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疯颠姐妹花!
27章、疯颠姐妹花!

“祝你旗开得胜。”白老头子笑哈哈的看着秦洛,说道。

秦洛有些不太喜欢这个人的笑脸,给人一种老谋深算的感觉。就像你在他眼中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待价而沽的货物似的。

自己的爷爷很少笑,但是那笑容诚肯。林清源老爷子时常笑,但是他的笑容爽朗热情。这两种笑都让人感觉到舒服。

“我会努力的。”秦洛说道。

“或许,这是唯一的机会。”白老爷子看着闻人牧月,若有所指的说道。

他了解秦洛,也了解闻人牧月。更了解秦洛和闻人牧月的关系。他知道,自己说的话秦洛不会听。但是闻人牧月说的话秦洛很难拒绝。

有男人能够拒绝闻人牧月吗?有,是秦洛。他刚刚来到燕京来就把这个未婚妻给退了。

可是,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闻人牧月是现在这个闻人牧月。

纵观两人的相识和感情发展史,从第一次退婚后,秦洛就再也没有拒绝过闻人牧月提出来的要求了。

几人又商量了一番细节,婉拒了白破局挽留喝酒的邀请,秦洛和闻人牧月离开了紫圜大街十六号。

“你怎么帮他劝我呢?”秦洛埋怨的说道。“我故意拒绝,就是为了增加咱们这边的筹码。总不能让那个老头子以为咱们是任人揉捏的柿子,想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得做什么。就跟咱们俩是两头勤恳的老黄牛似的,被他用绳子牵着鼻子走。”

“他上当了吗?”闻人牧月转过脸看了秦洛一眼,问道。

“——没有。”秦洛摇头。

“那我们还是要做老黄牛。”

“至少我试图反抗了。”

“他比你想象中的聪明。”闻人牧月说道。

“”

顿了顿,闻人牧月又补充了一句:“你相反。”

“”

秦洛快哭了。有这么打击人的么?

秦洛昨天晚上夜不归宿,只是给林浣溪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虽然林浣溪在电话中没有说什么,可是秦洛仍然觉得心有愧疚。

让大头把闻人牧月送回环球大厦后,秦洛就直接回到了医院。

爷爷住院,贝贝念书,还有中医公会的一大摊子事需要她处理,家庭和事业的双重压力让林浣溪每天都过得非常忙碌。

秦洛原本想要把中医公会的担子从林浣溪身上卸下来,总不能狠心的把自己的未婚妻当牛做马。秦洛向她提出这件事后,却遭到了她的拒绝。

“我做不到比别人更好。但是也不能比别人差。”这是林浣溪说的原话。

秦洛当初不明白它的意思,现在明白了。

她同样也是个骄傲的女人,也同样的拥有做为一名女人的自尊。她或许在经商天赋上不如闻人牧月,在待人处事上不及厉倾城圆润。可是,她在用自己的努力和勤奋弥补这一切,努力的接近自己和她们的差距。

她不想被人比的一无是处。

从那以后,秦洛再也没有提出这样的想法。

秦洛走进病房时,林清源已经赶过来了。他和秦铮坐在茶几边下棋,老人自然有老人的娱乐方式。贝贝坐在小桌子上写字,林浣溪站在窗户前接电话。

秦洛走上前和两位老人打了招呼,又过去抱着贝贝亲了亲,掐了掐贝贝胖乎乎的小脸后,走到林浣溪身边站定,等着她打完电话。

“——好。我知道了。先这样吧。我回去处理。”林浣溪说道,然后便挂了电话。

“出了什么事吗?”秦洛问道。

“没事。”林浣溪说道。她很少给秦洛诉说工作上的事情,好像中医公会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任何麻烦似的。

“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秦洛看着她漂亮的脸颊,认真的说道。

“我能解决。”林浣溪没有点头。“医生刚才来过,说爷爷康复的非常好。再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我的意思是再多让爷爷住几天——这边的医疗条件很不错,医生的水平也很好。更有助于爷爷恢复。”

“行。家事都听你的。”秦洛笑着说道。

林浣溪也展颜笑了起来,说道:“家事都是小事。”

“谁说的?家事无小事。”秦洛笑着说道。“没有什么事比家事更重要了。你们都好,我才有心情去忙活中医的事情。你们不好,我就只能忙活你们的事情。”

林浣溪一愣,然后痴痴的看着秦洛。

他第一次这么坦白,也是第一次的这么诚肯:这么坦白诚肯的说自己比中医重要。

林浣溪帮秦洛整理好长袍里面的衬衣领口,说道:“去忙吧。家里有我。”

