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曾经的燕京第一美女!
86章、曾经的燕京第一美女!

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水天山色共一线,疑是花仙下人间。

这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啊,皓如凝脂,皎若秋月,淡雅脱俗,风娇水媚。

穿着一条荷花白的旗袍,把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肩膀上搭着一块杏子黄的披肩,素白衬桃红,恰好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她的体态风流,眼神妩媚如三十妇女,可是肌肤白嫩,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就像是双十少女一般。你看不清她的年纪,或者,你只能相信她所表现出来的身体特征。

在秦洛注视着她的时候,她的大眼睛也饶有兴致的盯着秦洛一般。两人凝神专注,像是一见钟情的年轻男女似的。

“他就是秦洛?”女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脆脆的,却很响亮。像是一口咬断的新鲜黄瓜似的,嚼在嘴里喀嚓喀嚓作响。

“他就是秦洛。”坐在椅子上的龙王说道。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龙王的双手已经可以活动自如,五根手指头能够分别运动。但是,他的双腿因为长年瘫痪,而且毒素大多都聚集在下半部,所以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治疗。

秦洛已经和龙王商量过,等到他这段时间忙完,就专心的给他治腿。能够让龙王重新站起来,是每一位龙息成员的愿望。

再说,龙王能够再次站起来,秦洛又多了一层助力。以龙王护犊子的性格,以后在燕京谁还敢招惹他?

“还真是英雄少年呢。”女人咯咯的笑。“长的挺俊的。跟个闺女似的。”

“———”秦洛的表情微羞,一幅很不好意思的小可爱模样,心里却想要骂娘了。帅就帅嘛,什么叫做‘长的跟个闺女’似的?

可是,龙王接下来一句话更是让秦洛郁闷的死去活来。

龙王看了秦洛一眼,说道:“秦洛,叫姨。”

“姨?”秦洛瞪大了眼睛。这女人有没有自己大啊?

可是师父有命,他也不好违抗,只得硬着头皮喊道:“姨。”

“这声‘姨’我可受不起。”女人咯咯的笑了起来。

“按辈份,是该这么叫。”龙王说道。

女人就叹了口气,说道:“龙千丈,你还是那么古板。几十年了,还是老样子。”

龙千丈?

难道这就是师父的名字?听起来倒是挺威风的——可是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敢直呼龙王的名字?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龙王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啊。”女人点头。“要不是当年你整天板着张脸把人吓跑,说不定我也就选择你了。也就不会有后面的那些事情——”

“———”

秦洛努力的抿紧嘴巴,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

从这短短的几句话中,秦洛便已经猜测出这个女人的身份了。

感情她就是当年的燕京第一美女,龙王和他的朋友同时爱上的女人。

只是龙王整天板着张脸耍酷,原本以为这样可以吸引住对方,却没想到这女人更喜欢阳光开朗型的。于是,龙王同志就失恋了。燕京第一美女投进了他朋友的怀抱。

有很多事情的真相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龙王的那位兄弟死亡,留下孤儿寡母给龙王照顾。

照顾朋友的妻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是,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龙王把皇千重给驱逐出龙息。

是的,这个女人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太子皇千重的母亲。

没想到竟然是她,实在是太年轻了些。

只是,她来看望龙王,又让自己过来做什么?秦洛的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那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了。”龙王说道。

“是啊。二十多年了,却恍如昨日。也不知道是我不肯老还是不肯忘。很多事情就像发生在眼前一般。”女人声音幽幽的说道,无限惹人怜爱。

看到她说话时,秦洛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起闻人牧月。先后两代的燕京第一美女,在气质上倒是有一些相似之处。

龙王沉默。

或许,任何男人在初恋情人说出这种话的时候,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吧?

