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寻找王九九!
  第672章:寻找王九九!
  要有什么样的胸怀才能够把自己的男人推给别的女人?又要用多么大的勇气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
  秦洛还是拨通了林浣溪的电话,没什么事儿,就是想给她打个电话。不说话,听听她的呼吸也好。
  电话很快被人接通,林浣溪平静的声音传了过来:“起床了?”
  “为什么?”秦洛没有回答林浣溪的话,出声反问。
  话筒那头一阵沉默。秦洛能够听到她平稳的心跳。他们手中那肉眼难见的光纤仿佛是医生悬丝诊脉时所使用的那条丝线,秦洛握着手机就像是切住了林浣溪的脉博。起伏跳跃,扩张回缩。
  有力。沉闷。隐蔽。亘古。一如林浣溪默默无闻的爱情。
  良久,林浣溪柔柔的声音传了过来。秦洛第一次听到林浣溪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以前,她只有面对贝贝时才会表现出来这般的温柔。
  “我不想她像我一样。”林浣溪说道。
  我不想她像我一样?什么地方像她一样?
  不要像她一样被自己所深爱的男人抛弃?不要像她一样陷入泥潭难以自拔?还是不要在感情上遭遇伤害?
  “我要工作了。”林浣溪说道。
  说完,便掐断了电话。
  直到坐在飞往云滇的飞机上,秦洛还沉溺在林浣溪的宠爱中无法自拔。想起他们的初次相识,想起他们的相处种种,竟然有些痴了。
  身穿蓝色制服的漂亮空姐正忙碌的分发着食品和饮料,温柔甜美的声音比她们手里的食物饮料更加的可口动人。
  “先生,请问你需要些什么?”漂亮的空姐满脸笑意地站在秦洛旁边,出声问道。
  秦洛正入神地看着外面不断翻滚变幻地云海,根本就没有听到空姐的话。
  “啊?什么?”秦洛转过脸问道。
  “先生,我们正在为旅客分发食物。请问您需要些什么?”空姐再一次说道。
  “给我瓶纯净水吧。”
  “不要些别的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
  在把纯净水递过去的时候,空姐看到了男人的手。
  同样苍白的肌肤,但是手指瘦长,指骨磷峋。这是她见过最漂亮的一双手。无论是男人或是女人。
  可惜,那双手却不会属于自己。彼此只是过客,以后永不相逢。
  空姐回头看了男人一眼,无限怅然的离开。前面,再次出现她温和甜美的声音。
  啊!
  正在大家用餐的时候,乘客中有人发出尖叫声。
  劫机?
  所有人都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人群开始骚乱。
  “救命啊。快救命啊——老头子。你快醒醒。你快醒醒。”一个中年女人悲怆的声音传来。
  原来只是有人晕倒。大家这才安静下来。有人继续用餐,有人站起来好奇地朝前面张望。
  两名空姐快步向发声地点走去,其中一人手里还提着飞机上备用的急救药箱。
  第二排位置上,一个身体微肥的中年妇女满脸急躁地喊叫。在她旁边的位置上,一个消瘦的老头子倒在坐椅上昏迷不醒。
  “夫人,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空姐一边打开急救药箱,一边问道。
  可是看着医药箱里摆放整齐的备用药品,却束手无策。她不是专业医生,甚至不知道要对昏迷的病人使用什么药。
  “救救我们家老头子。他突然就昏倒了——快救救他。”女人抓着空姐地手说道,泪流满面。
  “好的。夫人,请不要激动。我们会尽快想办法的。”空姐劝慰道。
  乘务长过来了解情况后,立即走到了里间。很快的,机舱里便响起了广播声。
  “尊敬的乘客们!很抱歉打扰大家的用餐。现在飞机上有位老人突然昏倒,我们急需医生,如果哪位乘客是医生的话,请马上到机舱前面来施以援手。谢谢!。”
  有人举起了手,大声说道:“我是医生。”
  “这位先生,请到前面来。我代表病人感谢您的帮助。”空姐快步走过去,一脸诚肯地做出邀请手势。
  “很乐意效劳。可我身上没有任何医疗仪器,没办法为病人做身体检测。”
  “这——先生,您可以根据自己多年来的行医经验来判断病人的病症吗?”
  “不行。我刚刚才考上行医执照。”
  “——”
  “靠,这个混蛋真是欠抽。”
  “就是。废话真多。没那个本事耽搁人家的时间干什么?人死了算他的?”
  “他就是为了和空姐搭讪两句——你看他贼眉鼠目的德性,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机舱里有人骂道,那名医生一名尴尬地埋下脑袋。
  “尊敬的乘客们!现在飞机上有位老人突然昏倒,我们急需医生,如果哪位乘客是医生的话,请马上到机舱前面来。我代表病人家属以及机舱全体工作人员感谢您的善心!。”机舱里再次响起广播声。
  秦洛想了想,解开了绑在腰上的安全带。
  大头看到秦洛的动作,想要站起来,秦洛的眼神扫过来,他又坐了回去。
  他坐在机舱的后排位置,和秦洛的机票不是同时订的,所以位置也不能紧挨着。不过同在一个机舱,想来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是医生?”坐在外侧的胖子一脸诧异地问道。
  “学过几年。”秦洛点了点头。要是别人知道他所说的几年是十几年的话,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空姐看到秦洛向事故发生地走过来,快步迎了上去,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需求吗?后舱有洗手间,飞机里暂时不能随意走动。”
  “我是医生。或许可以帮些小忙。”秦洛笑着说道。
  “啊?你是医生?”空姐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张。一幅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样的年纪,应该还在读大学吧?
