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一男一女大斗法!
66章、一男一女大斗法!

本草纲目说:造蛊的人捉一百只虫,放入一个器皿中。这一百只虫大的吃小的,最后活在器皿中的一只大虫就叫做蛊。可知蛊本来是一种专门治毒疮的药。后来才被人利用来害人。

如果中了虫蛊,便将体会万虫噬心的痛苦。那些毒虫在体内兴风作浪,它们渴了饱饮载体其血,饿了便大口吃肉。最后,人体内的器官都会被它们吞食掉,死状残忍,痛不欲生。

和蛇蛊金蚕这些恶毒之蛊不同的是,中了植物蛊的蛊毒后患者难下饮食,滴水难进。而且不停的呕吐,肚子里有什么吐什么,直到油干血枯而死。

闻人牧月之前只是呕吐流状的褐色物体,那是身体的水份和食物。对身体的损伤极其严重,却并无死亡危险。

可是,当她开始吐血的时候,便极度凶险了。

这代表着放蛊之人已经感觉到了危险,开始加快行动步伐。

一明一暗。一攻一守。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战争。

可是,做为守护的那一方,秦洛别无选择。

“银针。”秦洛大声喊道。“快给我找一盒银针。”

马悦会意,快步往楼下跑去。

秦洛一秒钟也不敢耽搁,把手里的手机往床上一丢,然后抓起闻人牧月的手腕,撸起衣袖便拼命的揉*搓起来。

当她把闻人牧月的两只手臂给揉*搓成紫红色,露出星星点点的腥红斑点后,马悦也终于送上来银针。

“消毒。”秦洛说道。

马悦赶紧用消毒棉将所有的银针消毒,动作竟然十分的麻利。

秦洛两手分别持针,一为长针,一为员针,然后运用内劲儿开始运针。

针尖开始发出轻微的颤抖,最后竟然开始像是凝结了冰似的,针身上弥漫着一层薄雾。

太乙神针之透心凉,用来给闻人牧月降温的救命针。她的身体这个时候如一炉火碳,温度灼热,可以烫人。

嗖!

两根针同时扎入,一左臂,一右臂,然后秦洛便开始持针旋转。

闻人牧月吐完之后,再次躺在床头昏睡起来。她刚才并不是清醒过来,而是被那股欲吐之意给强烈的刺激而起。

她的俏脸一反刚才的苍白,现在变成了赤红色,像是人们常说的回光返照一般。

在场众人只有秦洛是医生,其它人即便着急,也难以帮忙。马悦用丝帕帮闻人牧月擦拭嘴角,丝帕上还沾染着点点血迹。

秦洛的手越来越冷,手里捏的两根银针都快要被冻成冰柱似的。可是,他的额头此时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汗珠从脸颊滑下,然后一滴滴的滴落在长袍胸口的位置上。水晕蔓延开来,组成一组不规则的小型地图。

随着秦洛不断的输出体内的能量,闻人牧月脸上的那两抹红也越来越淡。可是,那两团光晕一般的红点像是不肯落幕的晚霞,无论秦洛怎么努力,它就是不肯消失下去。

秦洛知道,那是火种。

如果自己不能把这火种给去除掉,它很有可能野火重燃。到时候,真的是把闻人牧月的身体给活活熬干。

“拼了。”秦洛咬牙想道。

努力。

再努力。

倾尽全力。

他的额头仍然在流汗,却没有之前那么急促。之前是热汗,现在则是虚汗。

他的小腿在颤抖,上眼皮像是吊了一块大石似的,情不自禁的往下耸拉。

但是,他握针的手仍然如此坚挺。

将体内的能量转化为冷气,然后去中和闻人牧月体内的能量,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秦洛急迫之下选择的是双针齐发。

这不是多一根针就多用一倍力气的问题。这不是加法,而是乘法。

他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只要他一拔针,就会像上次给龙王冲脉一般的虚脱晕倒。

可是——那红点还没有消退——

秦洛像是和那两坨红点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它,一次又一次的发动自杀似的冲击——

“秦洛。你怎么样?”闻人霆出声问道。他看的出来,秦洛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他的表情昏昏欲睡,完全是靠自我意识在持续手头上的工作。

“秦洛——”闻人霆想让秦洛停下来歇歇,可是又担心秦洛一停下孙女就没了。两难选择,让他痛苦的眼眶都红了。

秦纵横也是一脸着急。当然,这着急并不是因为秦洛的状况看起来惨不忍睹。而是他担心闻人牧月的病情。

虽然他不懂医术,但是秦洛刚才惊呼的声音他也都听到了。知道是施蛊之人在再次施法。

而且,秦洛现在的这幅模样不也更加证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吗?

