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蛊毒!
61章、蛊毒!

福特车不是故意挡道,而是在等待电子大门缓缓向里面打开。

门都没有打开,又如何开进去?

所以说,后面的跑车男是故意找碴。至少,在秦洛的心里是这么认为的。而一向不苟言笑的大头也眉头轻皱。只是秦洛没有说话,他也不会主动要做些什么事情。

跑车男看到候在门口的保镖竟然不遵照自己的命令,怒道:“我说的话你们都没听到吗?把这烂车给我推出去。我们家丢不起这人。”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个是闻人家族的男主人,一个是闻人家族很重要的客人。他们到底要听谁的话好?

秦洛推开车门下车,对跑车男说道:“车烂没有关系,人烂才是真正的悲哀。”

“你说谁人烂呢?”跑车男跳下车,怒气冲冲的跳到秦洛面前。

“我说的就是你。”秦洛冷笑着说道。“闻人——,我忘记你叫什么名字。在我没有找你麻烦的时候,你也最好不要主动挑事。我们不是很熟,我更没有尊敬你的义务。虽然你每年依靠闻人家的照顾能够分到一些钱,但那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就是寄养在闻人家族的一条可怜寄生虫而已。靠一个女人养活着你们。”

“我可怜?可怜的是你吧?听说你是一个医生来着——那份工作赚的钱很难养家糊口吧?上次来是坐闻人牧月的车子,这次来开着一辆可以直接送到废旧工场的破福特——”

他看了一眼坐在福特驾驶室上的大头,说道:“我怀疑你连这破车都买不起。不然的话,还要别人送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让人送?他是我的保镖兼司机。”秦洛笑着说道。他觉得这种装逼的感觉很好。大家都不知道大头是自己的保镖,然后自己说出来吓他们一跳。

“司机?保镖?”跑车男像是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似的,狂声大笑起来。“一个医生也要请司机保镖?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知道你无知。平时也没有看报纸的习惯。不知道我的名字我也不怪你。”秦洛说道。“我很忙。没时间和你在这儿闲聊。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真正无知的人才说别人无知。”

两人正针锋相对的时候,水伯及时跑出来解围,他一脸笑意的对秦洛说道:“秦洛,你来啦。”

这才又转过身和跑车男打招呼,说道:“烮少爷。你回来了。”

“水伯,我来看牧月。”秦洛礼貌的和水伯寒暄。第一次来就受到这老头的热情接待,他感觉的到水伯对他的善意。

“嗯。牧月病的不轻。大家都很担心,老爷也在等着你。”水伯说道。

“我现在进去。”秦洛点头。

“我真是觉得奇怪。闻人家族那么多人不欢迎你,你怎么总能厚着脸皮跑过来?”闻人烮双手抱胸,一脸讥笑的说道。

“闻人家族的主人欢迎我就行了。其它无关紧要的人的我何必在乎?”秦洛反击着说道。“等你成为闻人家族的主人时再来赶我走吧——不过,我估计老爷子没有愚蠢到这种程度要把闻人家族交到你手上。”

“你——”闻人烮气极反笑,说道:“秦洛,你不会是来看闻人牧月的吧?可惜啊,她估计快不行了,闻人家族的主人很快就要换人了。到时候,不知道新的闻人家族主人还会不会欢迎你过来。”

“那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秦洛冷冷的撇了闻人烮一眼,然后转身朝里面走去。

闻人烮站在原地,注视着秦洛的背影一脸阴厉。

“这人是属狗的?”秦洛一边快步往大厅走去,一边说道。

“唉,牧月这一病倒,家里就闹得鸡飞狗跳。这才病了几天啊,竟然有人催促老爷重新立遗嘱——你说这像话吗?无情最是帝王家。这话真是一点儿也不假。”水伯唉叹着说道。

“水伯,你放心。牧月不会有事的。”秦洛一脸肯定的说道。

“但愿如此吧。二十年前,你爷爷救了老爷,也救了闻人家族。今天,也希望你能治好牧月吧。”水伯满怀期翼的说道。

“我会的。”秦洛点头。“牧月的房间在哪儿?”

他虽然来了好几趟闻人家族,可是却从来没有机会踏入属于闻人牧月的闺房。

“在楼上。”水伯快走一步,在前面给秦洛带路。

上了二楼,左拐。一直走到最东边的一间房间门口水伯才停了下来,伸手敲了敲门板,说道:“秦洛来了。”

“秦洛来了?快让他进来。”闻人霆老爷子拉着秦洛的手,说道:“秦洛,你快给牧月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怎么就治不好呢?”

