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入戏太深!
63章、入戏太深!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

秦洛还没睁开眼睛,就被刺耳的手机铃声给吵醒。

怀里的佳人早已经不在,房间却弥漫着林浣溪身上那特有的清淡香气。

揉了揉有些生痛的脑袋,秦洛心想以后还是要把酒给戒掉才行。做为一名中医,他知道烟酒以及不定时睡觉对人体的损害,所以,能够避免的他都会尽量避免。

但是,昨天晚上却是个例外。

稀容和稀羽在短时间的昏睡后就清醒过来,虽然模样看起来有些疲劳,但是这么折腾了一番又呕吐了那么多东西,脸色反而更加的好看一些。

加上秦洛说的那句‘两姐妹康复只是时间问题’的话,这让压抑多年的张敏和刚刚找到为人父亲感觉的李腾辉非常的激动。

夫妻俩再三挽留秦洛留下吃饭,张敏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菜。因为他们对秦洛救治女儿的事心存很大的感激,所以李腾辉和张敏不停的向秦洛敬酒。再加上王媛这个酒桶在旁边助阵,导致秦洛离席的时候已经两眼朦胧,路都走不稳当了。

好在有大头和耶稣这两个保镖贴身保护,硬是把他给拖了回去,不然很有可能被王媛那个色女给带到她的屋子里给叉叉OO了。

想以自己差点儿失掉贞操,秦洛的心里就一阵后怕。对大头和耶稣两人的工作更加满意了。

秦洛一把抓过床头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陈思璇的号码。

“喂,思璇,这么早就起床了?”秦洛轻轻的按摩着太阳穴,笑着问道。太阳穴能够缓解脑部疲劳和宿醉后的痛苦,是一个非常常用的穴位。

“还早?”话筒那边的陈思璇苦笑着说道:“大少爷,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不知道。”秦洛坦白的说道。他很少戴表,房间里又没有装时钟和闹钟这种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嗒嗒嗒’让人感觉非常烦躁不安的工具,所以他看时间的唯一途径就是手机——只是现在手机放在他的耳朵边,所以他不知道现在几点。

“都快十点了。”陈思璇说道。“你不会忘记今天要做什么事情了吧?”

秦洛想了想,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说道:“真是喝酒误事啊。我都差点儿想不起来了——思璇,真的很抱歉。我现在就过去。”

“不用着急。”陈思璇说道。“我们也是刚刚把准备工作做好。你来了化个妆就能够直接拍摄了。”

“好的。还是昨天你说的那个地址吗?”秦洛说道。昨天陈思璇已经打电话给他说过了今天广告拍摄的事情,也告诉过他一个地址。他还需要确定一下。

“对。地方不变。”陈思璇干脆的说道。

秦洛匆忙的洗漱一番,甚至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便打电话把大头给召唤来了。

我不是在堵车,就是在堵车的路上。

这句话来形容燕京的塞车问题是再适合不过了。即便大头的车技再高,也没办法开着车子从天上飞过去。

所以,当秦洛他们赶到拍摄现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点半钟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看到不少工作人员已经在打瞌睡了,还有几个人竟然围着桌子玩起了扑克牌,看来他们是真的等烦躁了。

对于秦洛这个非知名演员的迟到,工作组里有不少人是有意见的。其中,金德瑞的剧情助理和摄影师就是。

“拜托。下次早点来。大家的时间很宝贵的。”

“就是。让那么多人等你一个人,你怎么好意思?”

“怎么说话呢?”金德瑞看到自己的下属竟然敢这么呵斥秦洛,黑着张脸走了出来。“还不快给秦先生道歉?”

