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爱情分期付款!
44章、爱情分期付款!

这是什么愚蠢的问题啊?

这样的问题,秦洛是不能回答的。也回答不了。

女人的贞操到底是应该忠于家庭还是忠于爱情,这样的课题有无数的人在讨论,甚至有专家为此写出洋洋洒洒数十万字的论文。可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秦洛回答不了王九九的问题,但是他了解她的心意。

这个勇往直前永不后退的女人——她今天晚上发*春了。

牢牢的盯着秦洛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后,王九九无趣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回答的。每当这个时候,你就开始变鸵鸟。”

秦洛笑着说道:“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你心里想怎么做?”

“我已经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你说过,我喜欢你。可是,这又怎么样?”秦洛苦笑着说道。“你知道,林浣溪是我的未婚妻。我们早一步认识,我对她也有很深的感情。甚至,因为种种原因,我还有了苏子和厉倾城——可是,你呢?我能把你怎么样?你是王九九,王家的王九九。你回去自己数数,你们王家出了多少个将军?多少个外交官?你们家老爷子的身份更不用提了——咳嗽一声燕京城都会抖上一抖的大人物。他们会允许你像苏子厉倾城一样?”

“你妈虽然宠爱你,但是也不会允许你走上这条路的。我们经常说只要相爱一切都不是问题。距离不是问题年龄不是问题国界不是问题性别不是问题——可是,有没有名份,这个对你来说一定是个问题。”

“我承认,我有点儿色心——”

“哪是一点儿啊?都有三个女人了,还叫一点儿?”王九九撇了撇嘴,打断秦洛的话说道。

“好吧。我有很大很大的色心——我也想拥有你。然后呢?就算我们走到那一步。我们把男女之间能够做的事情全做了,最后还不是得分开?”

“不会啊。”王九九摇头说道。

“为什么不会?你认为你的家人不会逼迫你?”

“他们一定会逼迫我。可是,如果你结婚,然后我恰好又有了你的孩子——他们就没有办法了。王家是名门,是将门。出了那么多的将军和外交官,又有一个那么有身份的老头子——他们怎么可能让这种丑事宣扬出去呢?”

“———”

“———”

两人的眼睛互相凝视。谁也不愿意说话。

“值得吗?”

“值得。”

王九九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没想过,只是爱上了一个男人而已,却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她试了试水温,感觉有点儿寒凉。便又打开水笼头,给秦洛的池子里添加温水。

“你说的没错。我是王家的女儿,孙女,甚至他们还对我抱有期望。大学的时候,他们让我去人大,毕业后从政或者去做一名外交官。可是我却选择了中医——因为我觉得学中医挺酷的。摸摸人家的手腕就知道别人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好神奇。可是学了之后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基础知识无趣,老师讲的也无趣,每天都是昏昏沉沉的,一到上课就想睡觉。要不是碍于面子不愿意认输,我都想让张仪伊给我转校换专业了。直到你出现,我才对中医的看法有了改观。原来不是中医无趣无用,是我们学的不好别人教的不对。”

“原来看言情剧的时候,身份高贵的女主角总是因为不能和她家境贫寒的黑马王子在一起而苦恼。总是口口声声的说希望做一个普通人自己洗衣自己做饭织布耕田——我不知道,现实中会不会有这样的女人。但是我从来没有这样的埋怨。我很庆幸,我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我庆幸自己是王家的一份子。”

“小学的时候,我可以狠狠地揍那个欺负同桌的胖子,虽然他是副市长的儿子。中学的时候,我可以去报名学钢琴。虽然我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最后自己放弃。大学的时候,我可以选择自己想读的学校想读的专业——我可以买好看的衣服,我可以做想做的事情,我可以去想去的地方。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缺钱或者被人欺负的感觉。甚至,以我如花似玉的容貌,这么多年连一次流氓非礼事件都没有碰到过,让我苦练的军体拳一直没有发挥的机会——”

“这一切,都是父母给的。王家给的。我是王红潮和张仪伊的女儿,是王家的孙女——我有报恩的义务。也有为王家的荣誉努力的责任。做一个没名没份的二奶——一定会让他们失望透顶吧?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让他们失望过。除了我刚刚生下来时,他们因为我不是个男孩儿而有过小小的遗憾。”

