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我也要娶燕京第一美人!
15章、我也要娶燕京第一美人!

秦洛的脚踩在了洛莘的脚上,洛莘向后倒去时,被秦洛大力拉扯了回来。

于是,洛莘的整个人便扑进了秦洛的身上。香玉满怀,入鼻处是淡若兰花的清香。即便秦洛觉得这于情于理不符,也忍不住多吸了两口。

洛莘粉脸通红,眼眸含怒。多少年了,她的胸口都没有被这么大力的碰撞过。

胸口是疼疼的,那种痛感所带来的酥麻传遍全身,却又让她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甚至,她心中渴望这种程度的撞击。

当然,也可以更加的猛烈一些。

“还要别人告诉你先迈哪只脚吗?——我先退左脚的时候,你就迈右脚。我先退右脚的时候,你就迈左脚。这是常识。你连常识都不懂吗?”洛莘面带薄怒的说道。

她也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过份,或许还有些刻薄。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说出来了。就像是个小女孩儿在对自己的男朋友撒娇——

“真是该死。”洛莘如此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态,暗自在心里骂道。“克制。要克制。他是儿子的对手,也就是自己的对手。而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拉拢和——迫不得已的打击。”

“我不懂。”秦洛说道。“我都说了我不会跳舞。也没什么天赋——还是不要跳了吧。我们退场。”秦洛说着就要离开。你生气,我可不奉陪。你又不是我老婆。

“等等。”洛莘一把拉住秦洛的衣袖,说道:“这个时候不能退。”

说话的时候,她的态度无端的就软化了许多。这种转变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为什么?”秦洛问道。

“音乐还没有结束。我们却提前退场——别人会妄加猜测。”洛莘解释着说道。“这是燕京。燕京的水到底有多深,你应该是清楚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落入有心人的眼里,都会被无限的放大和深化。我们没必要成为舞池中的异类吧?”

秦洛理解这种状态,也认同她说的话。但是不喜欢洛莘和他说话时居高临下的态度和把他当做土鳖的语气——哪个土鳖愿意被人骂土鳖的?

“我可以陪你继续跳。但是——我真的不会。”秦洛说道。

“没关系。我教你。谁也不是第一次就能够学会的。”洛莘轻笑着说道。

说话的时候,她又伸手搭上了秦洛的肩膀。秦洛也不再小气,很大度的摸上了她的屁股。

洛莘了解了秦洛小白到什么程度后,再次教授起来便认真仔细的多,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都会提醒。秦洛也不是白痴,而且他还有很不错的武术功底。所以这一次的配合还算默契,在洛莘的带动和牵引下,秦洛也逐渐步入了‘舞蹈’的境界。

这个小小的波澜很快就过去了,灯光暗淡,秦洛和洛莘站的位置又不在舞场中心,两人的短暂停顿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秦洛虽然很小心的避免,但是男女相拥在一起跳舞难免会磕磕碰碰。而且秦洛还是个新手,也仍然会出现他踩到洛莘的脚或者迈错脚撞入洛莘怀里的事情。两人也不以为意,认认真真的跳着这支舞曲。

只是和其它舞伴不同的是,两人的眼神几乎没有任何交流,偶尔碰到也很快移开。秦洛的精力大多都在应该迈那只脚上,而洛莘的心神也神游物外,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

不过站在秦洛的立场上,搂着一个丰满肉*弹跳舞的感觉还真是不赖。

至少,他现在没有中途逃跑或者换人的想法了。

当抒情的音乐结束,灯光再次亮了下来。

洛莘很自然的松开了秦洛的肩膀,端庄艳丽的说道:“谢谢。”

“这句话应该由我说才对。”秦洛笑着说道。“你是第一个和我跳舞的人。”

“是吗?那我可真是荣幸之至了。”洛莘抿嘴笑道。“你还真不是个好学生啊。”

“你也不是个认真的老师。”秦洛也反击道。

“希望还有跳舞的机会。”洛莘对着秦洛微微躬身,然后转身离开。

秦洛看着她窈窕的背景和一摇一摆的臀部,不由得把视线放在自己的手上。

“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还真是挺有弹性。”秦洛暗自想道。

回到闻人牧月喝茶的地方,秦洛说道:“你不上去跳一曲吗?”

“跳。”闻人牧月点头说道。

“和谁跳?”

