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不是最珍贵的!
53章、不是最珍贵的!

陈思璇刚刚喝了点红酒,又被厉倾城的手给摸了大腿,身体就微微有些情动,往沙发角落靠了靠,远离了厉倾城的挑逗,也趁机夹*紧了大腿。

“我才不要呢。他是你的小弟弟,你自己玩吧。”陈思璇说道。“可惜这屋子里就只有一张床,不然的话,我出去找家酒店住一晚?”

“用不着。”厉倾城说道。“我们是很不纯洁的男女关系,反正这些事你都知道了,我们做那事的时候也没必要背着你。”

陈思璇对这女流氓实在是无可奈何,哭笑不得的说道:“什么叫也没必要背着我?你们不怕丑,我还怕丑好吧。”

“你不是怕丑,你是怕情难自禁吧?”厉倾城打趣着说道。“我不是说过吗?等他来了,把他借给你玩玩。”

“厉妖精,我真是败给你了。”陈思璇无奈的说道。“我才不喜欢他这种类型的呢。我喜欢强壮有肌肉的男人。”

“哎,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家小男人吧?我告诉你,他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脆弱。拼起命的时候还是很厉害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是斯文禽兽吗?”陈思璇吃吃的笑。

“答对了。床下斯文,床上禽兽。哪个女人不想找一个斯文禽兽啊?”厉倾城一点儿也不为陈思璇给秦洛取了这么一个难听的外号而感到可耻,反而得意洋洋的反驳着。

陈思璇翻了个白眼,实在对这个泼辣大胆又极度不要脸的女流氓无语了。

两人正说着些女人间的私房话的时候,从窗户的玻璃上射进来一束亮光。

厉倾城和陈思璇从沙发上爬起来,跑到窗边去看。见到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美容院门口的停车场,车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人从车子里出来。

他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准备进屋的时候,像是感觉到三楼有人窥探似的,对着厉倾城和陈思璇所在的位置笑了笑。

“你说他会不会被你的保镖挡在门口?”陈思璇恶趣味的说道。

“不会。”厉倾城说道。

“你已经给保镖打过招呼了?”

“没有。”厉倾城摇头。“那些保镖都是他找来的。”

陈思璇撇嘴,说道:“难怪你总是帮他说话,原来早就被他包养了。

“被个有钱又长得帅气的小男人包养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你要不要试试?”

“受不了你了。”陈思璇在厉倾城颤巍的丰胸上捏了一把,说道:“你的小弟弟上来了。赶紧去迎接他吧。”

“还是你去开门吧。他一开门就见到你这双大长腿,一定会非常激动的。”

“我才不去呢。又不是我的小弟弟。”

“小弟弟是我的。不过小弟弟的小弟弟可以借给你玩玩。前半夜是我的,后半夜是你的。怎么样?要不反过来也行。我不挑。”

“————”

站在门口的秦洛还不知道屋子里的两个女人正在商量划分他今天晚上的时间问题,敲了敲门后,等了好几十秒钟,房间门才从里面被人拉开。

陈思璇站在门口,笑嘻嘻的看着秦洛,说道:“总算来了。厉妖精都等你大半天了。”

秦洛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只是觉得她的笑容有些诡异。解释着说道:“紫安那边发生一些事情。所以来晚了。”

“发生了什么事?”厉倾城又帮秦洛倒了杯红酒,递给他之后,就拉着他坐在沙发上,她像是个乖巧小女人似的坐在他身边。

她的这番作态让秦洛大是吃惊,要知道,厉倾城是一个非常独立非常强势的女人,无论床上还是床下。他和厉倾城在一起的时候,每次想出新鲜花样的是厉倾城,每次要求自己在上面的也是她——秦洛只能像是个小受男似的躺在她的身下,被她翻来覆去的折腾着。一次又一次。

“追求者夜访。”秦洛笑着把当时的情况给厉倾城和陈思璇解释了一番。

陈思璇感叹一声,说道:“当明星也有当明星的难处。紫安出道这么多年一次绯闻也没有传过,也不能说是运气好这么简单——这次得罪了李承铭,也不知道那人会不会报复。”

厉倾城却说出来的是另外一番话。“都答应过人家洗鸳鸯浴,水也放好了,人却跑了——你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可恨了。我要是那个被你放鸽子的女人,下次你再来我非把你JJ给剪掉。”

“————”

秦洛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说道:“我过几天就要去瑞典了,走之前想把家里的事情全都安排好。金蛹养肌粉第二期的宣传推广方案想好了吗?”

