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今天的心情不适合逼供!
90章、今天的心情不适合逼供!

秦洛和大头走回来的时候,鬼面獒正用它的舌头在耶稣的脸上舔来舔去的。

看到敌人过来,鬼面獒停止了唤醒主人的动作,而是对着秦洛远远的嘶吼着。

秦洛一脚踢过去,鬼面獒转身就跑。

等到它跑远一段距离后,再次站定回头,看到秦洛站在原地没动,根本就没有追赶的意思,而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时,它才确定自己被耍了——这个人类好无聊哦。

耶稣感觉到了有人靠近,可是无论他如何用力,眼睛就是没办法睁开。

那把看起来无比骚包的金黄色手枪也丢在一边,他用手摸到了,却拿不起来。

是的,他脱力了。

身上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抽空了似的。

“为什么?”耶稣无奈的问道。

因为他说的是英文,所以秦洛和大头都一脸茫然。

“你听懂英语吗?”秦洛问大头。

“学过。”大头说道。身为一名特种兵,自然需要经常到国外去执行任务。所以,会一种或者几种流利的外语能够更好的隐藏身份。

“他说什么?”秦洛问道。

“不知道。”大头说道。“没学好。”

“我怎么——了?”耶稣再次问道。这次,他用的就是华夏语了。

你看,人家做杀手的就比大头这个做军人的外语水平好多了。

“你中毒了。”秦洛笑呵呵的说道。

“毒?”耶稣疑惑的说道:“我为什么会中毒?——上帝,我们根本就没有接触过。”

“是啊。”秦洛说道。“我们是没有接触过。可是,你和那条丑狗接触过了。”

“爱丽丝?——怎么可能?”耶稣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可是,你也和它接触过。你一直抱着它——为什么你没有中毒?”

秦洛觉得这外国人真是傻的可爱。解释着说道:“毒是我下的,我怎么可能中毒?”

秦洛从怀里掏出一根枯树枝,树枝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薄荷味,像是风油精似的。

“看到没?我身上带有解药。所以,我不会中毒。”

“———”

不错,这是秦洛一开始就设计好的计策。

自从上次在巴黎耶稣留下鬼面獒独自逃逸,并且威胁他们要好好照顾鬼面獒,他会再来索取时,秦洛就在鬼面獒的身上打主意了。他要用这只丑陋无比的狗把耶稣给留下来。

他先用解药给它解除了人面蚊病毒,保住它一条狗命。然后再用另外两种毒药使它一直处于半清醒半昏迷的状态,更重要的是,它的凶性和体力受到毒药的影响而大为减退。

秦洛是个讲究卫生的男人,他给鬼面獒的嘴巴上套了笼子,又亲自帮它修剪了指甲。一套程序下来,鬼面獒已经不再具备任何攻击能力。更像是一条寻常人家养的宠物狗——假如你不觉得它的脸丑的话。

在疗养院发生冰雕袭击的事件后,秦洛便知道耶稣已经来到了燕京,并且就在他身边不远处。

于是,他开始实施引蛇出洞计划。

其实昨天他带着龙息队员出来溜狗的时候,就已经在鬼面獒的身体上面涂抹了这种无色无味的毒药。他并不确定龙息队员能否把耶稣留下,如果再让它跑了,以后想擒拿就更加困难了。

可惜,耶稣一直没有出现。

今天秦洛脱离了龙息队伍,仍然在鬼面獒的身上涂抹了毒药。功夫不负有心人,鱼儿果然上钩了。

但是,耶稣跟上来并不代表着他一定会中计。

如果他远程攻击,先把秦洛和大头做掉再来找鬼面獒怎么办?

如果他怀疑自己在鬼面獒身上做鬼,一直不和鬼面獒接触怎么办?

第一步,秦洛要把他引到一个适合发挥的场地。这所护士学校虽然是偶然遇到,却也符合了秦洛的要求。

第二步,秦洛要打消掉他的戒心。

先,他要让大头受伤。给耶稣一种对手不敌的假像。于是,大头和秦洛落荒而逃。

其次,他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把鬼面獒丢掉,给他一种别人能够接触自己也可以接触的假象。