“和你。”

“我学的不太好。”秦洛说道。“刚才就踩了别人的脚。还差点儿摔跟头。”

“我知道。”闻人牧月说道。“我学的非常好。”

“———”

于是,当第二首音乐响起时,秦洛只得学着其它的绅士对着闻人牧月伸出了手。

闻人牧月没有故作矜持和犹豫,很自然的把手放在秦洛的手心,然后两人手牵着手走入舞池中心,并且主动伸手搭上了秦洛的肩膀。

这是全场最怪异的一对组合。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看起来像是一个老学究。而且动作生疏古怪,像是万年古墓里爬起来的僵尸在跳舞。

另外一个也没穿礼服,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小西装外套把她衬托的飘逸妖艳。这是一种揉合了男性和女性共通的美,刚柔并济,华丽性感。

这也是全场最瞩目的一对组合。

因为女伴是闻人牧月,因为这是闻人牧月的第一次处女秀。

以前,闻人牧月从来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舞。也没有人见识过闻人牧月的舞姿。

甚至有很多人怀疑闻人牧月根本就不会跳舞,或者说以她的性格是不屑于学习这些东西的。虽然做为一名名媛不会跳舞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就是有人这么认为。

但是,今天他们才知道,原来她不是不会跳,她只是拒绝和别人跳。

她的舞姿是那么优雅那么高贵,即便她在和人跳舞时也是不苟言笑的。脸上没有愉悦或者痛苦的表情,只是专注认真的做着这一件事情。就像她平时工作时一样的表情。

眼神坚定,步伐轻盈,女王气势笼罩全场。

秦洛引人瞩目的原因不是他笨拙的舞步,也不是他古怪的衣服——而是,他是全场唯一一个和两任燕京第一美人跳舞的男人啊。

智公子秦纵横没有这样的艳遇,狂人白破局没有这样的机会,连太子皇千重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只有他,刚刚搂完上一任燕京第一美女洛莘,转眼间就把现任的燕京第一美女和或许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小富婆闻人牧月给牵了出来。

货比货得扔,人会比会死人啊。

————

————

洛莘回到休息室的时候,皇千重正站在玻璃慕墙前看着外面一对对翩翩起舞的宾客。郑存景站在他的身后,脸上的表情算不得好看。显然,因为秦洛栽赃的事情他受到太子的训斥。

看到洛莘进来,郑存景和她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轻声离开。

洛莘走到皇千重的身边,和他一起注视着外面轻歌曼舞的世界。

两人都没有说话的兴致,和外面的热闹喧哗相比,这个小空间静谧的可怕。

良久,洛莘开口说话打破了平静。

“做为主人。你应该出去请一位淑女跳支舞。无论是请谁跳都好。这是礼节。”洛莘说道。

“就像你邀请秦洛一样?随便邀请一个人?”皇千重讥笑着说道。显然,他在屋子里看到秦洛和他的母亲跳舞的事情。

“至少在今天我不想和你吵架。”洛莘说道。

“我会出去的。”皇千重知道她生气了,也没有再去挑拨她怒气的意思,说道。“但不是现在。”

“你的眼神三分钟没有转动过了。”洛莘的视线也注视着皇千重追逐的方向,说道。

“我没想过要去看别人。”

“我不希望你邀请的人是她。”洛莘劝道。她有些无奈。她的观点总是和儿子的观点是相反的。她认为可以做的,他不做。她认为不能做的,他非做不可。所以,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以辩论开始,以吵架结束。当然,她偶尔也会扬起巴掌。

“如果不是她,我就不跳。”皇千重眯着眼睛笑道。“我不是舞男。我没有去陪伴别人跳舞的爱好。”

“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闻人牧月早已经心有所属。她喜欢的就是把她搂在怀里的这个男人。”洛莘强压着怒气劝慰。“以前,你什么时候见过闻人牧月主动陪男人跳过舞?她什么时候和人搂抱过牵手过?她不明白自己的感情,但是我们知道。他也知道——他只是装傻不愿意说出来而已。”

不同的人,为你做同一件事,你会感到天壤之别。因为我们在意的,往往不是人做的事,而只是做事的人。

当你有这样的在乎时,你恋爱了。

“那又怎么样?”皇千重反问道。“当年你最先喜欢的也不是我父亲,最后你还不是一样嫁给他了?”

皇千重自信满满的说道:“我父亲能够娶到燕京第一美人。我也同样可以。”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你干什么?”洛莘追问。

“请她跳舞。”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