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记 !(作者:夫锐!)
一零年,暮春之初,柳下转战纵横,弃旧主,立新誓,著《天才医生》。越明年,字逾百万,行文讥诮,又字字厚重,不复昔年旧作之诙,曾执念,舞风骚之诗风,读之常于捧腹后怆然而涕下。予观此文,心有戚戚焉,情不能自已,遂作文以记之。

予观夫网文盛壮,仙侠修真,都市YY,双较而莫能下。然著者众矣,秀于林者三五人焉。读者众,收益丰,文染功利,皆繁繁冗冗,情节拖沓,或缺情感,字不达意,吾辈读之味同嚼蜡,恍恍乎气不可顺,予谓之鸡肋也。然则柳下行文,清奇瑰丽,或挑,或逗,或叙,或议,皆精而奇,于不思量处思量,于平凡处立意非凡,此吾之所佩也。

柳下曾号坐怀,最*描绘佳人。展卷而观,浣溪惠,牧月智,倾城妖,九九纯,苏子真,离彪且直。然人人尽美,美态又皆不同,所经之事,令吾等徊肠伤气,颠倒失据,复读之则黯然而暝,忽不知处。情独私怀,谁者可语?唯惆怅垂涕,求之至曙。吾愚见,此方为立文叙事之大道也。

至若觅此文之髓,医者德,师者道,男儿之立,裙钗之守,一国之情,百姓行径,皆警然而镇目,历历焉不可尽数矣。

嗟夫!少年人读之,欣欣然可立志;中年人读之,恻恻然而醒世;暮年人阅之,娓娓然而颔首。是初阅而开怀,复阅而伤情,三阅可品人生百态矣。噫!微斯文,吾谁以跟?其必曰:“必然柳下。”

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