“可是,感情是非理智的。它和这一切都没有关系。”王九九一脸痛苦的说道。“我一次次的靠近,期待你突然间把我搂进怀里。也庆幸你一次次的把我推开——我知道我这么做毫无意义,我们不可能有结果。最后还是要分开。可我就是忍不住,一看到你就犯花痴,一听到你不好的消息就风风火火的跑过来——张仪伊对我说,女儿,要矜持。矜持的女生才能够得到别人的珍惜和珍重。才会被人看得起。对你,我就是学不会矜持。”

“———”

王九九舒了口气,说道:“把所有的话说出来,这种感觉真好。”

她站了起来,跑到水盆里洗了个手,说道:“好了。我去睡觉了。”

“睡觉?那我怎么办?”秦洛问道。

“你自己起来吧。谅一谅,就干了。”

“可是我怎么穿衣服?”

“我就喜欢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

这年头流氓真多。而且大多数还都是女的。

秦洛站在沐浴间里谅干了身体,又用两只手夹了条浴袍披在自己身上,这才小心翼翼的往房间里走去。

王九九又用被子埋住了脑袋,身体一动也不动,像是睡熟了一般。

秦洛靠在床的外侧躺下,尽量离她远远的,免得打扰她的好梦。

谁知道,王九九一个翻身,就把秦洛给搂住了。

“要不,我还是去沙发上去睡吧。”秦洛说道。

“怕什么?”王九九不乐意的说道。“抱抱又不会怀孕。”

“———”

“我关灯啦?”王九九说道。

“关灯干什么?”秦洛有些紧张。

“关灯好说话。”王九九说道。“不然的话,我不好意思说。”

秦洛的心里‘咯噔’一下。什么话非要关灯说?

难道,禽兽和禽兽不如这两个小人又要打架了吗?

啪!

王九九也不管秦洛同意不同意,伸出右手很利索的按灭了床灯。

“想说什么?”秦洛问道。

“你知道,无论买房还是买车,都可以分期付款吗?”王九九问道。

秦洛点了点头。

但是想到自己这样点头,在黑暗里王九九也看不到。于是又出声回答道:“知道。”

“秦洛,你把我要了吧。”王九九说道。“你的爱——可以分期付款。”

“———”

————

————

飞机在燕京国际机场降落的时候,已经是夜晚的十一点钟。月圆星稀,天空灰暗。天气冷洌干燥,春天到了,燕京的冬天还拖着长长的尾巴不肯离开。

这一次,秦洛回来的很低调。

他没有告知媒体,甚至都没有通知蔡公民部长和他的联络人候卫东,只是给林浣溪打了个电话,却也拒绝了她来机场接机。

他不想又像上次那样搞出数万人夹道欢迎媒体热烈报道的局面,那样的阵状一个人一生只经历一次就够了。

而且,如果被媒体知道他回来的消息,恐怕他又有好一阵不得安宁了。

他回来是养伤的。他回来是想好好的陪陪林浣溪,陪陪贝贝。

王九九推着厉倾城的轮椅,苏灿帮忙提着包裹。戈尔远远的跟着,避免让他们这一群人过于显眼。

而且,为了提防别人认出来,他们都戴着帽子,嘴上戴着大口罩。很是伪装了一番。

“很晚了。让苏灿送你回去吧。”厉倾城对秦洛说道。

“那你呢?”秦洛看了眼她坐着的轮椅,说道。

“九九说她要送我回去。”厉倾城笑着说道。“晚上我们姐妹同床共枕,好好的说些知己话。”

“好的。”秦洛点头说道。“我明天再去找你们。”

“不用了。”厉倾城说道。“在家好好陪她吧。做二奶的要有做二奶的觉悟,不能总是抢占正房的时间。明天我就要开始忙了。既然姓洪的已经出招,那我就陪他好好玩玩吧。”

在他们人在巴黎的这段时间,华夏国的所有媒体都在热炒倾城国际生产的金蛹养肌粉出现质量问题的话题。

PS:解释一声,今天只有两更。不是因为红票不到8000,不到7000。家里来了客人,我陪著喝了两杯。可是老柳是典型的一杯就倒——能够坚持到现在,我都很钦佩自己啊。)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