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你有枪,我也有枪!
30章、你有枪,我也有枪!

秦洛会成为今天这样的社会怪胎现代雷锋聪明人眼中的傻逼,这和秦铮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秦铮是最重医德的医生,也一直言传身教的教育影响着秦洛。

要是让他知道秦洛因为恐吓就放弃给病人的治疗,说不定他会气得从病床上跳下来煽秦洛这个不孝孙的耳光。

他这一辈子遇到的威胁还少吗?可是他从来没有屈服过。正如他的名字一般,铁骨铮铮,傲气凛然。

所以,秦洛会用爷爷生气来当做拒绝的挡箭牌。

宝马帅哥显然没想到秦洛会用这样的理由来拒绝,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对小伙伴说我不能陪你去河里游泳了妈妈知道了会生气的——可他明明是个成年人啊。还故意穿着显得老成持重的灰色长袍。

“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也会生气的。”男人咧开嘴巴笑着说道。笑容冷洌,杀气腾腾。

秦洛也跟着笑了起来,矜持,含羞,犹如十八九岁的良家小姑娘。“反正我也不认识你,你生气不生气和我没有关系。我只关心我爷爷会不会生气。”

“你知道我是谁吗?”男人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寒声说道。

“不知道。”秦洛摇头。“我不配知道。”

“———”

这句话是他刚才用来攻击秦洛的,没想到被他收了起来,遇到合适的机会时突然间丢出来。只是转了一下口,杀伤力却呈几何级倍数增涨。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点儿也没有不配的意思,倒是很明显的在——讽刺。

“他竟然敢讽刺自己?”

宝马男人怒了。一把推开车门,然后从车尾厢里取出一根铁棍出来。

他手握铁棍,大步便秦洛大头他们的车头走过来。

“他要砸咱们的车。”秦洛对大头说道。

“然后呢?”大头问道。他在等候秦洛的命令。他有限的人生阅历也看出来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不凡,他不知道是主动攻击还是被动接受。做为一名保镖,他没有太多的思想发挥空间。

“你生气吗?”

“生气。”

“那就揍他吧。”秦洛很肯定的说道。

宝马男站在车头前面,举棍就朝车窗玻璃上砸过去。

这些愚蠢的家伙,不听话的结果就是——

铁棍呼啸而下,在快要砸到车窗玻璃的时候却突然间停了下来。

因为,大头掏出了枪。

黑漆漆的枪口正对准他的胸口,好像随时都会有奔命的子弹射击出来一般。

枪?

他们怎么会有枪?

一个医生配个司机没什么奇怪,可是这个司机竟然随身带枪——这就很奇怪了。

“我就不信你敢开枪。”宝马男讥讽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大头的手腕一动不动的举着枪,声音平静的说道。

就是这份稳定这份平静让宝马男感觉到了危险和恐惧,他好像真的敢开枪的样子。

这下尴尬了,他不知道是砸下去还是把棍子收起来说这只是一个误会。

砸吧。

他开枪怎么办?

不砸。

自己丢脸怎么办?

他有些痛恨这两个让自己陷入这种两难境地的家伙,心想无论这次他们是否放弃治疗,自己都要搞得他们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是不是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秦洛把脑袋伸出去,笑眯眯的问道,他的那张得意忘形的脸就像是一头刚刚占了什么大便宜的小狐狸。

“哼。我就不信你们敢开枪。”宝马男嘴硬的说道。

“要不你试试?”

这次宝马男没回答。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把棍子收起来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秦洛笑着说道。“我虽然没上过大学,但也是个文明人。不喜欢和人动手动脚的。很没素质。”

宝马男把铁棍收了起来,站直身体看着秦洛,咬牙说道:“这次你赢了。”

“我也没输过。”秦洛说道。“你为什么阻止我给她们治病?”

“等到我赢的时候,我再告诉你理由。”宝马男把铁棍丢进副驾驶室里,然后就要驾车离开。

“就这么让他走了?”秦洛说道。

大头这次听明白了秦洛的意思。他是个没上过大学的文明人,自己可不是。

他从怀里再次掏出了手枪,等到宝马车的车身跑到他们前面去时,他连续两次扣响了扳机。

砰!

砰!

嘎!