“金德瑞又送来不少方案,可是都被我们三个否了。我觉得这种东西宁缺勿滥。上一期的广告那么经典,直到现在还被人口口相传。如果这期我们随便找一个凑上去,起不到预期的效果不说,反而会降低产品档次和购买力。”谈起工作上的事情,厉倾城终于正经起来了。

“也对。”秦洛点了点头。“你们俩就没想出好点子?”

“我们哪有这么厉害?”陈思璇苦笑。“让我陪着表演表演还行,让我写出这么有文化这么有品味的东西,我就要投降了。”

厉倾城也摊手说道:“妙手偶得。我现在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有些东西还真是强求不来的。”

她的眼睛突然间亮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秦洛,说道:“既然你说临走之前把事情都安排好,那你一定想好了广告语吧?”

“确实想了一个,你们看看行不行。”秦洛说道。

“好。赶紧写出来。”陈思璇跳起来拿来纸笔,让秦洛把他想的东西给写出来。

“还是念吧。我觉得念起来更有感觉。”秦洛说道。

“行。念也行。”厉倾城说道。“我们俩洗耳恭听。”

秦洛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只是初稿。想了几天才刚刚成形。如果不好的话,咱们再想别的——不过我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这几天实在太忙了。”

“念吧念吧。厉妖精在你面前露屁股都不害躁,你有什么害羞的?”

“就是。”厉倾城媚笑着点头。“你什么时候的样子我没见过?”

和这两个女人在一起,秦洛大感吃不消,清了清嗓子,故意把嗓音压低,沙哑而带有磁性的声音从他的嘴里流敞出来:“过生日那天,我拆开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金蛹养肌粉。”

第一句很普通,两人都浑不在意。等待着秦洛继续表现。

“从此,这盒化妆品常伴我身。

每一次看到它,都像看到他的笑脸

我把它涂抹在脸上,每一次触碰,都能够感受他细致的柔情。

我从不珍藏它

只是使用它

对我来说,它不是最珍贵的

只是我身体的一部份”

秦洛念完之后,满怀期待的看着厉倾城和陈思璇。

没有惊喜的笑脸,没有响亮的掌声,甚至连一句敷衍的赞美都没有。

两人坐在那儿动也不动,不言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关系。有什么缺陷你们都提出来,咱们再改进。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再换。”秦洛笑着说道。还以为她们俩是顾及自己的面子,所以不忍直接否定。

可是,平时她们也不是这么仁慈的女人啊?

“它叫什么名字?”厉倾城终于有了反应,看着秦洛问道。

“《不是最珍贵的》。如果你们觉得不好的话,我们也可以再换一个名字。”秦洛对舞文弄墨这种事情一点儿也没有信心,完全是依靠个人的感觉——所以,他就没办法分辨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不是最珍贵的——不是最珍贵的。只是身体的一部份——真好。太美了。”陈思璇喃喃说道。

秦洛看着陈思璇,说道:“你觉得还行?”

“实在是太行了。美得冒泡。”陈思璇激动的手舞足蹈,然后扑过来狠狠地在秦洛的脸上亲了一口。

秦洛还在发愣的时候,厉倾城已经在旁边说些‘风言风语了’。

“刚才我说把小弟弟借给她玩吧,她还假惺惺的往外推辞。现在倒好,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

“死妖精。我这是——鼓励。”陈思璇伸脚去踢厉倾城。“不要用你邪恶的思想来污染我们纯洁的感情。”

厉倾城慌忙躲开,双手却抱着秦洛的手,用她胸口那饱满的肉*团摩擦着秦洛的手臂,娇滴滴的说道:“老公,思璇踢我。你帮我打她屁股。”

老公?

秦洛听到这个称呼,上面和下面都湿了。

上面湿的是鼻子,下面湿的是——厉倾城要借给陈思璇玩的小弟弟。

这女人,还真是个妖精。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人兽血沸腾。

PS:今天的第二章。)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