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准备洗鸳鸯浴!
51章、准备洗鸳鸯浴!

秦安也不知道黎叔是那国的元首,自然没办法回答李承铭的这个问题,说道:“我也不清楚这事儿。回头让人查查。不过,这帝王厅平时不对外人开放。能够坐进这里面的都是大人物——咱们还是去吃烤鸭吧。你要是真喜欢那小明星,咱们吃完饭再约她?”

韩国也有很多不对普通人开放的高档场所,李承铭完全能够理解秦安所说的话。他也不想无端招惹一个强大的对手,就点头说道:“好吧。我们先去吃饭。”

说完,便带着一群人往他们所预定的包厢走过去。

“希望有机会再见。”许东林和秦洛打了声招呼,也跟在队伍的后面离开。

秦洛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憋了半天的笑意终于肆无忌惮的发泄出来,对扬宗伊说道:“没想到帝王厅还有赶苍蝇的作用。”

扬宗伊也是满脸骄傲,说道:“也没有这么神奇。有时候我们家里人聚餐就在帝王厅。不过这个包厢确实有比较深厚的政治氛围,平时是不对外开放的。主要是厉妖精太能折腾了,什么样的谎话都能张嘴就来。而且还唬得人一愣一愣的,根本就不会怀疑——”

“走吧。一起进去喝一杯。”秦洛邀请道。“你们的烤鸭确实不错,我还没有吃好呢。”

“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这顿饭我请了。”扬宗伊说道,然后快走两步,率先过去帮秦洛推开包厢的大木门。

秦洛和扬宗伊回到包厢的时候,桌子上片的鸭皮已经凉了。扬宗伊招来了服务员,让厨房重新送一只过来。

大家都是熟人,沟通起来也没有障碍。说起‘黎叔很生气’的典故,大家笑做一团。骄傲自大的李承铭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经成了别人吃饭聊天时的笑柄。

这群人当中,秦洛的酒量最差,率先败下阵来。脑袋晕晕乎乎的,那张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去掉了稚气脱变的越发成熟的俊脸也浸染成淡红色。

厉倾城、陈思旋、米紫安和扬宗伊四个女人斗起酒来竟然是旗鼓相当,秦洛见识过厉倾城的酒量,即便喝起白酒来也不比那些资深酒鬼差上多少,没想到陈思旋米紫安也如此厉害。

耶稣之前还准备跟着参与,后来看到这几个女人越来越猛,越喝眼睛越亮后就主动放弃了。大头滴酒不沾,恪守着一个职业保镖的本份。

最后,扬宗伊坚持不下去,跑到同样金碧辉煌的洗手间里吐了一回后,宴会这才散场。

“你送紫安回酒店吧。”厉倾城笑眯眯的看着秦洛和米紫安,说道。

“你们呢?”秦洛不安心的问道。厉倾城和陈思璇都喝了不少酒,她们是没办法开车的。

“我们坐保镖的车回去。”厉倾城回答着说道。

厉倾城的保镖是秦洛给安排的。因为小时候的生活经历,刚开始她挺排斥保镖靠近的,后来秦洛再三做她的工作,说这个世界是如何如何的黑暗邪恶,小白兔应该如何的保护自己不被大灰狼吃掉,又拿了多年前的那桩绑架案举例子,厉倾城这才勉强接受。

“那好。”秦洛点头。“我晚些时候去看你。”

“说不定我已经睡了。”厉倾城抛了个媚眼给秦洛。陈思璇在旁边吃吃的笑,米紫安的脑袋昏昏沉沉的,站在一边像是在打瞌睡,没有发现两人在‘眉目传情’。

大头开车,耶稣坐副驾驶室。秦洛和米紫安坐在后排,红酒的后劲儿上来的很快,米紫安的脑袋有点儿痛,坐在车子里总有一种呕吐的感觉。

“来,趴下来,把头躺在我腿上。”秦洛看到了她的难受状,出声说道。

“做什么?”米紫安习惯性的反驳了秦洛一句,却不等秦洛解释他要做什么,就按照秦洛的指示乖乖的躺下来,把脑袋放在他的大腿上面。

秦洛摘掉她脑袋上套的假发发套,让她的满头黑丝披散下来,然后双手出动,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按摩着。

秦洛学过推拿,而且又懂得认穴找穴,更清楚这些穴位各自有什么功效。所以刚一体验,米紫安就舒服的呻吟一声。

“怎么样?我的手艺不错吧?”秦洛得意的说道。

自己都叫出声了,再说不好就实在是太过虚伪了。米紫安‘嗯’了一声,闭上眼睛好好的享受这难得的温柔。

“后面有车跟踪。”前面开车的大头突然间说道。他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一下子打破了车厢里面的宁静。