这三声响声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中间没有任何的停顿。

第一枪,大头打爆了宝马车的左边后胎。

第二枪,大头打爆了宝马车的右边后胎。

那声‘嘎’和大头没有关系,是后车胎失重,车身自己发生倾斜,然后与地面发生摩擦。

宝马车又开了几米,这才在马路中间停了下来。

车门被人一脚踢开,然后宝马男怒气冲冲的跳了出来,指着秦洛所在的方向怒骂:“妈的,你疯了?你们想干什么?想杀人吗?想杀人的话就开枪啊——来啊,朝这儿打。”

宝马男一边吆喝,一边把自己的胸膛拍的啪啪作响。

秦洛就从大头手里接过枪,对着他站立的方向就开了一枪。

砰!

宝马男的腿一软,差点儿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他们——真的开枪了?”

看到宝马男安静下来,像只木鸡似的站在哪儿,秦洛就笑了起来,说道:“我的枪法不太好。有可能打中,也有可能打不中——要看你的运气了。说说吧,为什么阻止我给她们看病?”

“一个情妇生的两个白痴贱种,死不足惜。”宝马男仍然想表现自己的骨气和强硬,可是说话的声调却降了好几个台阶。

秦洛的眼睛眯了起来,果然和自己想象的差不多。

这个男人应该是秦家的人了,不知道和秦纵横是什么关系,但是一定和秦纵横的那个嫁给李腾辉的表姨关系密切。

秦家一直知道张敏和她的两个女儿的存在,并且对她们有着密切的监督措施。只是因为李滕辉在家族内部的快速崛起,秦家也没有把事情做的太过份。至少李腾辉的老婆就是个聪明人,没有打上门来闹一个鱼死肉破。

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底线——底线就是不许任何医生来给这对病重的双胞胎姐妹看病。

不知道这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或许是报复李腾辉的婚姻出轨,也或者是因为自己不能生孩子所以也不希望别的女人为李腾辉孩子,那样的话不是显得自己很无能吗?

难怪张敏说所有的医生在看过这对双胞胎后都摇头叹息,开了张方子后就再也不愿意出现了。不仅仅是因为疾病难治的问题,更重要的怕是也同样受到了秦家一些人的威胁吧。

或许宝马男并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经过这次冲突后,秦家一定会知晓自己来给李腾辉的女儿治病的事情。

以秦纵横的智慧,怎么可能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玄机?

“你姓秦?”秦洛问道。与其被动的被人揭穿身份,不如自己主动坦白。这样的话,自己的动机也就显得更不明确一些。

至少,他们不是直接的认定,而只是怀疑。

宝马男惊讶的看着秦洛,说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姓秦。”秦洛笑着说道。

“姓秦?”

“我是秦洛。”秦洛自我介绍道。“你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

听到秦洛的名字,宝马男眼里的仇意又增添了好几分。他冷笑着说道:“原来是你。还真是怨家路窄啊。”

“我们可不是怨家。”秦洛反驳着说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你三番五次的挑衅秦家挑衅纵横表哥——还有脸说我们不是怨家?”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俩不是怨家。我的怨家是秦纵横。”秦洛看着宝马男,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嘴角微微扬起,吐出三个极其刻薄的字眼:“你不配。”

“”

那一秒,宝马车只觉得热血上涌一股杀气冲破丹田然后窜向脑际,他只想冲上去和秦洛大战三百回合撕他挠他啃他咬他吐他口水往他脸上撒尿——他希望人类能够有的所有打击全都在他身上轮番轰炸一遍。

秦洛才懒得理会他在想些什么呢,指了指他那辆爆了轮胎的宝马车,说道:“把你的车子靠边停一停,我们要走了。”

“”

宝马男忍无可忍,正欲再次发飚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间响了。

他接通电话后,便转过身朝着前方的公路看过去。

在哪儿,有一排黑色汽车组成的车队正飞快的向这边跑过来。风驰电掣,转瞬便至。

哗啦啦——

车门拉开,一群群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从车子里跑出来,不用人指使,他们便训练有素的把宝马男和秦洛大头给围拢在中间。

宝马男看到救兵来到,底气也足了不少,冷笑着看着秦洛,说道:“这次轮到我赢了吧?你有枪,他们手里都有枪。”

“可惜的是,你们只有一把。我有很多。”

PS:谢谢你们的理解,我爱你们。如果我是个随便的男人,真想抱住你们每一个人猛亲。)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