两人面面相觑。

他们没想到金德瑞会这么看重这个只拍过一次广告片甚至连名字都没办法让人记住的男演员——金导和不少大明星合作过,对那些不守规则和不遵守时间的演员很不客气,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事没事。”秦洛摆手说道。“道歉就免了。这本来就是我的错。是我没有遵守时间约定,和他们没有关系。”

“下次讲话小心些。”金德瑞扫了他们俩一眼,然后一张胖脸突然间就笑开了花,笑着说道:“其实也没有等多久。刚才又在里面和思璇讨论了一些拍摄细节——你这时候来正好。只需要按照我们的设定去表演就行了。”

“行。在这儿我听金导的。”秦洛痛快的说道。既然已经答应参演这个角色,那就要好好努力把他演好。

不过,秦洛的心里也有不小的压力。上次的广告那么成功,如果这次演砸了的话,损失最大的可就是自己啊。

倒不是说会影响他以后的表演前途,他也没想过要往这方面发展。主要是——倾城国际是他现阶段最能下蛋的鸡啊。

“应该是我听你的才对。”金德瑞说道。“《不是最珍贵的》文案是你写的,你最能体会这个片子所要的那种——感觉。你先说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两人交谈的时候,分散在房间里的众人这才明白,感情这广告片角本是这小子写出来的。

自写自演?嘿,还是全方位人才呢。

确实,这广告文案是秦洛想出来的,所以,没有人比他更熟悉片子里所应该充斥的那种张力和感情。

“我先说说我所饰演的角色吧。”秦洛说道。“其实这个片子里主要是女主角的戏,我只有一个送礼物的镜头——所以,我应该表现出这个男人对女主角的深爱以及恋家的感觉。因为只有这样,女主角的幸福画面才能够合情合理——”

“不错。”金德瑞说道。“你觉得如何更好的表现出送礼物的镜头?让人从你的这一个镜头中表现出你对女主角的感情?”

“微笑。”秦洛笑着说道。“幸福的微笑。幸福是相互的。你的,也是我的。幸福也是可以传染的,我的可以是你的。”

“你天生就应该是个搞艺术的。”金德瑞用力的拍了秦洛的肩膀一下,高兴的说道:“就照你想的来演。自然。微笑。幸福。不用紧张,不要刻意——我们先试一次。出现问题再慢慢纠正。”

“行。”秦洛答应着说道。

“去上妆吧。”金德瑞说道。视线扫到秦洛身上的长袍上去,说道:“我们给你准备了几身西装,你去试一试。看看哪一身更合适。毕竟,这是现代戏嘛,穿这身长袍有点儿古怪。”

“我觉得还是穿长袍好。”秦洛说道。“金蛹养肌粉是古药方,和长袍的主题更加契合。它和西装比起来,让人看起来更有内涵——而且,也没有人规定现代都市不可以穿长袍吧?”

“我同意秦洛的意见。”陈思璇穿着一身白色长裙起了出来。身高腿长,长发盘起在脑袋上,露出修长的脖颈。眉目如画,眼眸含情,唇上打了透明的唇膏,给人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和其它电视广告上的平胸公主相比,陈思璇那鼓起的胸口还是很饱满的。秦洛对自己‘媳妇’的这一身衣服相当的满意。

“昨天不是说好了吗?”金德瑞苦笑着说道。“这衣服的尺码也是你告诉我们,我让人去准备的。现在你怎么也叛变了?”

陈思璇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金导,我想了一晚上,还是觉得秦洛应该穿长袍。因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穿长袍更好看了。而且,正像他说的那样,长袍和金蛹养肌粉的形象更接近——”

陈思璇扫了秦洛一眼,说道:“上次他穿的是长袍,这次就还让他穿长袍吧。我们连续两次广告都同时用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同样只穿着一个款式的衣服——这在女人心中原本就是忠贞的意思。我觉得没有必要再换了。”

“咱们大半年才拍第二期广告,要是有人怀疑男主角一直没有换过衣服怎么办?”金德瑞笑呵呵的说道。因为大家都很熟悉了,也经常会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证明我这个做妻子的太懒了。”陈思璇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妻子’两个字咬得特别重,而且那双动人的眸子还和秦洛的眼睛对视了两秒钟。“我这么懒,丈夫还这么宠爱,不是更让女人动心吗?”

哄堂大笑。

金德瑞也不再强求,大手一挥,说道:“行。先这么拍着试试。如果画面出来了感觉冲突,咱们再换衣服拍。”

“我去帮你化妆。”陈思璇拉着秦洛的手说道。“我的老公,当然得由我来打扮。总不能真的做一个懒媳妇吧?”

秦洛哭笑不得。这女人也太入戏了吧?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