贝贝一直在偷听秦洛和林浣溪的对话,听到林浣溪的话后,也小大人似的对秦洛说道:“去忙吧。家里有我。”

一家人大笑。其乐融融。

玫瑰园。燕京东郊的一处高档小区。

秦洛拿着手里的名片看了看,对大头说道:“往左边拐。”

于是,大头便开着他的雪佛兰把车子往小区的大门口驶过去。

秦洛按下车窗,对守门的保安说道:“你好,我们来找人。”

“请问你们是找哪位业主?有预约吗?”保安问道,态度倒是挺和蔼可亲的。

“张敏女士。”秦洛说道。李藤辉的情人张敏就住在这个小区,秦洛已经通过闻人家的人和张敏取得了联络。

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张敏的一个朋友在和张敏喝茶的时候问起了张敏两个女儿的病情,张敏摇头叹息,然后她的朋友便说向她推荐一个很有名气的医生他叫秦洛是天才医生是杰出青年是少妇杀手是无数少男少女的偶像,并且让她在报纸网络上去搜集秦洛的相关资料。

要知道,秦洛这人的经历还是挺骚包挺传奇的。只要是个病人或者家里有病人的家属在看到这些资料后都恨不得立即抱着他的大腿痛哭三声然后请求秦洛帮忙治病妙手回春。

张敏立即和她的朋友联系,并且请求她帮忙介绍秦洛给她认识。

于是,秦洛就拿着张敏的名片上门了。

最高明的推销技术不是你求着顾客买什么而是顾客拉着你的手求你把什么卖给他。很明显,秦洛同学就属于畅销品。

“她在哪一幢楼哪一个房间?请你给她打个电话好吗?”保安很尽职的说道。

秦洛在电子感应门上拨了张敏家的门牌号码,从可视视频上出现一个中年女人的头像。很漂亮,脸型看起来有点儿像港台明星张曼玉。秦洛想,难怪李藤辉娶了秦家的女人还敢跑出来偷食。这样的女人还真是让男人难以拒绝。

“秦洛医生吗?实在抱歉,没有去小区门口接你——我们直接进来吧。是第二排的第一幢别墅。我在外面等你。”女人声音清脆干练的说道。

“好的。一会儿见。”秦洛挂断电话说道。

“进去吧。”秦洛对大头说道。

大头发动了车子,在保安的恭敬敬礼下进入了小区。

视频里还有些模糊,现实中的张敏更加的风情万种。红色的西装外套,开叉的铅笔裙,黑色的鱼网丝袜看起来很有诱惑力。

短发齐肩,烫了一点儿微微的小波浪。精明,干练,美丽,性感。但是,她的表情却非常的疲惫。连带着笑容也显得有些不自然。

车子还没有停稳,张敏便快步迎了上来。笑着说道:“秦医生,实在是抱歉。刚才在帮小女穿衣服,所以就没有出去迎接你们。还请不要见怪。”

即便张敏家境富裕,自己也经营着企业。但是仍然对秦洛保持着足够的尊敬。

“没关系。我能理解。”秦洛带着任务而来,所以就格外的留心她说的每一句话。“两位千金呢?”

“在屋子里。”张敏说道。“我把她们锁住了。没办法。一打开门,她们就要往外跑。”

“这样的话,病情是挺严重的了。”秦洛说道。

“是啊。找了好多医生都不管用,吃了药也不见效——孩子大了,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哪?”张敏痛苦无比的说道。

"不要担心。天无绝人之路。”秦洛安慰道。“总是会有机会的。”

在张敏的带领下,三人走进小院。张敏取出钥匙要去开门的时候,秦洛伸手拉住了她。

“先等等。”秦洛说道。

通过玻璃窗户,他也能够看到客厅里面的情景。

客厅的地上坐着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儿,十八九岁的模样,穿着崭新的牛仔裤和天蓝色毛衣,看起来是新换的。她们的面孔很漂亮,和张敏有七八分的相似。只是肤色更加的苍白,这是长期没有见到太阳的原因。

左边的女孩儿伸手入怀,一阵拉扯后,硬生生的把身上戴着的黑色内衣给取了出来,丢在两人的中间位置,喊道:“二饼。”

右边的女孩儿有样学样,也从身上扯断内衣,把那两块圆形黑布丢出来,又从沙发底下掏出来一条之前遗留下来的胸罩,两条放在一块丢出去,喊道:“碰。”

那一刻,秦洛只觉得天昏地暗,有种当场晕眩的感觉。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