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撕破寂静的枪声!
78章、撕破寂静的枪声!

人来的突然,子弹来的更突然。

秦洛根本就没有任何心理防备。

他没想到,在守护森严一只麻雀都很难飞进来的闻人家族里面竟然会有人向自己开枪。

他低估了闻人家族一些人的愚蠢,也只能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现在,他面临着两个选择。

一,躲避。但是手里端着的那碗滚汤滚汤的药汁便要倒掉。

这是秦洛难以接受的。因为他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再配齐这样一幅已经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药材。而闻人牧月的身体也实在是不能再拖了。

如果等到那草蛊婆身体康复,只要她再次施蛊,闻人牧月必死无疑。

药,不能倒。一滴都不行。

二,任她射击。药可以保住,但自己可能会受重伤。

那女人还算有点儿理智,没有敢往自己的心脏等重要部位射击。当然,也不排除是她枪法不准的问题。

或者说,她根本就不知道人体最重要的位置在什么位置。

这个选择更加不行。在这个时候,在爷爷躺在床上没有脱离危险闻人牧月生死未仆的时候,秦洛不能任自己倒下。

秦洛选择了夺枪。那是大脑在那一瞬间做出的决定。

或者说,在遇到危险袭来的时候,身体先一步大脑做出了最合适的选择。

砰!

没有安消声器的器械发出刺耳的响声,划破了夜空,也打破了这幢大宅的安静。

哗啦啦——

一时间,灯光大作。有大批身穿黑衣的保镖从四面八方往厨房所在的角落位置围拢了过来。

有询问声,有呵斥声,还有猎犬的嚎叫声。声声入耳,乱成一团。

有多少年闻人家的老宅里没有响起过枪声了?

二十四年了。

“别动。不许动。”

“放下手里的枪。抱头蹲下——”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即交械投降——”

把厨房重重包裹的闻人家族保镖们举枪威胁道,让凶手赶紧的交枪投降。

可是,当事人双方却显然没有听从他们的意思。

而他们也发现了开枪的人和中枪的人都非比寻常,一个个的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血流汩汩。痛感入骨。

秦洛低下脑袋,看着被擦伤的手掌,哀伤的情绪大于疼痛。

他替闻人牧月感到心痛可怜。她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啊?她有着一群什么样的亲属姐妹啊?一样的父母一样的爷爷一样的叔伯阿姨姐弟,别的人家都能够相亲相爱和睦相处,为什么他们都视其为生死大敌?

她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她太聪明了?

他把从闻人雅歌手里夺过来的手枪丢给水伯,说道:“保管好。别再给她了。”

说话的时候,他都没有正眼看过那个女人一眼。

说完,他便端着那碗一滴没洒的药汁往小楼走去。

“秦洛,你的手——”水伯着急的跟了过来。“你先去包扎包扎吧,我去给牧月小姐喂药。”

秦洛一边走,血水一边滴。他的身体就跟没有关笼的自来水龙头似的。

在他走过的石径小道上,留下一排殷红的红斑。那是血滴溅落地上砸开的模样。

“不用了。”秦洛摇了摇头。“喂药的时候也有讲究。一深二浅三喝净。不然蛊毒排不出去。还是我自己去吧。”

“可是你的手——”

秦洛就笑,说道:“没关系。这手——我已经对它快没感觉了。”

确实,秦洛的这只手实在是多灾多难。

闻人牧月在医科大学的林荫小道遇到杀手时,他以手挡刀。然后他的这只手掌被刺穿。

在巴黎的时候,被那个光头佬的警棍给打成猪蹄。

猪蹄还没好呢,这又——又他妈的中枪了。

“可是一直流血也不行啊?”水伯急的跳脚。

“没关系。我喂完药就会止血的。”秦洛安慰着说道。“我有特效止血药。不用担心。”

直到这个时候,闻人霆闻人空闻人闻人捷等一群人才迎面走了过来,看到秦洛的手受伤了,闻人霆大怒道:“秦洛,发生了什么事?”

