推荐中医的话,在他们的帮助下,中医不是能够在欧洲长驱直入了吗?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