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好狗不挡道!
60章、好狗不挡道!

一石惊起千重浪!

当各大网站、论坛纷纷转载,甚至连一些新闻评论节目也开始引用报道后,这件事便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社会热点。

虽然还没有人站出来确定指认这件事就是洪梦楼做的,但是,另外一则消息却间接的证明了这一事件确实是和洪家父子有关系。

洪玉龙被从他所负责的领导岗位上调离,新的任命却没有同时下发。根据华夏国国情猜测,这也代表着他是因为犯了什么事被委婉的隔离审查了。

可是,录音门的当事人洪梦楼呢?仿佛从人间消失了一般。

越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大家对它的渴望就越发的强烈高昂。

寻找洪梦楼,成为所有媒体共同努力的一桩大事。几乎是全民大动员,洪家公寓、郊区别墅、政府大楼、酒店酒吧等等,只要是洪梦楼去过一次的地方,都能够看到记者们搜索埋伏的身影。

因成功报道医疗队在云滇省和人面蚊博斗并且写出《战地危情》这种感人肺腑稿件的王乐是《华夏日报》的王牌记者,在遇到这种引起全民关注的阴谋案件时,她自然也想寻找出事件的真相。

她一无所获的从厉倾城栖身的美容院走出来,钻进车子里正准备驾车离开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王乐记者吗?”一个沉闷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王乐听到这人的声音,便知道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这是直觉,一个优秀记者的直觉。

“是我。请问你是?”王乐轻声笑着,不夸张,却恰到好处的让对方感觉到,小心翼翼的探询对方的底细。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话筒那头的男人很没有礼貌的说道。“我要爆料。”

“哦。你想告诉我什么呢?”王乐问道。

“我知道洪梦楼隐藏在什么地方。”男人说道。

王乐心头狂喜,却没有表现出来,说道:“他在什么地方?”

“记下这个地址。”男人说道。“昌平街125号。”

“好的。记下来了。请问——”王乐的话还没说完,对方便已经挂断了电话。

“怪人。”王乐说道。

很快的,她又一脸笑意的说道:“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她取出手机,飞快的拨打着一个个号码。

昌平街是一条老街,离市中心远,交通也不太方便。可是,这儿却是一些外来务工者最喜欢定居的地方。只有一个原因,这儿的房租要相对便宜一些。

125号是一幢独立的小院,有着高大的院墙和一道朱漆木门。只是这门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上面的红漆颜色已经剥落,露出里面即将腐朽的木头。

谁也没想到,一个人见人畏的公子哥会躲藏在这里。

“是这里吧?”燕京市局刑侦分队的刘队长出声问道。

“是的。”王乐点头。

“不能踹门,避免打草惊蛇。”刘队长说道。“这门是从里面插上的。我们把它给拨开就成了。李明,你擅长这个。”

一个精瘦的警察过来,从怀里取出一把小刀。从门缝隙里伸进去,轻轻的把门插给拨掉了。

“冲。”刘队长一声命令,然后推开大门一马当先的跑在最前面。其它的几名下属紧随其后。手里举着话筒和扛着摄影机的王乐等媒体记者跟在最后面,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可是,当他们跑到屋子里后,全部都停了下来。

因为,他们所要寻找的关键人物洪梦楼就在客厅。

可是,他见到这些冲进来的警察和记者没有惊慌失措更没有痛哭流涕。因为,他此时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的正熟。

他的头发凌乱,胡须拉碴,满脸憔悴之色。看来他真的很累了,那么多人的脚步声竟然还没有把他给吵醒。

王乐赶紧示意摄影师把镜头对准他熟睡的脸,给他来一个‘犯罪份子惶惶难安’的特写。

“洪梦楼。”刘队长走过去拍了拍洪梦楼的脸,想要把他给唤醒。

洪梦楼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当他看到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后,‘啪’的一下子从沙发上滚了下来。然后,他踉跄的爬起来就想朝外面跑去。

可是,却被刘队长一把给揪住了手臂。一个漂亮的甩拷,洪梦楼便被神通的刘队长给擒拿住了。

“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凭什么抓我——我被绑架了。我是被绑架的。你们不去捉拿凶手,跑来捉我干什么?放开我,你知道我爹是谁吗?”洪梦楼大喊大叫着说道。英俊的公子哥形象不复存在,只剩下一个没有了灵魂的罪恶之徒。