闭目养神的耶稣立即睁开了眼睛,通过后视镜寻找着跟踪的车子,快要睡着的米紫安也慌张的从秦洛的腿上爬了起来。

“看清楚是什么车吗?”秦洛问道。

“一辆黑色奔驰。”大头说道。

秦洛想了想,说道:“不用管它。直接去酒店。”

“是不是李承铭?”米紫安脸色难堪的说道。她原本以为已经打发走了这个可恶的家伙呢,却没想到他又派人追了上来。

做明星也有做明星的难处,虽然米紫安非常不喜欢这个李承铭,但是也不能把他得罪的太死。不然的话,以李承铭的能量,想要把一个明星搞臭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几张合成艳照,几次绯闻,大明星米紫安虐打小猫小狗——只要这些消息一发出去,立即就会引来无知网民洪水般的炮轰。

“可能。”秦洛点头。

“真是讨厌。”米紫安揉了揉脑袋,一脸无奈的说道。

“不要管他。”秦洛笑着说道。“回去好好休息吧。”

因为后面有李承铭的人跟踪,秦洛不放心米紫安一个人回去,就把她送到了房间。

米紫安的经纪人和助理不在,可能都去参加活动举办方的庆祝酒宴了。所以,也没有人进来帮忙端茶倒水招呼客人。

“我给你泡茶。”米紫安说道,可是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看东西都是重影,没走几步,竟然一膝盖撞在桌子腿上,痛得她尖叫出声。

秦洛赶紧跑过去把她抱到沙发上,看到她的膝盖被磕破了一小块皮。

秦洛找来消毒药水帮她消毒后,说道:“你还是不要乱动了。我服侍你吧。”

他跑过去泡了两杯茶,一杯清淡一些,一杯稍浓。浓的那一杯给了米紫安,希望能够帮她减轻醉酒后的痛苦。

又跑进卫生间里往浴缸放水,好方便米紫安呆会儿进去泡个温水澡。

米紫安窝在沙发上,看着秦洛在面前忙来忙去的,好像大脑突然间变得清醒了些,有种幸福的东西在心间流敞。

正在这时,房间里响起了叮当的门铃声。

秦洛从沐浴间里出来,通过猫眼看着外面的人物。

果然不出所料,是李承铭站在了门口。

明明电梯口有保镖的,也不明白他们怎么就放李承铭过来了。

“你好好休息一会儿。不要吭声。我来应付他。”秦洛走过去小声对米紫安说道。

“好。”米紫安想也不想就答应了。还真躺在沙发上不动,把这些烂事全都交给秦洛去处理。

秦洛原本想拒不开门的,可是又怕他在外面逗留时间太久而吵醒了楼层其它的住客。深更半夜的有男人拜访,对米紫安的名誉影响极坏。

秦洛拉开房间门,自己堵在门口不让他们进来,看着李承铭那张英俊却极不招人喜欢的脸,说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我要找紫安,和她谈一些合作上的事情。”李承铭说道。这小子学聪明了,说话比较周到,不给秦洛拒绝的借口。

“紫安喝醉了,已经睡觉了。”秦洛说道。

“喝醉了吗?要不要紧?”李承铭关心的说道。“恰好我身上带有解酒药,效果非常好。给紫安喝上一粒就好了。”

“你把药给我吧。”秦洛伸手去接。

“不用了。我要进去看看紫安,正好可以喂她服药。”李承铭说道。“你最好让开,不然的话我就让人硬闯了。”

他已经下定决心了,如果自己今天晚上进不了这屋,也得想办法把眼前这个家伙给搞出去。

这个世界上那有不偷腥的猫?他才不相信他们同处一室却非常事情都没有发生呢。

“你现在要去看紫安?可能不太方便吧。”秦洛为难的说道。

“为什么不方便?”李承铭生气的说道。你在这里面就方便,我进去就不方便了?

“我刚才说过,她已经睡下了。”秦洛说道。

“那你怎么还留在这儿?”李承铭冷笑着说道。

“这是我们的私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找紫安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秦洛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坚持,索性给他下一剂猛药。

他看着李承铭,笑着说道:“你真想知道我不让你进来的原因?”

“说吧。”李承铭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卫生间的水声了吗?”秦洛问道。

“什么意思?”李承铭侧耳听了听,还真听到卫生间有哗哗的流水声音。

“做为一个懂礼节讲素质的男人,不应该在别人准备洗鸳鸯浴的时候跑来打扰吧?”

PS:做为一个懂礼节讲素质的男人,是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砸几张红票了?小美女们就不用催了,我知道她们一如即往的爱我。)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