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莘和秦洛不得不说的故事!by:秦洛他哥
玲说,缘分是――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你也在这里吗?”

这话有禅意。个人认为,要是没有问那一句,就更好了。

老柳说:“爱情原本是一件无关国界民族年龄性别人数的事!”

这话很犀利,很风骚,也能跟得上时代潮流!算是典型的柳氏幽默风格啦!

于是,在某一年的某一月的某一\'夜,身怀绝世宝器,妩媚性感风韵不减当年的老熟|女\'洛莘,遇上了身怀绝世医术,英俊潇洒儒雅文明的小受男秦洛!

与君一支舞,转身归两路!

可是,感情的火花却突然迸发,它来的那么快,来的那么直接,就算,就算她冷如冰铁,仍难以拒绝!

忆往昔:天朝上国,满清爱新觉罗氏的国门在封闭了很久很久后,被西洋的火枪大炮强行打开。

看今朝:天之骄女,燕京第一美洛莘的心扉在封闭了很久很久后,被秦洛的一双怪手悄悄推开!

谁道人生无二春,秦洛尚能摸她臀!

窗外,天边,月明,星稀!清风拂叶,声声入耳!

室内,床沿,人愁,茶冷,那人身影,历历在目!

墙上已三更,洛莘独坐榻上。阵阵叹惜忆平生!却在往日地世界里猛然发现一个人,烙在每一个她能想到地画面里!闭上眼,他的身影突地放大!充|满她的天地:

丰神玉朗,龙章凤姿。肝肠片片壶中雪,行止萧萧松下风!一袭长袍,半露古风!清秀无邪略带痞笑的双眼,把她给吸了进去!

可是,可是他们之间怎么有可能呢?且不说他已有妻还有一堆红颜知己,单是他是龙王的徒弟,是自己儿子的死对头!就已注定他们绝对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当夜,洛莘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心底波澜壮阔,澎湃不已!柳絮飞花荡细轻,

不眠楼上月华明。

茫茫天外尘满世,

寂寂伊人空有情!

这是一个不朽的失眠,至少秦洛是这么认为的!

他们的名字似乎早已注定了这段缘。秦洛,洛莘->“擒落洛心”!

洛莘的心成功的被秦洛俘获了。落花虽有意,流水亦有情乎?

难道仍会有缘无份吗?

自那夜长悟后,洛莘开始默默的关注秦洛,并悄悄的开导皇千重,希望能够融化他们之间的坚冰!尽管她也明白很可能无济于事!

洛莘如此,秦洛又怎样呢?

一个正常的男人,总是无法对一个美女免疫,更何况,还是曾经的燕京第一美女,那就更有吸引力了,所以嘛……

周星星曾仰天长笑出门外:“爱情需要理由吗?需要吗需要吗需要吗?”



但是,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是通天河,是火焰山。没有通天之力,就永无法超越!

秦洛仍与皇千重斗着,洛莘仍是帮着她儿子!偶尔也不能自已的帮下秦洛,但正是这偶尔的几次,使他们之间的情愫更加浓重,更加明朗!

………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自作聪明,从不把他*妈放眼里的皇千重,终于彻底的寒了洛莘的心,她萌生了退意,离开儿子,离开燕京,离开华夏!走之前,她要完成一个心愿!

接到消息,秦洛欣然赴约!二人推杯换盏,如以前一样!孰料……

自经历巴黎事件后,秦洛宁当禽*兽,不作禽*兽不如!更何况,他拿“被动”“下药”这些字眼来安慰自己,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是夜,芙蓉帐内,被翻红浪,一*夜鱼龙舞!翌日,晨起,人不在,室内空,只有暗香盈袖!春*梦了无痕,醒来更觉昨日非!睁开眼,枕上二十字:

我生君未生,

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

隔我海角。”

纸上,有一抹泪痕,若隐若现。

………

洛莘离开燕京后,“太子岂是香帅敌手,不几合,立斩于马下!”秦洛念在洛莘的份上,把皇千重,这个几次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对手。整成了白痴。秦洛感慨万千:自己这双救人无数的回春妙手,居然用来害*人。又想到小李飞刀因为核心是为了救人而誉满天下,但也杀*人,自己的“小秦飞针”也是这样。便觉释然!

……

三年后,悉尼。

中药已经登陆澳州市场,秦洛来此洽谈工作!间歇时,和厉倾城带着贝贝出来逛街!天虽不热,贝贝仍嚷嚷着要吃冰激淋,厉倾城去给她买,秦洛忽的一瞥,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大步一迈,身后传来贝贝*声:爸爸!等等我!!”

走到跟前,竟无语凝噎。两人都沉默,直到一句糯甜的声音传来:“爸爸,这个漂亮阿姨是谁呀?不会是我的十六妈吧!”稚嫩的童音打破这一时的寂静,洛莘并没有听清贝贝说的什么,因为她脑袋懵懵的,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她低低的挤出一句话:“你,还好吧!”

秦洛:还好,………你呢?

洛莘:你好…我就好,她还好吧!”

秦洛一愣,呆呆的道:什么他……哪个他(她)?

闻听此言,洛莘本来有点迷散的双眸瞬时变的清亮,冷冷道:对不起,先生,你认错了!

说罢,不待秦洛反应过来,转身就跑了!这时身后传来厉倾城的喊声,秦洛呀,没法拿,我们坐那儿吃……”

秦洛下意识的应道:好!眼前却没了洛莘的影子!连他自己也觉得可能是幻觉!

………

十年后,多伦多。秦洛街头义诊!闻人牧月携子秦谦到乡村游玩!

母*子两人玩得不亦乐乎。忽然秦谦雀跃道:三姐,妈妈我看到三姐啦!你瞧你瞧!

牧月很鄂然,苏子母*女俩人这会儿应该在羊城吧!忙扭头训道:你认错人了,别胡说!

秦谦却辨道:真的,你瞧你瞧,三姐和一个陌生阿姨在一块,正朝这边走呢!

牧月抬头,那人赫然竟是洛莘………

话外语:

花开可要欣赏,然后就去远行。

唯有不等花谢,才能记得花红。

有酒可要满饮,然后就去远行。

唯有不等大醉,才能觉得微醒。

有情可要恋爱,然后就去远行。

只有恋得短暂,才能爱得永恒。

原帖地址:http://bookhepostList/39813/l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