于是,在一连串的陷阱埋伏下,耶稣中招了。

其实整个过程,大头只知道一件事:秦洛在鬼面獒的身体上涂抹了毒药。

大头受伤是他故意的,也是他率先启动了这次计划。他延后狙击也是故意的,也是他大声提醒秦洛‘把狗丢了,快跑’——于是,秦洛就把鬼面獒抛出去了。

从这次计划的成功可以看出来,两人的配合时间尚短,但是已经产生了一些不用言语的默契。

“你们这些狡猾的华夏人——上帝会惩罚你们的。”耶稣恨恨的说道。

秦洛上去踢了踢他英俊的脸,说道:“如果你再不闭嘴的话,我就先惩罚你了。半个钟头我还不给你解药的话,你的心脏就开始衰竭,呼吸困难,会窒息而死。”

“该死的。”耶稣骂道。

“你没事吧?”秦洛转身看向大头的伤口,关心的问道。

“没事儿。”大头说道。“只是擦伤了皮。”

因为是他故意为之不是被动挨枪,或者说,是他主动把自己的身体迎向子弹的,所以大头只是受到一些皮外伤而已。

“把他带到龙息吧。”秦洛说道。

大头就走过去抱起耶稣,秦洛上前牵着鬼脸獒,两人沿着墙角向外面走去。

因为秦洛担心离会继续打击报复,秦洛不敢进小楼,而是直接让大头把耶稣丢进了审讯室。

知道秦洛又带着犯人来审,火药、和尚、小花探花等人都赶过来看热闹。

秦洛对小李探花说道:“我还有点儿事,能不能帮忙审讯一下?”

小李探花连连摆手,说道:“不行不行。我哪敢班门弄斧?这种专业的事情,还是你这种专业人才来做吧。”

秦洛去找火药,火药很冷酷的拒绝了,说道:“没有人比你更擅长。”

还没找到和尚,和尚就自己说出了托辞,说道:“我可不敢杀人——我连鸡都不敢杀——”

“大头——”秦洛转身想找大头的时候,才想起来,他让大头去后面包扎去了。

秦洛无奈,问道:“审讯室里面能不能播放视频?”

“不可以。”小李探花说道。

“那为什么可以拍摄?”

“这——离都说了?”小李探花苦笑着说道。“我就知道离不会隐瞒。如果你确实有这方面的需要,其实也是可以的——”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进去把他喊醒,然后你把我上次审讯的视频播放给他看。”

“———”

半个钟头后,秦洛再次走进了审讯室。

这个时候,那段恐怖的变态的让人毛骨悚然的视频刚刚结束。

“你觉得怎么样?”秦洛笑着问道。

“你适合做杀手。”耶稣的手和脚虽然也像上次那两个黑衣人一样被绑在铁架子上,但是他的精神状态看起来非常好,也非常的乐观。真不知道他有没有完整的看完秦洛逼供的那段视频,好像他的心情一点儿也不受影响。“我们应该是同行。”

“我是医生。一名受人尊敬的中医——我没想过要做杀手。”秦洛说道。“我想,你肯定不是为了自己来杀我的吧?我们之间并没有结怨。”

“以后就难说了。”耶稣说道。“你的行径会把你带入地狱的。上帝是慈善的,天堂不会接受你这种杀人屠夫。”

秦洛眯着眼睛笑开了,说道:“你知不知道,用我们华夏语来说,你这种行为就是典型的装逼——还有一个不太动听的话可以形容,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你自己是杀手,杀人如麻——”

“不不不。”耶稣反驳道。“自我出道以来,仅仅杀了十六个人——而且,每一个人我都有杀死这些他们的理由。上帝会原谅我的,因为我是他最虔诚的信徒。”

“那你杀死我有什么理由?”秦洛好奇的问道。

“因为钱。有人愿意为此支付数百万美金——有了这些钱,我可以行很多路,劝很多人信教,还能够帮很多穿不起衣吃不到饭的非洲孩子——他们也是上帝的子民,不应该被神抛弃。”

“你的钱都是做这些?”

“当然不是。”耶稣说道。“大多数的钱,这只是一小部份。更多的钱自然要存起来,因为我不可能一直杀人。”

“我不接受你杀我的理由,所以也不会原谅你的行为。”秦洛说道。“我能够做的事情你也都看到了,或许你比他们更加坚强一些忍耐的时间更久一些——最终还是会告诉我真相。不过,你愿意这么做,我不愿意。我今天心情不错,不适合逼供。”

秦洛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这是刚刚找火药借来的。拉开了保险,然后把枪抵在耶稣的脑袋上,说道:“告诉我真相,或者——我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PS:我之所以不对我的女性读者说节日快乐,是因为我坚定不移的认为你们永远都是青春可爱的小LOLI。而且,我不喜欢‘妇女’这个词,如果是‘女人节’的话更好一些。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