“千重生下来就没了父亲,连他的名字也是你取的,原本以为你们俩会很亲,你也会更加疼爱他一些。但是这孩子的性格偏激,做起事情来又有些武断——所以,也难怪你把他赶出龙息。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被赶出去,问他也不说——”

“我赶他,有我的理由。”龙王说道。

“他不肯说,你也不愿说,看来我这一辈子都不能知道答案了。”女人哀怨的说道。

龙王再次沉默了。

秦洛都有点儿替他着急。心想,师父啊,泡妞不是这么个泡法啊?那种耍酷就能泡到妞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你要会赞美,会害羞,会讲笑话,还要懂得调情——

都这么多年了,把妹的功夫怎么就没有一点儿长进呢?

女人的视线又转移到了秦洛身上,说道:“我特意让龙王把你叫来,就是想对你说声谢谢。我很感激你治好了他。”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秦洛笑着说道。

“真会说话。”女人娇笑。“千重确实不如你。”

秦洛笑则不语。他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把自己叫过来打着什么样的主意。

“原本这些事应该单独和你谈,但是既然在这儿见面,我就当着千丈的面和你说说。”女人看着秦洛说道。“我知道,你和千重之间发生过一些矛盾。大家都是一家人,原本可以避免的事情——以后你们俩应该像兄弟一样并肩战斗。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怨恨仇恨不相往来——千丈,你说对不对?”

“这是秦洛的事情。”龙王回答简洁的说道。“我不管。”

女人微嗔,说道:“一个是你的侄儿,一个是你的徒弟,你就不希望他们俩和和睦睦的吗?那有做长辈的希望自己的晚辈打打杀杀?”

龙王看了秦洛一眼,想让他自己回答这个问题。

秦洛眯着眼睛微笑,说道:“阿姨,你就不要为难师父了。他从来都不会过问我的事情。其实,我们俩怎么样,完全取决于他的态度。我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

秦洛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只要你儿子不主动过来招惹我,我也是不会主动向他出手的。

“那就好。”女人身体微微向后仰,让胸口的饱满更加的凸起。“我会向他转达你的善意的。”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你们好好聊聊。”

这女人在面前,秦洛也没办法传授龙王泡妞绝技。心想,等到客人离开,他一定要教师父几手绝活。

“等等。”女人喊道。

“还有什么事吗?”秦洛转身问道。

“下个月千重出院,我在家里招待千重的一些朋友,到时候我让人去接你。”女人用肯定的语气说道,好像算准了秦洛一定会答应似的。

秦洛笑了笑,说道:“好的。假如我有时间的话。”

他倒是想知道,这一对母子到底要搞什么鬼?

求和?

秦洛冷笑。以皇千重的那种性格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出了小院,秦洛再次回到离他们所住的白楼时,恰好遇到了准备出门的离。

离扫了秦洛一眼,便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离。等等。”秦洛喊道。

离顿住步伐,声音冰冷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对,就是这种态度。

秦洛觉得,离这次回来以后一直都有些不正常,对自己格外的冷淡。有时候还冷嘲热讽挖苦打击——当然,她以前也喜欢这么做,从两人认识的第一天起就一直争吵个不停。

可是,这一次格外的明显了些吧?

秦洛一直想找个时间问问,恰好现在碰上了。

“你在生我的气?”秦洛笑呵呵的问道。

“是。”离回答道。

“为什么?”秦洛迷茫的问道。“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哪儿得罪你了?

“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离反问

“真话。”秦洛说道。

“真话我不想说。”

“假话呢?”

“假话我不会说。”

“———”

秦洛苦笑,说道:“再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你在外面的时候,我还挺想你的。你安全回来了我很高兴——”

“你怎么知道我是安全回来?”离打断秦洛的话说道。

“你受伤了?”秦洛惊呼出声。他这几天一直陪在闻人牧月身边,所有的心思都围绕着她打转,还真是没有注意到离的身体情况。

“那又怎么样?”离不客气的说道。

“受伤了得治啊。”秦洛伸手就要去抓离的手腕,想要给她切脉。

离一个反擒拿,便把秦洛的手给扣住了,把他的脑袋给夹在胁下。

秦洛只要噌一下脸,就能够感觉到她软绵绵的胸部。

“你每天都那么忙,有时间管我的死活吗?”离满肚子怨气的说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