“姐夫。”闻人照看到秦洛进门,眼眶就‘唰’的一下子红了,然后大颗大颗的眼泪珠子便滴落下来。

在他的心中,姐姐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他犯错了,姐姐帮他摆平。他没钱了,姐姐帮他搞定。对闻人照来说,闻人牧月是亦母亦姐的角色。她像是亲生母亲一样的照顾他。

现在姐姐生病躺下,一种无力感和潜意识里的害怕感充斥在他的身体里面。当秦洛到来的那一刻,他终于忍不住的将它释放出来。

是的,我们的闻人照同学仍然是如此的娇羞脆弱。

“别哭。”秦洛皱着眉头对着闻人照低吼道。

闻人照身体一惊,吓的后退了两步,然后赶紧伸手抹掉脸上的泪痕。

马悦站在一边,只是和秦洛点了点头,却没有走上来说话。

秦洛径直走到床塌边,对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的闻人牧月说道:“感觉哪儿不舒服?”

“没感觉。”闻人牧月声音弱弱的说道。

秦洛顺势坐在床边,伸手抓着闻人牧月的脉弦,笑着说道:“那你感觉到饿吗?脚冷不冷?”

以前每次见到闻人牧月时,都给人贵气逼人艳光四射的感觉。

打个比方吧,如果厉倾城和林浣溪两人一起上街,有人会多看几眼林浣溪,有人会更喜欢厉倾城这种类型。可是,如果是闻人牧月和林浣溪厉倾城三人一起上街,可能所有的人都会看闻人牧月。

这不是谁比谁漂亮的问题,而是气场问题。

方圆十里没有任何敌手。谁跟她站在一块儿,谁就是天生的绿叶。

可是,一段日子没见,闻人牧月竟然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

面目青黄,日就羸瘠。嘴唇干裂,像是好久没有喝过水一般。小手冰冷,感觉不到任何温度。

看到闻人牧月精致却没有血色的小脸,秦洛的心一阵阵的绞痛。

“不饿。”闻人牧月说道。她努力的把想要阖上的眼睛睁的更大一些,想要把秦洛给看的更真切一些。说道:“我以为只是感冒,就没让他们给你电话。没想到你还是来了。”

“我不是说过吗?以后我就是你的私人保健专家。”秦洛笑着说道。“以后生病了,一定要第一个给我打电话。”

“我是不是要死了?”闻人牧月问道。

“不可能。”秦洛说道。“只是你身边的那群庸医误事而已。”

“可是他们看起来都很紧张。”闻人牧月看着站在旁边的闻人霆闻人照等人说道。

“他们又不是医生。怎么能知道你病的严不严重?”秦洛笑着说道。“再说,你对他们那么重要,你病倒了,他们肯定担心啊。”

秦洛帮闻人牧月的两只手都切过脉后,唤来马悦,问道:“牧月是五天前病倒的?”

“是的。”马悦回答道。“五天前的早晨小姐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脑袋昏昏沉沉的,总有种瞌睡的感觉。我让人找来保健专家看过之后,都说这是重诊感冒。然后开了消炎和抗病毒的药。当天晚上症状稍微好了一些,也不发烧了。”

“我们以为小姐的病情稳定下来了。谁知道第二天反扑的更加厉害,小姐根本就没办法起床。这几天健康专家提出了不少套方案,还输了抗生素药水——不仅仅没有减轻病症,反而像是激发一般,让小姐的身体越来越虚弱。”

“这几天的饮食怎么样?有没有吃过什么东西?”秦洛问道。

“哪里能吃得了东西啊。”闻人霆急道。“吃什么吐什么。”

“吃什么吐什么?”秦洛吃惊的端详着闻人牧月的脸,问道。

“是啊。而且吐的东西还是褐色的。很恐怖。”闻人照红着眼眶说道。

“有没有残留物?”秦洛从床上跳起来,着急的问道。

“没有。都被清理掉了。”马悦说道。

“今天的垃圾还没有运走。大概垃圾箱里还有。”水伯在旁边说道。

“带我过去。”秦洛说道。

水伯虽然一脸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带着秦洛去参观了垃圾箱。

秦洛走回来的时候,面如死灰。

“秦洛,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去看那些东西做什么?”闻人霆急声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秦洛声音嘶哑的说道:“牧月是被人下了蛊毒。”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