“你问水伯吧。我没时间了。”秦洛说道。从闻人家的这群人擦肩而过。

“水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闻人霆吹胡子瞪眼睛说道。他知道闻人牧月倒下了,这些儿子孙子儿媳孙女一个个的都蠢蠢欲动,但是,却没想到家里会发生枪击事件。

难道当真要再来一场血洗吗?那可都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啊。

“是雅歌小姐。”水伯把手里的枪交给闻人霆,说道。

闻人霆走到身体哆哆嗦嗦,脸上满是泪痕却哭不出声音的闻人雅歌面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打我。他打我的脸——我就要他死。”闻人雅歌突然歇嘶底里的叫道。

她是开枪者,却把自己给吓的不行。看来,枪这玩意儿确实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玩的。

“他为什么打你?”闻人霆声音沉重的问道。

“他——”闻人雅歌哆嗦着,却说不出话。

“水伯。”闻人霆喊道。

水伯无奈,走过来解释着说道:“秦洛要给牧月小姐熬药,为了安全起见,就把厨房里的佣人全都赶出去了。可是雅歌小姐要喝燕窝羹,想让厨师进来帮她做一碗——于是他们发生了一些冲突,秦洛就打了雅歌小姐一巴掌。”

“你想喝羹他不让你喝?”闻人霆问道。

“是的。”闻人雅歌说道。

“他打的是你那一边的脸?”

“左边。”闻人雅歌指着左脸说道。

啪!

闻人霆突然间出手,又是一记狠辣的耳光煽在闻人雅歌的左脸上。

“他是不是就是这么打的?”

“——爷爷,你——”闻人雅歌被吓傻了。

啪!

又是一记耳光煽来。

“我在问你话呢。他是不是就是这么打的?”

闻人雅歌吓坏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闻人空赶紧上来劝慰父亲,说道:“爸,这也不都是雅歌的错。她年轻不懂事,可也毕竟是咱们闻人家的孩子——就是想喝碗粥而已,不让做就不做嘛,怎么能随便打人呀?”

“是啊。他凭这么打咱们闻人家的人,实在是太狂妄了——还把不把咱们放在眼里?”

“爷爷,雅歌是你孙女,他打雅歌,也是在打你的脸啊——”

“昨天我开车回来的时候碰到他,他挡在前面不让道,我按了下喇叭,他就破口大骂,还要让他的那个保镖把我的车掀下悬崖——爷爷,他知道你宠他护他,又仗着他爷爷帮过咱们就谁也不怕——”

————

反正诽谤也是不要钱的,当事人又不在旁边,连个解释的人都没有。闻人家的人便拼命的往秦洛的脸上泼口水。

秦洛的行事风格过于张扬,又得老爷子十分器重,甚至还压了他们这些主人的风头。做为闻人家族的一员,那一个不厌他恨他?

只有闻人捷站在原地沉默无声,毕竟,他们嘴里攻击的歹徒正在救治自己的女儿。

“够了。”闻人霆怒声喝道。“闻人雅歌,你立即收拾东西去美国。没有我的许可,你这辈子都不许踏进燕京一步。就算我死了,没有我的许可,你也不用回来。”

闻人霆的意思是把闻人雅歌给逐出闻人家族了。

“爷爷——你为什么要赶我走?”闻人雅歌哭道。“我才是你的孙女啊——我才是你的亲孙女啊。我姓闻人,我身体里面流着闻人家的血,你为什么要赶我走?你应该赶他才对啊——你应该把那个外姓人给赶走才对。”

“是啊爸。你不能总这么帮着一个外人——雅歌开枪是不对。可不也没伤到他嘛?再说,他就一点儿错也没有?雅歌毕竟是个女儿家,要是这事儿传出去,还让她怎么出去做人啊?”

“我心意已决。你们都不用说了。”闻人霆斩靳截铁的说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帮着一个外人。”闻人雅歌指着闻人霆的脸说道。“我就是知道你这样做,我才开枪打他的。如果你要是帮我,你要是替我说话——我怎么会开枪?全都是你逼的。全都是你逼的。”

“你只知道护着闻人牧月,你什么时候考虑过我们的想法?我们都不是你亲生的——只有闻人牧月才是。只要是和她沾了一点关系的人都比我们重要——都比我们重要。你自私。你自私。”

闻人雅歌骂完,捂脸跑了出去。

“姐姐。”闻人暄想追上去。

“站住。”闻人霆喊道。“谁也不许追。让她走。”

全场无声。所有人都一脸愤怒的看着闻人霆老爷子。他们都认为闻人霆的决定太不近人情。

闻人霆看着小楼的方向,心里重重叹息。

闻人家族的产业完整,你们才是闻人家族的子民。别人提到闻人这个姓,便会自然的想起你们。闻人家族没了,你们和那些姓张姓李或者姓黄的人有什么区别?

自己的良苦用心,这些人怎么就都不懂呢?

“一群蠢货。”闻人霆在心里狠狠的骂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