摄影镜头对准了这一切,而王乐已经举着话筒开始了她的现场报道。

————

————

巷子口,停泊着一辆黑色的福特。

秦洛从窗口看到警察和记者都冲进去后,对大头说道:“他逃不了了。我们也走吧。别让那些记者给拍到了。”

大头没有回答,却无声的发动车子。

车到中途,秦洛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马悦的号码。

秦洛暗笑。可能是牧月那丫头有什么事找自己,却又自己不好意思打电话,让助手效劳——

“什么时候她才能够学会自己给人打电话啊?”秦洛在心里感叹道。

秦洛按下了接听键,正要调侃两句这个和她的主人一样冷漠的女人时,没想到马悦却抢先一步说话了。

“是秦洛吗?我是马悦。”清脆悦耳的声音通过电波传了过来。可是,秦洛明显的感觉到,她说话的声音有些急促。

“是我。”秦洛说道。他的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于是,不待对方说话,便主动出声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是的。”马悦说道。“小姐病了。”

“病了?什么病?要不要紧?”秦洛急促问道。他一着急,就一连问出了三个问题。

直到这个时候,秦洛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关心那个最开始被自己评价为没有感情没有温度的机器人。

“原本以为是受了风寒,也没有在意。请了保健专家——”

“狗屁的保健专家。你给他请的那一群保健专家整天就只会告诉她早餐应该吃什么午餐应该吃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他们会治病吗?他们会治病母猪都会上树了。”秦洛气急败坏的骂道。有时候,他是真的挺厌恶闻人牧月身边的那些什么安保专家饮食专家保健专家的。

也正是因为这群人的存在限制了她的自由,让她如笼中的金丝雀似的,只有巴掌大的那么一点儿天空。

可是,他又知道,她的身边必须有这么一群人。

因为什么?因为她是闻人牧月。因为她是闻人家族的掌舵人。

没有了他们,闻人牧月的安全和生活就得不到保障。

马悦听到秦洛突然间对她发火,停顿了一会儿后,继续说道:“保健专家开了药给小姐吃。当天晚上也好了。可是没想到第二天更严重——”

“现在是第几天了?”秦洛问道。

“第五天。”

“怎么不早点儿给我打电话?”秦洛皱眉说道。给大头打了个手势,让他从前面的路口拐弯。

“你当时人在巴黎。”马悦说道。“而且,小姐说没有必要。”

“——她现在在哪儿?我立即过去。”秦洛说道。

“在仙女山老宅。”

“我知道怎么走。”秦洛说道。他初来燕京的时候去闻人家退婚,就去过仙女山。后来又去了不少次,也算是这隐世豪门家的常客了。

挂断电话,秦洛对大头说道:“去仙女山。”

“明白。”大头点头。

“能不能再快一点儿?”

“可以。”大头说道。“就是会超速。”

秦洛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他出声问道:“我是不是为国家做了很多事?”

“是的。”

“我是不是国民英雄?”

“是的。”

“英雄偶尔犯一点儿错误,民众会谅解的吧?”

大头没有回答。只是突然间加速,把车子开的飞起来一般。

于是,他们身后的那些隐藏摄像头便对着他们的车屁股啪啪的拍照。

车子停在了闻人家的豪华别墅门口,不待秦洛上前按门铃,门口的黑衣保镖便自动的打开电子大门放行。他们拦截过秦洛一次,知道他是这儿的熟客,不会再傻到拦截他第二次。

“开进去。”秦洛说道。

滴滴滴——

一辆湛蓝色的玛莎拉蒂跑车风驰电掣的跑了过来,对着大头的旧福特狂按喇叭。

见到福特车没有动静,也不赶紧挪开。车窗被按了下来,一个年轻人伸出脑袋破口骂道:“妈的。好狗不挡道的道理你们懂不懂?挡在前面作死啊?”

接着,视线转到福特车上的铁锈上去,讥诮着说道:“这什么垃圾车?把它给我推到山沟里面去。停在院子里,让外人看到了,还以为是我们家新买的古董呢。”

PS:接下来的一段故事主要和机器人姐姐有关。期待的砸票,不期待的也砸个友谊票嘛。)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