———除非这小子是故意卖弄想博取闻人霆的好感和闻人牧月清醒后的感激。

于此同时,在某处一个帷幕包裹没有一丝光亮的黑暗房间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也在做着同样的努力。

她身上穿着看不出颜色和质地的衣服,长发披肩,双手合什,嘴里念念有词。

在她的面前,放着一个如微型飞碟一样的盒状物体。这物体的颜色是白色的,像是用什么动物的骨骼制作而成。上面镌刻着奇怪的符号,像是一种神秘的符咒。

现在正像是到了什么紧要的关头,她嘴里的咒语越念越快,也越来越大声。

可是,她的身体却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像是那些话语有自*慰的作用并且快要让她达到了高**潮一般。

接着,她突然间抱起那骨骼盒子,拼命的摇晃着。她的人也站了起来,沿着那张桌子转圈圈。

“啊——”

她尖叫一声,正在疾走的时候突然间摔倒在地上。

怀里的骨骼盒子摔掉在地上,一阵翻滚后,撞在桌腿上,并且把盒盖给撞开。

一股恶臭味道传来,从盒子里流淌出一滩黑褐色的黏稠液体。

“看来你失败了。”

房间门被人推开,一双大脚出现在门口。

————

————

“啊——”秦洛也像是快感来临时一般的爽叫出声。双手快速拔针,然后眼睛一暗,一头栽倒下去。

他没感觉到疼痛,却像是扑进了谁的怀里似的,异常的柔软舒服。

他紧崩的心思完全放下,这才放心的晕迷过去。

————

————

田螺又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用手里的烟头把它点燃后,才把那根已经燃烧到烟蒂的烟屁股给丢在地上。然后一脚跺上去,左扭一下,右扭一下,烟蒂发出吱离破碎的声音。

他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一脸幸福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大头,说道:“你不是闻人家的人吧?”

大头像是没有听到他说话似的,一声不吭。视线仍然注视着墙角的某个方向。

哪儿是一条花圃,生长着各种红的白的各种颜色的花朵,繁花怒放的架势。

可是,这样的风景实在不应该是大头这种人应该欣赏和喜欢的。

他们更喜欢血染的图画。这才是他们的审美观。

至少,田螺就觉得这不大又不小的家伙是在装逼。

“眼神敏锐,姿势标准,防备心强——虽然你不愿意理我,但是,在我刚才和你说话的时候,你的身体明显的崩紧,而且有一个伸手入怀的冲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怀里一定有一把枪吧?”

大头终于转身,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认识你。”

“我也不认识你啊。”田螺笑呵呵的说道。“所以我才准备和你认识一番。要不要抽一根烟?当主子的在里面忙活,咱们这些小奴才总要自己找点儿事做才行。”

“不抽。”大头声音冰冷的说道。

“哦。你抽也没了。”田螺得意的晃了晃手里的香烟,说道:“这是最后一根。”

“——”大头觉得这人很无聊。

“我们聊会儿天吧。”田螺说道。“你肯定不是闻人家族的人?”

“你很烦。”

“这么快就知道我烦了?其它人都是和我打过很长时间的交道才觉得我烦呢。对了,你认识秦纵横吗?”

“不认识。”

“秦洛呢?”

“认识。”

“你不认识秦纵横却认识秦洛?这样让我的主子很没有面子耶。”田螺故意扮可爱的说道,后面还拖着一个长长的‘耶’。

“和你没关系。”

“当然和我有关系了。秦纵横是我的主子。你无视他,就是无视我。”

“那又怎么样?”大头终于憋不住了,眼睛犀利的盯着他,狠声问道。

“怎么?要打架?”田螺笑呵呵的说道。“打架我可不怕你。不过,你要等我把这支烟抽完。我可不想浪费。”

可是,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话没说完,他就抢先的把烟给‘浪费’了。

只见他的手指头一弹,那带着火星的烟头像是一根火箭般的窜向大头的眼睛。

势如破竹,不可阻挡!

PS:这个——今天只有两章。)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