  “是啊。我能不能过去看看?”秦洛对空姐说道。走道太窄,这个女人挡在前面他就走不过去了。
  “乘务长。他是医生。是不是请他为病人看看?”空姐指着秦洛向乘务长汇报。
  乘务长虽然也怀疑这样的年纪会有怎样高明的医术,但也没有更好的选择。点了点头,说道:“请这位先生过来。”
  秦洛走过去,抓住老人的手腕便闭上了眼睛。
  不到两分钟,他便睁开了眼睛,说道:“冠心病。体温稍低,说明身体有阴寒侵入、刚才吃的食物不消化导致饮食失当,最终心血运行受阻,胸脉痹阻导致胸痛而晕厥。”
  “是的,我们家老头子有冠心病。可是好长时间没有发作了。没想到这次在飞机上复发。年轻人,救救我们家老头子。求求你。”中年女人看到秦洛一下子就判断出来了丈夫的病症,抓着他的手哀求道。
  所有的人大惊,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只是伸手握了握老人的手腕,便已经断定了他的病情。
  “那有没有办法医治?”乘务长皱起了眉头。现在距离降落时间还有四十五分钟。难道她能任由乘客晕倒在哪儿?
  “可以。但是我需要一根银针。”秦洛说道。他倒是有银针,但是为了通过安检放进了行李箱里。
  “银针?”空姐摇了摇头,说道:“抱歉先生,我们没有银针——注射器针头行吗?”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不行。针头的中心是空的。容易出血。带进空气的话,有可能会引起感染。”
  眼神快速的扫了一圈,然后视线盯在了空姐高耸翘挺的胸部上。
  “能不能借你胸牌用用?”秦洛出声问道。
  “好的。”空姐点头答应,伸手取下了胸牌递过去。
  秦洛接过胸牌,将胸牌后面的别针给掰直,然后从医药箱里取出酒精棉消毒后,对空姐说道:“帮忙把他的衣服脱了。”
  “好的。”空姐答应着,过去脱下老人的西装外套,把衬衣也给脱了下来。这样,他的上半身就完全**了。
  秦洛把他的身体搀扶着坐直,手里的银针快速的向他后背的天突、绪于、凤雏等几处大穴扎去。
  深深浅浅,或刺或挑。一连刺了一十八针,快速出针,又快速拔针。中间没有间隙,跟魔术表演似的。让几名空姐和周围的旅客看地眼花潦乱。
  十八针扎完,秦洛又用酒精棉将别针消毒后,又折回原来的形状,将胸牌递给空姐,笑着说道:“谢谢。”
  “不用——不用客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空姐竟然有些紧张,心脏砰砰跳地厉害。
  啊——
  昏迷的中年男人猛地坐直了身体,伸手就朝后背摸去,说道:“痛死我了。后背上有什么东西扎我?”
  哗!
  全场哗然,整个机舱都沸腾了。
  “哇靠,太牛*逼了吧。真地治好了?”
  “就是啊。太玄了吧?”
  “我要是会这一手,泡妞多方便啊?天天在飞机上救人,说不定能泡个空姐。”——
  “老头子,你没事了?”女人扑到中年男人身边,喜极而泣。
  看到所有的乘客都在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事件,机舱里闹哄哄的。乘务长不得不再次广播道:“安静。请各位旅客保持机舱安静。”
  秦洛见到病人清醒了,要返回自己的座位时,乘务长一脸笑意地走过来,对秦洛说道:“先生,非常感谢您的帮助。我代表病人家属和机舱所有工作人员感谢您的善意施手。您将是我们南方航空最尊贵的客人,我代表南方航空赠送你星级乘客勋章。凭星级荣誉卡,每次购买南方航空的机票可以三折优惠。”
  乘务长说话的时候,递过来一张金黄色的卡片。
  秦洛笑着摆手,说道:“谢谢。我不需要这个。我不喜欢坐飞机。因为在空中我很没有安全感。”
  在乘务长一脸愕然的表情下,秦洛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酷毙了。”胖子对着秦洛坚了坚大拇指。
  “谢谢。”秦洛微笑着点头。
  接下来,不时地有空姐借助送水送报的机会来和秦洛搭讪。
  那个被秦洛借用胸卡的空姐硬往秦洛的手里塞了一本杂志,然后满脸通红急急忙忙地走开。
  秦洛打开杂志第一页,里面赫然夹着一张便签。上面是一排手写地数字。
  看到这串数字,秦洛陷入了迷茫的状态。
  他已经伤害过那么多人,还要继续伤害其它的人吗?
  一个半钟头后,飞机在云滇国际机场降落。
  秦洛走出舱门的时候,和空姐的眼神碰撞,对方虽然羞涩,却勇敢地和他对视。
  秦洛笑了笑,步伐稳重的走开。
  站在门口送完最后一位客人离开机舱,空姐快步跑向秦洛刚才坐的位置。
  她送给他的那份杂志犹在,端端正正地躺在坐椅上。
  脸色苍白、神经紧崩,比她第一次登上飞机还要紧张。
  犹豫良久,才敢伸手翻开了杂志扉页。
  便签还在,上面是自己亲手写的手机号码。
  不过后面有一排黑色小字,清秀隽永,就像刚才那个少年给人的印象:我在找一个女孩子,她叫王九九。
  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
  为自己。也为王九九。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